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0-08 14:05:35作者:草根残剑

就象一个谜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草根残剑原创小说就象一个谜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就象一个谜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就象一个谜免费阅读:一个普通的凡人真的能修真成神吗,可以的,真的可以,我们缺少的只是一个机缘,给我们一个机会,我们同样可以修真成神。你相信吗?十二岁的井蓝第一次跟随父亲去村后的沃玛森林深处打猎,一不小心被金环蛇咬中,命悬一线,父亲无奈之下把不知名的清香野果喂给了井蓝,期待奇迹能够发生。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井蓝的生活却从这一刻开始改变,原本平凡普通的山中少年走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人生道

推荐指数:10分

《就象一个谜》在线阅读

《就象一个谜》井蓝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就象一个谜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神秘野果

  “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一首很普通的凡人歌这样唱到,确实是唱出了世人的心声。

  英俊潇洒,实力非凡,纵横天下,甚至于长生不老是几乎每个人的梦想,但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

  任你风华绝代,艳冠天下,到头来也不过是红粉骷髅;任你一代天骄,坐拥万里江山,也终将化成一抔黄土。

  却也有少部分人得上天之眷顾,或练就一身功夫,行侠仗义,一时间功成名就,风光无限。

  或通读四书五经,他日为官为侯,治理一方天下,却也算光宗耀祖,名传四方。也有更少一些人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修真成神,永生不老的人生道路…………

  虬门(龙门的意思)村是东唐大陆最南面的小国上虞国的一个很普通的小山村,离村子最近的一个小镇是北面的周溪镇,但也有三十公里的路程,村里二百多户人家基本都是猎户,所以基本都靠村后面的沃玛森林生活,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这句话在这里得到了多年的传承。

  东唐大陆六百一十二年,十二岁的井蓝第一次跟随父亲井山进入沃玛森林的深处打猎,因此显得既紧张又兴奋,村里有祖训:千万不能进入沃玛森林太深的地方,这个距离最大是五十公里左右,否则将会遭遇天大的危险。

  父子两人牢记这条祖训,带着大黄(井蓝家的一条狗)进入森林大概二十五公里的地方狩猎,前两天,父亲井山在这里发现了大黑熊的粪便,说明这里曾有大黑熊出没。

  大黑熊可是不可多得的猎物,平时一般最少要到深入森林四十公里才有,那地方一般人都不敢去,因为越深入危险性也越大。

  平时大部分的乡亲都是在村子附近打些山鸡,野兔,麋鹿,野猪之类的猎物,偶尔也能打些像黑熊这些可遇不可求的大的猎物,一头大黑熊的肉就够一个普通的家庭换到一个月的口粮,大黑熊的皮更是价值不菲,上次隔壁商叔打到一头,据说到镇上卖了好几十个银币,这可是够他们家半年的口粮了。

  “怎么黑熊还没出现啊?”井蓝强行压住内心的激动向父亲问道。

  “不要急,天色还没完全黑下来,黑熊喜欢晚上活动,它闻到山鸡的气味就会来的,”父亲不慌不忙的回答。

  父亲根据多年的狩猎经验,黑熊在这撒下粪便,肯定这两天还会回到这里,当它再回来的时候,看到陷阱上面的美味山鸡之后???。

  为了抓捕这头黑熊,父子俩做了精心的准备,特意带了一只鲜嫩的活山鸡,挖了一个足有一米宽,一米五深的大坑,坑里更是放了十几个倒刺,炕上放了些树枝在加上那只还生气盎然的山鸡,可以想象当黑熊看到那只山鸡因激动而掉进坑里的情景,而且父亲还特意带上了那把家里最重的弩弓,再加上井蓝手上的一把标枪,有理由相信这次只要黑熊敢来,就让它有去无回,至少井蓝是这么想的。

  太阳慢慢的下山了???,林中的光线也在那些不知道存在多少年的各种大树下慢慢暗了下来,井蓝感觉有点害怕,往父亲藏身的地方靠的更紧了:“爹,我有点怕!”

  “别怕,小蓝,以后就习惯了,我也是这么小跟你爷爷出来打猎的”父亲安慰着道。

  突然,旁边的大黄警惕着竖起双耳,眼睛直盯住森林的深处,跟随父亲多年的大黄早就和主人心灵相通。

  嗖,嗖,嗖,林中传来大型动物跑动带动树枝的声音,井蓝感到一阵口干舌燥,虽然一年前就和村里的伙伴猎杀过几只麋鹿,但从未到过如此远的地方,更没有打过大黑熊了。

  终于,视线中出现了黑熊的身影,这头黑熊也太大了,上次商叔打的那只黑熊抬回村的时候也看过,也就一米多高,三百斤左右的重量,这头黑熊看上去足有近两米高,估计最少也有五百斤重,这让井蓝父子惊叹不已。

