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0-08 14:05:35作者:岳峻

麻将馆吧周芳芳何老板完整版在线阅读本站免费看,作者是岳峻。主人公周芳芳何老板又是怎么出场的。麻将馆周芳芳何老板小说第十七八章节完整阅读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麻将,或许是人类智商、情商的最佳载体。长篇小说《麻将馆》为读者呈现了一幅社会转型期的风俗画卷。麻将馆是个小世界,人们在这里打牌赌钱,冥冥之中被什么左右着;世界是个大麻将馆,人们在这里押宝赌运,红尘之中想驾驭着什么。中秋节前夕,大发麻将馆发生了一些事情,让何老板有点难于招架:儿子卫新民前一段在澳门赌场豪赌了一把,一夜就输掉了500多万元。这个消息走漏后,

推荐指数:10分

《麻将馆》在线阅读

《麻将馆》麻将馆吧周芳芳何老板完整版在线阅读 免费试读

麻将馆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十七章 红色的黑洞

第十七章 红色的黑洞

周芳芳的包里响起了“在希望的田野上”歌声。她从包里拿出手机,听了几秒钟后说:“好,我马上出去。” 她扭头看看,见毛哥在另一张桌旁闲坐着观战,就叫他过来续着打牌。她拉开桌下面的小抽屉,数了数扑克点,“毛哥,给你补上三百元,短了十几个点。我有点事。”

毛哥走过来,摆着手,说:“不用啦,不用啦。”

周芳芳从包里拿出三百元放在桌上,挎起坤包就走。

赵大毛坐下来,看了看扑克点,自言自语地说:“讨了芳芳四十元的便宜。如果赢了,还人家八十元,就当利息——我去下厕所,你们等下啊。”

“刚才闲着不去厕所,现在上场呀忙着去。”葛健发着牢骚。

“等等吧,人管天管地,可管不了尿泡。”赵大毛丢下一句话,急匆匆地下了楼。

周芳芳出了麻将馆门口,看见马路对边停着一辆乳白色的小车。

那辆乳白色的小车响了两声喇叭,一扇车窗随着摇下来,田和平朝她招了招手。

毛哥下楼后,并没急着去厕所,他站在麻将馆的门口里朝外瞅着,瞅着周芳芳过了马路,坐上一辆小车走了。他才转身慢悠悠地朝楼上走去。

车窗外,初秋的田野由原先的葱绿变为淡黄,挺拨的玉米杆有了卷叶,玉米棒的红缨也呈褐色的细发。

路边乡村的树上,大枣、黄梨、红果依次映入眼帘……看着美丽的郊外景象,周芳芳心旷神怡。

田和平没有把车开得太快,有意给周芳芳欣赏窗外的景色创造着条件。他瞅了一眼周芳芳,心里美滋滋的。

周芳芳沉浸于窗外的美景。

此时,田和平的怀里似乎揣着个小猫,猫爪不停地挠扯他的胸脯……他时不时地侧脸欣赏着梦中情人的倩影,那俊俏的脸庞,长长的眼睫毛……

周芳芳从余光中看见田和平那色眯眯的样子,便笑着说:“田局,好好开车吧。”

田和平笑了笑,“没事,芳,放宽心吧。”

半年多前的一天下午,田和平到外面散步,走到大发麻将馆门前时,无意中看见停车下来的周芳芳,那苗条高挑的身姿,那莲步轻移的倩影,那搭配精妙的五官……把个正移动着的田和平一下子就变成个钉。

钉子钉在了原处,好半天才喘了一口气。

原先熟视无睹的这个麻将馆,刹那间在他的脑海里定格:大发麻将馆。他想:从今往后,瞅机会也到这个麻将馆打打牌。

说起来,他的嗜好是养热带鱼。色彩斑斓、悠闲自在的热带鱼在鱼缸中怡然的游动,绘就了一幅充满灵性的水墨画。为了这个爱好,市内和省会城市的多家水族馆基本都转遍了,像淘宝商在古玩市场炼成一双鹰的眼睛。