  更想不到的是,这头黑熊并没有马上冲向铺上树枝的陷阱,而是向离井蓝父子不远的一片小树嗅了半天,这才慢悠悠的走向那只还在垂死挣扎的山鸡,这让井蓝一阵后怕,看样子这只黑熊并不是太饿。

  咵的一声,在黑熊靠近陷阱的一刹那,父亲手里的弩弓终于射出去了,一声嚎叫,黑熊连人带箭掉进了陷阱里面,从掩护的草丛中出来的父子各拿着一把标枪冲向陷阱,准备对黑熊进行最后的搏杀。

  大黄也紧随其后来到了陷阱旁边,防止黑熊从里面跳出来,掉下陷阱的黑熊显然被埋在里面的倒刺刺伤,黑熊的一声声嚎叫显示出这一刻它的糟糕状态,想从里面跳出来的结果是,下身更是一片血迹斑斑,井蓝父子给他的一顿乱枪则让黑熊终于停止了它的运动。

  足足半个时辰以后,黑熊终于死了,父子俩也累的满头大汗,黑熊厚厚的皮毛让井蓝的标枪有点不知所措,还好父亲经验丰富,力量强大,把黑熊刺死。就算是这样,井蓝的小手早已是精疲力竭。

  “爹,这回我们猎杀了一头黑熊了,还是头这么大的大黑熊啊???”井蓝一边喘着大气一边高兴的说道。

  父亲井山也是很是高兴,这一趟虽然危险,但收获也是巨大的。

  突然一阵清香飘来,让紧张了大半天的井蓝感觉饥肠辘辘,这才想起早上吃完饭出来,就中午吃了几口干粮,“喔,喔,喔”大黄也反常的大声嗥叫,这让父亲井山顿时心生寒意.本以为三百斤左右的黑熊父子俩也扛回去,这回足足五百多斤的黑熊两个人怎么也没办法了(主要是井蓝太小,),只好先拿树枝遮好,再回村找两个年富力强的乡亲来抬回去了。

  清香越来越浓,让忙于收拾陷阱的井蓝更加饿了,朝香气飘来的地方一看,正是刚才黑熊注意过的那片小树,其中一颗树上的几个红点在月光下若隐若现。

  井蓝走近一看,半米不到的小树上结出仅仅三个鲜红的小果子,果子不大,只有桔子那么大,但红彤彤的,还甚是醇香,让井蓝又吞了一口口水。

  “爹,你看这是什么果子,怎么那么香啊,会不会是什么仙果啊,我从来没见过,你见过吗?”井蓝对父亲说道。

  “我也从未见过,有可能是,但也有可能是毒果,我们还是赶紧弄完陷阱回家吧,记住我跟你说过的话,不认识的果实不要乱吃,再饿再渴也不能吃,不认识的野兽,千万不要乱出手,狩猎一定要小心谨慎”爹爹一边擦着满头的大汗一边盖着树叶说。

  嘶,嘶,嘶,森林深处突然游来一条大蛇,“不好,是金环蛇”,父亲井山抬头一看,立马拉着井蓝的手想赶紧离去。

  这条金环蛇足有四米长,碗口那么粗,最少也是上百年的蛇王,幸运的是,这条蛇好像没有针对父子两人,只是迅速的游向那几颗香气扑鼻的野果,这也让井蓝父亲暗松了一口气。

  早已与主人心意相通的大黄这个时候却突然扑向大蛇,更准确的说是扑向野果,这让已经跑出十几米外的井蓝父子惊奇不已,不得不回过身来看着大黄,并赶紧取下身上的标枪,同时大声喊道:“大黄,快回来~”。

 

第二章福祸相依

  但这次大黄竟对主人的喊话置若罔闻,还是在那对着大蛇不停的吠叫。

  大蛇好像也意识到了危险,转过头来,不停的对大黄吐着它那足有十公分的毒舌,好像在说:“滚开,要不然杀了你”。

  “爹,那不会是什么吃了能长命百岁的仙果吧”井蓝问道,“我听村里的德爷爷说,森林里面有许多吃了能强筋健骨,延年益寿的仙果,还说越好的果子会在越危险的地方”。

  “不管什么果子,先保命重要,金环蛇太毒,还从没听过谁被它咬了还能存活的可能”井蓝父亲焦急的说道。“大黄,快回来”。

  大黄没动,大蛇却动了,好像现在才注意到旁边有人的金环蛇突然绕过大黄向井蓝父子急速游来。

  大蛇的速度非常快,几乎是转眼就到了井蓝的面前,“啊……”井蓝一声大叫,条件反射的就把手中的标枪扔了出去,但显然在高速游动的大蛇面前准度太差,只插到了地上的小草,而几乎同时,大黄也一步跳起来咬向毒蛇。

  瞬间,金环蛇和大黄就滚作一团,这也让井蓝父亲的标枪不知该不该刺出去,片刻之后,就一动不动了。

  看着大黄和大蛇都一动不动,没有什么经验的井蓝赶紧冲了上去,想要助大黄一臂之力。

  “小心,阿蓝”父亲急速说道,一把没拉住井蓝,井蓝已经靠近大蛇。

  “啊???”一声惨叫,井蓝被毒蛇咬中小腿,一阵酥麻感传来,井蓝坐倒在地,同时,井蓝父亲的标枪也狠狠的把大蛇的七寸插在了离井蓝只有一步之遥的地上。

  父亲井山好像在一刹那爆发了惊人的战斗力,竟一击命中,死死的把蛇插在地上。

  “爹,我脚麻了,手也有点麻,”井蓝话刚说完整个人都摔倒在地。竟是全身都麻痹了。

  井蓝父亲后悔不已,早知道今天就不带阿蓝来了,就算是让大黄和大蛇对峙,自己带井蓝先走也不会弄成这样,被金环蛇咬了,就算现在赶紧回村也来不赢了,就算是回到村里也无能为力了.金环蛇的毒,中者一步就倒,七步止命。大黄估计已经中毒死了,井蓝也是奄奄一息了,还好先前大黄吸收了大部分的毒液,要不然……

  突然,一股灵感涌入井蓝父亲的脑海,对,野果,不,仙果,也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

  父亲赶紧把还在散发着悠悠香味的三个野果摘了下来,三两口用嘴嚼烂吐到井蓝嘴里,多年的狩猎经验使井蓝父亲赶紧低下身来朝井蓝已经变黑的小腿吸去。

  噗,噗,噗,随着最后几口黑血被吸出来,井蓝父亲也是一阵头晕目眩,看了看井蓝逐渐变白的小脸,野果说不定真是有效了,赶紧背起小蓝,一阵摇晃向村里走去。

  终于在离村还差十公里左右的小山坳,父子俩一起摔倒在地。

  在昏倒地上的一霎那,井蓝父亲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终于安全了,这里附近没有大的食肉动物,小蓝安全了,只要能救下小蓝,就算是到地下也能向孩子他妈交代了,伟大的父爱,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拯救自己的儿子,虽然知道自己肯定会死,但还是义无反顾???井蓝做了一个梦,一个很痛苦的梦,梦中有无数的毒蛇在体内穿来拂去,让他痛苦万分,但后来进来一股清凉之气,让井蓝感到无比舒畅,越到后来,毒蛇越来越少,那股清凉之气也逐渐衰弱,到最后一起化为乌有。

  “我这是在那里,噢,爹,爹???”深夜,当井蓝醒来的时候,看到全身发黑的父亲倒在自己身边,全身早已冰凉,刹那间,井蓝明白了许多东西:爹,爹???惊天动力的喊声惊得周围的小动物一阵狂乱不安。

  井蓝用他那还甚是幼弱的肩膀背着父亲踉踉跄跄向村中走去???。

  井蓝母亲生他的时候由于难产而死,父亲这些年含辛茹苦的又当爹又当妈的把自己养大,俗话说的好: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当富家的同龄少年还在院里踢毽子,玩躲猫猫的时候,井蓝就已经在家做好饭,喂好家畜,等候爹爹狩猎归来。

  “德爷爷,德爷爷”在到达村里邻居德爷爷家门口之后,井蓝再也坚持不住,父子俩再次摔倒在地,只不过这一次父亲是再也不会起来了???屋里一片穿衣的哆嗦声,德爷爷打开门一看:“这不是小蓝啊,这是怎么了,啊???井山,你们这是怎么了?”

  当井蓝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中午了,井蓝一骨碌爬起来,这才发现腰酸背疼,浑身无力,旁边的德爷爷见井蓝醒来,赶紧来到床前。

  “小蓝啊,你要坚强点啊,不要太难过啊,你爹已经去了,我已经帮你把他埋在你妈的坟头边上,还没立碑,等你去立。”

  听到爹爹去世的消息,井蓝再次晕倒在床上。

  这些年父子俩相依为命,父亲死的时候脸色发黑,而自己的毒又被解了,很显然自己的毒是父亲用最原始也是最伟大的方式转移到自己身上;其实井蓝并不知道,金环蛇的毒就算有人帮忙吸毒也是无效的,最重要的解药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吃下的野果,当然井山的吸毒也替井蓝争取了时间,要不然野果还没发挥作用,井蓝就一命呼呼了。

  德爷爷,原名井德,是井蓝的邻居,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了,是村里有名的智者,据说年轻的时候在大城里读过私塾,会读书写字,可怜的是老伴去世的早,唯一的一个儿子也在二十多年前的一次打猎过程中被一头猛虎所伤,一命呜呼。