郑老板很热情、很知趣地给他送来一条“东洋刀”。这种鱼在白马市养鱼爱好者的心目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形成了一股养东洋刀热。那条东洋刀在水中径直地游动,快游到鱼缸边时,一个华丽的转身,那么潇洒,那么自在,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鱼缸内的东洋刀加上鱼缸外那个鼓囊囊的黑色真皮包,让郑老板有了资格与田和平成了哥们……

今天散步中的发现,让他觉得,从此往后,有个挎坤包的女人就像那条“东洋刀”一样,游动于他的梦境之中。这个发现,也让他重新考虑,一百元的小锅麻将是否继续玩下去,但平时那身艰苦扑素,并引以为豪的服装,得尽快给它找个去处。小区院内,有个放置很久的绿色方形捐衣箱,为贫困山区献爱心。他想,去处就那里,也让妻子那句“影响城市市容”的话语尽快成为过去时。再一个,还该尽快配副金丝边平底眼镜,以适应需要。虽然眼睛还没近视,但不一定近视了的人才戴眼镜。配副像模像样的眼镜,可以增加点儒雅的风度。自己好歹是个副处,且手握权柄,令好多煤老板、房地产老板、公司老板们仰视的副处。虽然自己也得仰视自己的上级,但那些腰缠万贯的老板仰视自己,也是个心理上的补偿。今天偶然的发现,酿成了一个想法,到眼镜店,配副金丝边平底眼镜。

散步回到家后,妻子见他戴上眼镜了,问道:“眼晴是不是近视了?”

“有点,不太要紧。”

“以后在办公室看资料、批文件时,眼睛得离资料什么的稍远一点,隔会儿站起来走动一下,看看窗外的景物,然后轻轻地揉揉双眼。”妻子柔柔地嘱咐。

“好的。”

戴上平底眼镜到单位上班后,下属们夸着,“田局更帅了。”他以笑代语,细细品味“更”的分量,他总是谦虚地以“哪里哪里”来应答,显示自己头脑的清醒。他想,为了保持身份的尊严,以后再不和单位的同事打牌,自己有了新的地方,有了新的寄托。

局长陈长寿见田和平戴上了眼镜,说:“吆喝,看起来更有风度了嘛。嘿嘿,别人是岁数大了眼花,咱们老田却近视。”

“每天老盯着文件资料,怕有啥闪失。”田和平笑着说。

“和平局长辛苦了。”陈局长笑了笑说。

“不辛苦不辛苦,应该的。”田和平谦恭地说。

第二天晚上吃罢晚饭后,田和平在卫生间里刷牙、洗手,按惯例到隔壁的神龛室里恭恭敬敬地敬了三炷香,又跪在一块蒲团上,眯着眼睛,双手合一,虔诚地拜佛,祈求佛祖保佑他平平安安……不过,这次拜佛,他又悄悄给佛爷安排了一项新的工作:佛爷啊,保佑我美梦成真。

完毕之后,见妻子坐在沙发上看韩剧。他说他出去转转,考虑个事。

妻子的眼睛舍不得离开屏幕,点了点头。没有和他一块儿出来散步。

平时,他讨厌韩剧,婆婆妈妈的。此刻,心里却感谢着韩剧,少了一个跟班的。走出了小区大门后,目标十分明确,散步就散到了大发麻将馆里。

小车穿过外环柏油路,接着又走在沙石路上,车轮磨擦着沙石路面,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又走了一段土路,来到白马河湿地公园的不远处,田和平停下了小车。

时值初秋,天空如洗。

柳絮般的白云下,各色游人、花草树木、亭台楼榭,点缀于公园各处,色彩斑斓……

看着这一幅美景,周芳芳却无心赏景。刚才,田和平的那句话,让她不得不好好地掂量一番。

田和平在路上说:“芳,出来时,我特意把那个公章带出来了,盖上就成。”

“谢谢,谢谢田局关照。”周芳芳高兴地说道。

“谢谢?芳,咱谁跟谁呢?”