  在井蓝的小时候,井山就经常把井蓝托付给德爷爷照顾,自己去森林狩猎,德爷爷就教小蓝读书写字,并经常讲讲森林里的各种故事,确实让井蓝受益匪浅。当然作为回报,井山也经常会送些猎物到德爷爷家里,有时候也把到镇上卖猎物的一些银币给德爷爷救济一些,这也让年岁渐大的德爷爷感动不已。

  三个人很多时候就像祖孙三代一样相依为命,在这个残酷的世界艰难的生存,没想到今天白发人送黑发人,这让德爷爷感慨万千,暗自伤心不已。

  “小蓝真聪明,学一遍就会了”父亲井山的声音仿佛还在身边。

  “等小蓝长大了,一定好好孝敬爹爹和德爷爷”一切仿佛就在昨天。

  当井蓝再次醒来的时候,竟意外的没有哭,好像一夜之间就长大了。

  从小就聪明伶俐的井蓝几乎是被父亲和德爷爷夸着长大的:小蓝啊,是命不好啊,你看我教一遍的东西都记住了,长的也不像我们山里人,看这小脸蛋,白里透红的,要是再生个好人家,说不定能考个一官半职呢。

  “德爷爷,我去给爹的坟立碑,”井蓝拖着无力的双腿向外面走去,德爷爷眼里一片模糊,苦命的孩子啊???,生下来就没见过母亲,这才十多岁,父亲也跟着去了,这到底是什么世道啊。

  同时又想到:小蓝真是福大命大啊,被金环蛇咬了还能生还,这在村里的历史中还是首次呢。

 

第三章只身猎虎

  三天以后当井蓝把八十个银币交到德爷爷手里时,德爷爷再次感叹:“小蓝不光是懂事了,还成了一名合格的猎户了”。

  这钱是井蓝和乡亲把父子俩打的黑熊扛到周溪镇上所卖的钱,除了分给两位乡亲帮忙的各五个银币,剩余的全部交给德爷爷,现在祖孙俩更是相依为命了。

  令人奇怪的是,当井蓝再次回到当初猎杀黑熊的地方,大蛇和大黄的尸体都在,但那香气扑鼻的果子却踪迹全无,看样子是那天晚上被别的动物吃了,井蓝那里又知道,他那惦记着的野果早成了他的腹中餐,心中肉了。

  也正是这几个野果造就了他以后不平凡的人生。

  三年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十五岁的井蓝已经长的异常结实和魁梧了,一米七五的身高,八十公斤的体重,身手矫健,一头乌黑的头发被随意的束在脑后,单手就能轻易举起三百斤石墩,让德爷爷这个曾在城里见过大世面的人都惊叹不已,一身古铜色的皮肤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一名标准的猎户了。

  自从三年前井蓝被蛇咬过以后,生活的艰难使井蓝义无反顾的继承了父亲的狩猎生活,担负了抚养德爷爷的重任。

  但令人吃惊的是从那以后,井蓝的身体素质有了令人吃惊的变化,首先就是听力和眼力都有了大幅的提高,力气也是大幅的提升,表现出与他年龄完全不相符的强大,作为一名猎人,这无疑是至关重要的。

  然而最重要的不是这些,而是一种神秘力量,或者说是神识力量,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第六感。

  我们普通人也有,但只是有时有,有时无;比如说,有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你的后边,你没看到也没听到,但有时候能感觉到;或者有人一直在你背后的某处盯着你,有时也能感觉到,这就是第六感,也就是神识力量。

  我们普通人也就能感觉到一到二米的范围,作为猎人,大部分猎人能感受到三到五米的范围;当然这是他们长期打猎锻炼出来的结果。

  而井蓝自从三年前被蛇咬过以后,从一开始的只能感觉时灵时不灵的两米左右,一直到今天二十米,真是应了那句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也正是这些变化,使井蓝这几年成了村里最优秀的猎手,当然井蓝并不知道这是什么神识力量,只知道自己的这种感觉越来越厉害了,也准确的可怕,经常一个人就背着两袋弓箭,一只标枪就直入森林三十公里以后的区域狩猎;正是艺高人胆大。

  这一天,像往常一样,井蓝带着两袋弓箭,和那把跟随自己三年的标枪,向森林深处走去。

  如今的井蓝,虽不能说身轻如燕,力大无穷,但想起来,如果三年的黑熊从新站到井蓝的面前,井蓝完全有信心一枪刺穿黑熊,再不济,凭现在自己堪比兔子也慢不了多少的速度,跑也跑的过,就算不跑,井蓝也能一步跳上两米高的树杈,根本不怕那黑熊。

  最近几年村子周围的猎物越发少了些,为了不与乡亲们争抢猎物和地盘,也仗着自己有点本身,井蓝经常深入到三十公里左右的地方狩猎。

  几年的经验告诉他,二十公里以内的猎物大部分都是些小型动物,而到了三十公里左右的区域,经常有些大型的猎物,有时候打一只大的猎物足足抵得上几只甚至几十只的小型猎物,当然深林越深,也越危险。

  所以很多时候就是,几个人结伴也没人愿意进森林的深处,血淋淋的经验一直提醒着大家。虽然收获可能巨大,但损失也可能更大。

  前两年,井蓝还不敢到这么深的地方来,但自从一年前井蓝逐渐尝到一些甜头以后,就再也难于收住自己的脚步。

  越到森林的深处越发安静,安静里透露出一种压抑,也是一种危险的信号,井蓝也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好在井蓝非常好用的那种神秘感觉一直陪伴左右,这也让井蓝的心境几乎达到了古井不波的境界,毕竟自己早已不是三年前那个矛头小孩了。

  “有东西???”神秘感觉告诉井蓝,随着井蓝逐渐靠近三十米外一颗足有二十米高的参天大树。

  井蓝屏住呼吸,拨出标枪,逐渐靠近上去,到离猎物十五米开外,井蓝的感觉更加清晰,是个小动物,在树上吃东西,换弓箭。

  深林中的树木实在是太多,即便是现在是中午十一点的时候,林中的光线也是若隐若现,当然这对长期处于这种环境下的井蓝几乎没有什么大的影响。

  嗖的一声,井蓝的弓箭划空而去,稳稳的钉在十米外的大树上,井蓝只看到白影一闪,猎物逃跑了,是只白狐。

  这在井蓝最近一年的捕猎生活中几乎没有发生过,凭现在井蓝射出的箭速,就算是再远些,也很难逃脱。

  “算你命好把”,井蓝心里想着,“一只死了的白狐几乎没有什么价值”。

  但白狐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想活捉几乎不可能,除非找到它的老巢。

  井蓝收拾了一下心情,继续在森林中耐心而又细致的搜寻猎物。

  耐心终于得到回报,井蓝发现了一头白额老虎,看起来它也在捕猎,只是这次不知道到底谁是谁的猎物。

  随着这几年的成长,井蓝早已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在离老虎二十米左右的地方,井蓝停了下来。

  手握着标枪,屏住呼吸,井蓝感觉到了全身的力量都在流动,嗖的一声,冲了出去,对,是井蓝冲了出去,老虎几乎在同一时间发现了井蓝。

  嗷的一声,老虎张开大嘴就向井蓝扑了过来,它几乎没来的赢做太多动作,就看到一只黑色的标枪划空而来,紧接着穿透了自己的咽喉。

  井蓝在掷出标枪的一刹那,就向边上的一颗大树跑去,双脚一蹬,手脚并用,爬上了三米高的树杈,并顺手取下背上的长弓张手就是两箭,射在已经摔倒在树底下的老虎肚皮上。

  顿时,鲜血直流,老虎也在不甘的嗷叫声中成为这次对捕中的猎物。

  大概半柱香的功夫,井蓝跳下大树,熟练的拨出标枪和箭矢,抡起老虎的前腿,扛到身上就急速向村中走去。

  “这次卖了老虎的钱,要给村里小翠阿姨家一些银币,自从甘叔去年遇害以后,小翠阿姨母子俩孤儿寡母的,真不容易,我小时候小翠阿姨还经常给我鸡蛋吃呢,”井蓝边走边想着。

  这已经是井蓝打过的第二只老虎了,上次打了一只比这还小许的老虎,扛到镇上连皮带肉卖给了刘员外足足卖了两百个银币。

  “蓝子,回来了,哎呀,又打了一只老虎啊,我们真是老了???”回村的路上乡亲们不停的打着招呼。

  这两年井蓝早已成了村里的名人之一,不为别的,这老虎就不是一般人能打的,何况还是单人匹马。

  在任何世界,任何时间,实力就是身份的象征。实力也是生存的基础。

  “德爷爷,我回来了,你看我这次打了什么回来”井蓝一进院子,把老虎往地上一扔。

  “咳,咳,咳,小蓝啊,回来了,回来就好,我还正在担心你呢”德爷爷从屋里边咳嗽边走了出来。

  “德爷爷,你病又犯了,等这次我卖老虎就带你到镇上看医生吧,”井蓝赶紧说道。

 

第四章周溪卖虎

  “不用担心我,你看我这身体,上天入地都没问题啊”,说完井蓝在院里蹦了两蹦,每次老高了,像脚下安了弹簧似的。

  “看你这孩子,饿了吧,快进屋吃饭吧,我是老了,身体不中用了,要不是有你这个孝顺孩子,早就埋骨青山了”。

  井蓝知道,自从父母过世以后,德爷爷对自己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是德爷爷给了自己生活的目标,给了自己生活的信心,给了很多井蓝很在乎的东西。