“周芳芳”、“芳芳”、“ 芳”,名称越来越简单,心理距离却越来越近。

周芳芳心里琢磨着田和平对她的称呼。

小车的速度比刚才又慢了一些。田和平左手把着方向盘,他的右手就抹叉过来,窜到了周芳芳的手上,像条小蛇,顺着胳膊往上窜……这条小蛇掉转头,又下滑着到了周芳芳连衣裙的下端,窜到她的大腿上……

周芳芳浑身感到冷飕飕的,她本能地躲了一下,并用手击打了一下这条“小蛇”。

这条小蛇受到了惊吓,缩回了试探的触角。

田和平一本正经地说:“按惯例吧,这个章一般锁在柜子里。现在,我把它带出来了,就在我的裤口袋。不信?你摸摸,你摸摸。”说着,他瞟了一眼周芳芳,急切希望那只玉笋般的手在自己的大腿上也揣摩几下,或者拧上一把,他才感到舒服。可等了一会儿,没啥动静。这让他怅然若失,尊严,受到了冷冰冰的挑战。

周芳芳的无动于衷,渐渐让田和平觉得有点冷落。

“芳,只要这章一盖,事就成了。你也知道,南郊区靠近省城,不几年后,白马市就要和省城同城化。你看,电话号码的区号现在都一样啦。最主要的,南郊区即将成为全省大学城建设的选定地段。那里的地皮价,嗖嗖往上窜。芳,一盖就成。芳,你刚才说啦,说谢谢我。我想知道的是,你怎么个谢谢法?”说着,他装作不冷不热的样子看着周芳芳。

面对田和平试探性的进攻与诱惑,周芳芳保持沉默。

“芳,说呀?光嘴上说谢谢,嘿嘿……你想想,这章如果盖下,份量多大,恐怕咱俩合起来,也不到它的百分之一,或者千分之一。”

周芳芳看了一眼田和平,仍然没吭声,她把头扭向窗外。

“芳,我的芳。为了这事,你知道吗?我冒着多大的风险。可为了你,我甘愿……还是那句话,咱谁跟谁呢?”

前一段,在独一处酒庄吃饭,田和平就让郑老板给周芳芳送了三朵玫瑰,费了顿周折,设了个局。谁知隔了一天,她就把一万五千元不声不响地退了回去,居然连个招呼也不跟自己打。这种轻描淡写的做法,严重挫伤了田和平的自信心,出师未捷。我田和平是谁?堂堂的土地局手握实权的副局长,在白马市,大大小小也算个人物,居然受到这么大的冷落。当郑老板把那笔钱被退回的消息打电话告诉他时,他听后就愣了几秒钟,倒吸了一口凉气。“嗯?这女人,不喜欢钱?”

那次,田和平用五十元钞票在麻将馆摆平了那个老艺人,博得众牌友的一片喝彩。让他始料未及的是,这一幕恰好让周芳芳也瞧见了。至此,他觉得他的猎狩计划差不多成功了第一步。网上说,失败是成功的他妈。这有点演绎,但田和平还是鼓起了勇气。他知道,有个官员立志在有生之年,要把一千名女性变为床上的猎物,这个宏大的计划几乎成功,就差几个啦。我就瞄上了这一位,难道能让她飞了?如今,天赐良机。当周芳芳那天打来电话恳求帮忙后,他认为,千载难逢的机会终于来了,若错过,终生遗憾呐!

车内寂静。

车窗外,上千亩的湿地,是白马市近百万人的肺叶。白马河,在秋日的映照下,宛如一条银链,闪着粼粼的波光。

周芳芳觉得有条链子正无声无息地套向自己,一步步箍着自己的脖子,越来越紧,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原先,她把事情想得有点简单。认为事成之后,拿上几捆钞票,再加好烟名酒,去重谢人家田局。谁知这家伙对这些东西腻啦,这家伙稀罕的,暗示的,却是自己不愿意付出的。刚才,他在盖章前伸出的那条吐着红信、到处乱窜的小蛇,就表明他附加了一个必不可少的条件,一个迈不过去的门槛。

“芳,我还是那句话,咱——谁跟谁呢?”此时,田和平从他的裤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牛皮信封,两个手指头吊着那个牛皮信封,在周芳芳的眼前晃着……

牛皮信封的下端,鼓鼓的,垂着的那个公章近在咫尺,触手可及。周芳芳看了一眼。

这时,田和平慢悠悠地从信封里拿出了公章,看了看,然后放在嘴前“呼”地吹了一口,把公章上的那些细碎粘附物猛然吹掉,仿佛躲在大树后面击中猎物后的那个枪手十分得意、潇洒的一个造型。

“这章,盖还是不盖?你说句话。盖,就这么往纸上一摁;不盖,咱原路返回,就当出来郊游了郊游湿地公园。”他说的很轻巧。

沉默。

附近的一块农田旁,两头散放的牛在地上牴角,较劲。一只黑色,一只黄色。这两头牛低着脑袋,瞪着血红的眼睛,脖子上青筋暴起,肌肉猛力地收缩,把卯足的力量与角斗的技巧发挥于各自的两个角上。对视了一会儿后,“嘎——”四个牛角骤然撞在一起。

“嘎——”撞上一次。一只牛退回来,选择角度,四只蹄子吃力地抓着地皮,积蓄力气,撅着屁股,夹着尾巴,再撞,“嘎——”四个牛角缠在一起。

前进,退缩……

退缩,前进……

地上的土末儿,叫不上名来的花草枝叶,在八个牛蹄的扑腾下,四处飞溅……

“行不?不行就回。”对自己手中的商品,田和平待价而沽,他有足够的自信,不愁销路不畅。如今,只不过看看买主是谁。说着,他把那个信封口撑开,一只手把那张好似吃了流血动物,沾着血腥味的圆圆的嘴巴合上。

“行,行吧。”

“嗬,早这样多好!芳,你呀,熬死我了……”田和平一听周芳芳答应了,热血奔涌,如眼前的那条白马河。他迫不及待地伸过嘴巴,喘着粗气:“来,来,乖乖……”他的右手撒那间变得苍劲有力,要把一条砧板上的鱼儿紧紧摁住……

正在这时,手机的铃声骤然响起:

我们的家乡 在希望的田野上

炊烟在新建的住房上飘荡

小河在美丽的村庄旁流淌

……

急不可耐的田和平大吃一惊,低头看了看那个坤包,脱口骂了一句:“妈的,这电话来的……”

周芳芳急忙推开田和平箍着自己的那只手,从坤包里拿出手机。

“姐,姐,章盖了没有?”弟弟充满希望的问话。

她稍微静了静气,慢慢地说:“呃,正在办,办了打电话告你。”

“好嘞!姐,好姐姐。”弟弟的话语里透着兴奋:“我等着。”

周芳芳刚放了电话,田和平的嘴巴就急呵呵地又递过来,拉着风箱,“呼哧呼哧……”声音越来越响。

“看,那里有人。”周芳芳指了指,远处,三三两两的游人漫无目的地走着。

“噢,咱到没人的地方,宾馆开房都腻了……嘿嘿,今天,今天来个五级车震……”田和平处于亢奋之中。他的两只眼睛肆无忌惮地扫描着周芳芳的脸,“青春嘛,美丽而短暂,也就是照片与回忆能挽留她。我就纳闷,你这年纪,你能熬住?一天到晚的,一个人在家……”说着,他一扭钥匙,小车“嗤”地窜走了。

此刻,周芳芳仿佛不是坐在副驾座位上,而是被关在笼子里。

笼子外,路边的花花草草,在初秋的时节,尽情展示着自己的妖娆、妩媚……然而,这一切对周芳芳来说,索然无味。她闭着眼睛,心在滴答滴答地滴血:“弟弟呵,这章一会儿就能盖啦。这年头,办件事,不是说几句好话就能办了的呀!姐姐……姐姐做的一切,可都是为了你。为了你,姐姐认了……”几滴泪珠,她的几滴泪珠,就像她的心血一样滴答着,滴在她的连衣裙上。

驾车行驶的田和平显得异常躁动。一年多来,魂牵梦绕的周芳芳,以前只是梦幻里搂,如今……嘿——哼!