  德爷爷经常教导自己: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所以这两年,井蓝一直对村里的乡亲或多或少的帮助,只要自己能帮的上的,而从中,井蓝好像也得到了很多的东西,不仅仅是感谢,那种感觉很好,对,是成就感,虽然不多,但还是让井蓝欣喜不已。

  真不敢想象,德爷爷如果···井蓝该怎么办。

  第二天,井蓝推着家里那辆独轮车,一边放着那只白额大老虎,一边坐着德爷爷,向离村最近的周溪镇走去。

  这辆车跟随父亲几十年,如今又承载着自己的希望,井蓝推着车的时候不由的想起了父亲井山。想起父亲那天晚上对自己所作的一切,一时不觉有些黯然。

  最近德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整晚整晚的咳嗽,痰中带血的情景多次出现,这也让井蓝很是担心。

  开始德爷爷怎么也不同意上镇上看大夫,还说道:“小蓝,你看我都这把年纪了,快七十的人了,在我们村已经是长寿的人了,死了也就死了,钱能省就省点把,多给乡亲们一些帮助把。”

  “只是我过去了,你一个人···哎,”

  “爷爷,不要这么说,你这么好的人,会长命百岁的,”井蓝止住德爷爷,说道“没钱我可以去打猎啊,你看我现在,没几天就能打到一头大猎物”。

  “话是说的不错啊,但那太危险了,那都是拿命换来的,”两人一边走着,一边聊着,并不时的传来德爷爷的咳嗽声。

  由于德爷爷身体不好,三十公里的路程,让坐在车上的德爷爷都有些受不了,虽然井蓝尽量想让车子平稳些,但毕竟山路崎岖。

  “小蓝,累吗,累了歇会吧?”德爷爷问道。

  “我不累,爷爷,你喝点水,”井蓝还是停下车子,拿着水壶送过去。

  “这点路怎么会累呢,就是让我扛着这个老虎到镇上都不会累”井蓝心里想到,“主要是怕德爷爷的身体受不了。”

  这也让德爷爷由衷的感到欣慰,井蓝这身体,我们村这七十年都没有一个这么强的。

  经过三次休息,到中午的时候祖孙两人终于到了镇上,周溪镇,由于是靠近沃玛森林的第一个镇,因此这里的贸易也算是相当繁华了,至少在井蓝眼里看来是这样的。

  事实上周溪镇不光有附近的人来,就算是一些大城子也经常有人来采购东西,毕竟很多时候,这里的东西要比外面的便宜许多。

  每次来镇上的时候,井蓝都觉得特别兴奋,集市上有卖各种动物的,这不算什么,还有卖各种各样吃的,什么冰糖葫芦,油炸豆腐,油条,包子等什么的是很多的。

  还有各种莫名其妙的各种用的东西,有个叫老头乐的东西就让井蓝乐了半天,井蓝毕竟只是个十五岁的半大的小子,到镇上的这一刻,那天生乐观的性格才得到了回归。

  当然,镇上的人对井蓝都不敢忽视,看他走来,都远远的让出一条道来,毕竟前面有只老虎开路就是不一样,何况一看他那厚实强壮的身体和充满锐利的眼神,就知道不是一般人,熟悉井蓝的人都知道,其实井蓝是一个非常好相处的一个人。那锐利的眼神都是长期在森林中狩猎的结果。

  “蓝子啊,今天打了一只老虎啊,你可让我们这些叔伯难堪啊,”一位显然是认识井蓝的中年猎人热情的和井蓝打着招呼。

  等在摊位摆好老虎之后,井蓝对德爷爷说:“德爷爷,你先看着点,我去买几个馒头来吃”。

  一会,井蓝就拎着一包东西过来,打开一看,正是白白胖胖的大馒头,还冒着热气,数一数,足有十个,也难怪,吃过早饭出来,祖孙俩走了几十公里,虽然中途因德爷爷年岁大了歇了几次,但到现在还是感觉有些饿了。

  “你这个老虎怎么卖啊?”一位管家摸样的白衣中年人走过来问道,后面跟着几个小厮。

  “你是要整只还是皮肉分开,老虎皮二百个银币,其他肉和内脏一起五十个银币,”井蓝有了上次的经验,熟练的回答道。

  老虎皮是制作皮衣的好材料,并且也气派,非一般的皮毛可比,一般是大户人家才用的起,很多时候都是大城里面的人来买的,本地镇上能用得起的人不多,毕竟一个普通的四口之家一年的花费也就一百多个银币就够了。

  世人都知道狗肉比猪肉好吃,其实老虎肉比狗肉,猪肉更好吃得多,当然这也不是普通人吃的起的,一碗狗肉几个铜币就够了,而一碗老虎肉可以要一个银币(一个金币等于一百个银币=一万个铜币)。