现在,生活逐步改善,人们在中秋节前夕能品尝各种各样的月饼了,虽然都是月饼,但月饼的味道却不一样。不知咋的,田和平又想起了那首诗:

……

现在过中秋,

月饼根本吃不下去,

心里老想着嫦娥

如今,月宫中那高不可攀的嫦娥,魂牵梦绕的嫦娥,就坐在身旁。若不是湿地公园里的游人,嘿嘿,早就……火山虽然暂且没有喷发,那是滚烫的岩漿在地下结集,蓄势待发。一旦喷发,将会山崩地裂。田和平一边开着车,一边这样想:凭啥能把周芳芳弄到手?凭我的长相,凭我的努力,还是凭牛皮信封里的公章?想了半天,他似乎想找到个准确的答案,长相?五十多岁的男人,虽然戴了副平底金丝边眼镜,哼,戴眼镜的海啦,什么优雅,什么风度……统统见鬼去吧;努力?倒是下了很大的功夫,为了她,多次的努力,还有精心设局,但她就是那样,神圣得像女神一样不可侵犯,让周密的计划差点泡汤;权柄?以前也握着权柄,但一些女人不能和芳同日而语,尽管玩多名女人于股掌之上,容易得到的东西才不稀罕呐。现在,芳有事求我,看来,还是手里的公章顶用。权,权这东西,啧啧,确实是这世上最美妙的东西,怪不得那么多人为了它,不择手段,碰破脑袋……有了它,郑老板就得给我往卡里经常打款……那个气度不凡、牛逼哄哄的杨经理就得陪我上床……那个不懂规矩的王小光,叫他狗日的来,他就得乖乖地来……如今,芳,我的芳,我的美餐。权啊,他妈的……太好了,太诱人了。

奔腾不息的白马河在秋日的映照下,波光潋滟。

今年充沛的降雨量,让两岸的草木更加茂盛。姹紫嫣红的树叶,把层层叠叠的山恋装饰得更加悦目。河堤内,那星罗棋布的鱼塘,三三两两的垂钓者或静坐于马扎上,或起身甩杆……勾勒出一幅夕阳下的图画。

望着车窗外的美景,田和平恭维着周芳芳:“芳,你看,这风景多美……不过,我觉得,再美的风景也美不过我的芳!”

此时,周芳芳的心情被田和平的话语搅得很乱,她恐惧地等待着即将发生的一切。尽管她对此厌恶,但又必须无奈地面对。“弟弟,你害得姐姐好苦哇!”

麻将馆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麻将馆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麻将馆全部精彩内容

麻将馆

麻将馆

作者:岳峻状态:已完结

麻将馆吧周芳芳何老板完整版在线阅读本站免费看,作者是岳峻。主人公周芳芳何老板又是怎么出场的。麻将馆周芳芳何老板小说第十七八章节完整阅读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麻将,或许是人类智商、情商的最佳载体。长篇小说《麻将馆》为读者呈现了一幅社会转型期的风俗画卷。麻将馆是个小世界,人们在这里打牌赌钱,冥冥之中被什么左右着;世界是个大麻将馆,人们在这里押宝赌运,红尘之中想驾驭着什么。中秋节前夕,大发麻将馆发生了一些事情,让何老板有点难于招架:儿子卫新民前一段在澳门赌场豪赌了一把,一夜就输掉了500多万元。这个消息走漏后,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