  老虎的内脏等各部位也是很有价值,比如城里的富贵公子就喜欢食用虎鞭,说什么一条虎鞭,杀敌万千。

  “太贵了,小子,给你五十个银币,整只都要了”中年人非常自然的说道。

  “对不起,这个价钱我不能卖,”井蓝礼貌的说道。

  “什么不能卖,这老虎是谁的,让能说话的出来。”中年人有些生气的叫上了。

  “这老虎就是我打的,我就可以说话,”来镇上也不是一两次了,虽然卖这种大动物没卖几次,但井蓝并没有被吓到。

  “什么,就你这乳臭未干的家伙能打得了这只老虎,别是杀人越货,抢了别人的老虎把,”中年人脸色阴沉的说。

  旁边的德爷爷也觉察出了氛围的不对,赶紧上来说道:“这位老弟,这只老虎确实是我孙子打的,我可以证明”。

  “你个老东西,滚开,我看这是你们祖孙俩杀人越货抢来别人的老虎,”中年人一边说着,一手就把上前的德爷爷推翻在地。

  “今天你五十个银币卖给我就算了,要不然拉你们祖孙俩去见官”,中年人威胁说道。

  井蓝赶紧扶起德爷爷,想冲上来和中年人对峙,甚至给他两下,被德爷爷一把拉住:“小蓝,不要惹事。”

  井蓝知道,今天遇到强买强卖的了,过去不是没遇见过,不过是镇上的几个地痞想要几只兔子而已,不过见识过井蓝的大力神掌之后,每次见到井蓝都是点头哈腰的蓝大爷,蓝老大叫着。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强者为尊,只要有人的地方,这个规则就适用。或者说只要有生物存在的地方,这条规则就适用。

 

第五章不治之症

  井蓝强忍着一口气:“这位大爷,你不买不要紧,不要污蔑我们,我爷爷有病在身,我不和你们见识。”说完做了一个请走人的姿势。

  “哎呀,看到没有,现在杀人夺物的人都这么横了,小的们,给我教训教训这个黄毛小子”,中年人显然已经对老虎志在必得了,对后面的几个小厮喊道。

  很显然,这几个人是从外镇或者真是大城里面来的人,小镇上见识过井蓝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力大无穷的小伙子,而且身手敏捷,很快,围观的群众再次印证了他们的想法,那几个冲向井蓝的小厮无一例外都倒在地上呻吟。

  井蓝并没有下重手,但以他现在的力量,即便是这样,也让普通人难于抗衡。

  白衣中年人脸色刷的一下也白了起来:“这次替夫人给少爷来买生日礼物,一到市场就看中了这白额老虎,想给少爷做成一件虎皮披风,这礼物够气派,油水还多,本来以为这穷乡僻壤的,凭我年管家的手段,想讹一个乡间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没想到撞到一块铁板了”。

  “小子,你不光杀人夺虎,还当众打人,你可知道我是谁?”中年人色厉内荏的说道,其实见识了这少年的手段之后,他已经相信井蓝的话了。

  “我管你是谁,是你们先出手打人的,我只是自卫,”井蓝也有些慌张的说道,毕竟这次这么多人都被自己打翻在地。

  从小就跟外面的人接触不多,碰到这种情况也让性格温和的井蓝有些害怕,却不知道站在对面,看起来趾高气扬的管家的内心早已惶恐不安。

  “还是别惹怒了这小子,可别一拳砸到我的身上。”

  “好啊,小子,你听好了,我是三江城妙手神医郭仁喜郭府的管家年小心,怕了吧”,年小心说完得意的道,浑不知地下躺着的自己的几个部下,回去就够自己喝一壶的。

  井蓝知道离周溪镇附近是有几个大城,好像是有个城子叫三江城,在上虞国这样的大城也有十几二十个,至于那个什么郭神医的什么就从来没听过,只知道周溪镇有个大夫叫刘一命的。事实上,三江城的人别说郭神医就是城主是谁井蓝也不知道。

  “郭管家,你们还不走,难道还想挨打吗?”井蓝威胁道。

  周溪镇只是个小镇,由于靠近沃玛森林,贸易交易倒是兴隆,治安却是无为而治的境界,所以当年小心年大管家带着几个人灰溜溜的跑了之后,也没有来一个官府的人。

  在郭小心一拨走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又来了一拨人,这伙人井蓝倒是认得,正是上次买了井蓝那只老虎的刘员外。

  “小伙子,又打了一只老虎啊,这只老虎怎么卖啊,”刘员外问道。

  “刘员外,你是老主顾了,这只老虎比上次的大了些,还是只白额老虎,还和上次一样,一起算两百银币如何?”井蓝说道。

  “成交了,老李,你们三个把老虎抬回去扒皮分肉,晚上给一命叔送点肉过去,说是孝敬他老人家的”刘员外吩咐道。

  “这是两个金币,你拿着,”刘员外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两个金币给井蓝,井蓝收下金币后给刘员外鞠了一躬:“谢谢刘员外,刘员外,您慢走”。

  “德爷爷,我带你去刘大夫那看看病吧”,井蓝开心的对德爷爷说。看到老虎终于卖了,德爷爷也放下心来,走把,一场风波下来,德爷爷明显有些累了。

  郭管家走了以后,德爷爷一直心怀不安,看起来没那么简单,说不定那个什么郭管家什么时候会带人再来,虽然自己行将入土,无甚可怕的,但井蓝还年轻,不要惹出什么事来,怎么对得起他死去的爹娘啊。

  井蓝用车推着德爷爷快速的走出了贸易市场,他还真怕那个年管家来找麻烦,却不知那个年管家强买不成,还弄得手下鼻青脸肿,真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回去还不定被主人怎么收拾呢。

  实际上,整个小镇最有名的医馆,就是刘一命大夫的医馆,刘大夫的名声还是不错的,收费不高,医术确实却很高,这是井蓝在镇上不少人打听出来的结果。

  走进医馆,以其说是医馆,不如说是药房,一股浓浓的药味在空气中迷茫着,这让扶着德爷爷的井蓝皱了皱眉,感觉有些不习惯,但德爷爷闻到药味,反而有些精神。

  “请问刘大夫在吗?”井蓝朝屋里六七个人问道,至于为什么这样问,是因为屋里横七竖八的几个人中,没有一个看起来像大夫,都像是病人。有个正在熬药的长衫男人站了起来:“我就是,什么事啊?”

  井蓝这次注意到,刘大夫,看起来四五十多岁的年龄,整个人高高瘦瘦,看样子一阵风都能吹倒,花白的头发胡乱的竖在头上,脸颊极长,有些苍白,但一双眼睛明亮有神,让人丝毫联系不到眼睛和这副身体是同一个人所有。

  “刘大夫,我德爷爷病了,你帮忙看看把”井蓝好不容易回过神来,这就是整个周溪镇最有名的大夫,跟自己想象中的还是差距不少,至少德爷爷形象也比他好上不少。

  “这位老先生,来,坐下来,把手伸过来,我把把脉,”刘大夫不慌不忙的对井德说道。

  “爷爷经常整晚整晚的咳嗽,痰中带血,精神也大不如前”,井蓝迫不及待的说出德爷爷的病症。

  也就几个眨眼的功夫,刘大夫就放下井德的手。

  “你一定是常住山中,致使山中瘴气入腑,伤及脾肺,而你又岁数大了,气血两虚,这病我没法治,你可能还有半年之寿吧,你们走吧”,刘大夫摇着头的说道。

  “啊,刘大夫,求您救救德爷爷,你要多少钱,我有”,井蓝赶紧掏出刚卖虎的两个金币焦急的说道。

  刘大夫毫不所动:“哎,不是我不救,是我也无能为例,你爷爷的病,哎,难啊”

  其实德爷爷自己也知道,到了自己这般年纪,什么病也难治了。

  “小蓝,别难过,生死由命,能活几天算几天吧,我们回去吧”。德爷爷显然早有所料。

  “不,德爷爷,我一定治好你的病,”井蓝说道,“刘大夫,只要能治好我德爷爷,无论什么事我都能做到,真的,你相信我,帮帮我们吧。”

  “哎,不是我不想帮你们啊,而是我真的没有办法,除非???”刘大夫无奈的说道。

  井蓝乍听一下,顿时心花怒放,赶紧冲上前去,紧紧抓住刘大夫:“除非什么,我能做的都会去做的,刘大夫。”在抓住刘大夫的同时,一不小心把自己的神识集中释放出来。

  刘大夫顿时如遭雷击,原本毫无血气的脸色一下显得更加苍白“你,你,你???”,好不容易说出三个你,竟然坐倒在地。

就象一个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就象一个谜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就象一个谜小说全文

就象一个谜

就象一个谜

作者:草根残剑状态:已完结

就象一个谜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草根残剑原创小说就象一个谜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就象一个谜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就象一个谜免费阅读:一个普通的凡人真的能修真成神吗,可以的,真的可以,我们缺少的只是一个机缘,给我们一个机会,我们同样可以修真成神。你相信吗?十二岁的井蓝第一次跟随父亲去村后的沃玛森林深处打猎,一不小心被金环蛇咬中,命悬一线,父亲无奈之下把不知名的清香野果喂给了井蓝,期待奇迹能够发生。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井蓝的生活却从这一刻开始改变,原本平凡普通的山中少年走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人生道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