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主人公叫李玄的小说《剑仙》在线阅读

时间:2019-10-09 17:22:19剑仙作者:醉卧晨曦

主人公叫李玄的小说《剑仙》在线阅读,剑仙(李玄)最新章节目录阅读,剑仙李玄小说在线阅读最新章节目录,剑仙是由作者醉卧晨曦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主人公叫李玄的小说免费阅读。仙剑碎,大战起;剑道崩,来日复。人生于世,不必畏首畏尾;剑气凌霄,战个不死不休。逢敌必亮剑,一代剑仙李玄成长史!

推荐指数:10分

《剑仙》在线阅读

《剑仙》李玄免费试读

剑仙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剑仙》第6章剑诀

待得李玄醒来时,只觉得身体无比酥麻,正想起身之时,一道没好气的声音从侧面传来。

别动,好好躺着吧,就你现在这幅模样,没有两步就趴下了,你想去哪啊?

李玄到这句后便躺了回去,二伯,劳您废心了!轻轻舒了一口气。

面前这个正在捣药、蓄有短须、灰袍玉冠的中年男子便是李家二子李玉泉。

李玉泉,现年四十有二,育有二女,其妻王氏更是贤良淑德。此人酷爱医理,曾用了十年时间走遍方圆千里的名山大川,只为寻医求艺,但却因家族而不得不归家打理家中事务,断却了求学的念头。但其医术在林城却是数一数二的,李玉泉的实力也是颇为不俗,在林城的先天高手之中也是排的上号的。

你小子从小到大让我省心过吗?李玉泉摇头笑了笑,行了,既然醒了,就把药喝了吧!递给李玄一碗药汁。

嗯,谢谢二伯!李玄借过药,一饮而尽。

看着自家侄儿喝下药,李玉泉内心不禁想起李玄小时候的苦痛。李玄在出生时就先天不足,经脉萎缩,这些年虽一直调养,坚持服药,但也只是身体较为良好,经脉的问题一直也没法解决。

哎,玄儿,你的事,伯父听说了,你觉得你现在有几分把握?

没有,一分也没有!李玄沉思片刻后,摇了摇头。不过,还有半年的时间,就算林宇辰在天才,他修习内劲也只是刚刚入门,侄儿还有机会!一会儿双眼又重聚光芒。

李玄看了看他,心中甚为可惜,开解地道:

说的不错,这半年的时间就是你最后的机会,但是内劲法门你变不要奢望了。你体内暗疾未愈,想在这短短半年内有所成就,并且超过那林家小儿,除非你能寻到那天灵根。

但是此物终是那先天灵物,本是能对一个人资质大幅提升的重宝,就算是地仙之境的高手对其也是趋之如鹜。所以你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你可明白?

二伯,玄儿明白,为今之计只能是修炼那外家功夫了。李玄心中一阵落寞。

李玉泉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道:这还不够,就算你能将这外家招法习至大成,与人对战,现在的你,也缺乏着至关重要的一环经验。

而且,你的身体还很虚弱,这一点你必须加强。

李玄想了想这番话,然后挠了挠头,惆怅地看着他,小脸皱成一朵菊花,憋屈的说:实战经验这关玄儿有信心能压倒林宇辰,可是这体格您也知道玄儿自小就

李玉泉笑了笑,拍了拍他的头,说:放心吧,这个问题二伯帮你解决了。以前是担心你的身体承受不住那刚猛的药力,只能慢慢温养,如今也没什么忧虑了。

再加上你今日洗炼身躯,虽然对你的先天暗疾没有什么帮助,但是你这身子骨可比没洗炼前可强多了。

行了,看你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走,吃饭去,想必你爷爷他们也等着急了。

时间往后推移,李玄在与家人吃过晚饭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居所,期间自己的情况众人也已知晓,大家虽然担心,却也没什么办法。

回到自己住的那套院子后,李玄先去看了看父亲。李玉宸此时正在饮酒,一身酒气,不修边幅,模样十分邋遢,身上的衣服也沾满了酒渍。独自一人抱着一坛酒,满面哀愁。

听得身后动静,李玉宸慢悠悠的转头看了看,原来是自家儿子,打了个酒嗝,笑着道:玄儿回来了,你几时回来的?要不要与为父同饮啊!说着又灌下一坛美酒,将空坛子砸在院子里。

父亲,您醉了,先休息吧,明日孩儿再陪您喝。李玄看着父亲这般模样,心中无比酸痛。

李玄前世是个孤儿,独自一人生活二十多年,在某日下班后被一辆保时捷迎面撞上,醒来后看到的第一个人便是自己的父亲。那时的他尚在襁褓,隐约的只看到一个素色衣裙的女子为了他们父子的安全,独自一人阻挡着十余人的追杀,最后的印象便是那女子回眸时望着自己的慈爱与那女子眼中洒落的泪水。等到他再次醒来时,看到的便是这李府中的亲人和身上满是伤痕的父亲。

呵呵,谁谁说我醉了,啊,谁说的。

李玉宸一步三晃地来到李玄面前,抓着他的肩膀,俯身到他耳边低语道:别以为嗝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干了什么嗝~~~就你这样子嗝根本打不过那林家小子,这东西你拿去,你小子别给老子丢人。说完便应声载下,只有一本破旧、泛黄的书籍在李玄手中安静的躺着。

李玄将父亲抬入房中后,将屋子收拾干净后,便回到房间打坐修炼烈焰劲了。虽然天生暗疾,但是多一份努力便多一分收获。

此时的李玄呼吸慢慢平静,以一种奇特的规律吐纳着。说白了,这内劲法门就是一种独特的呼吸吐纳之法,以这种方式感知天地灵气的波动,进而纳入武者体内,为自身所用。

古老相传,这等方式在蛮荒时期便已存在,这是龙族在那个时代称霸的理由。然而,天地的变化,魔族现世,打破了这个局面,龙族与魔族的战争展开,这一战两族都伤亡惨重,而这呼吸吐纳的方式也传遍整个大陆。凡是开启了灵智的生物都开始修习这等方法,其中人族中一个青年的崛起,带领着整个族群走向了蛮荒的舞台。

最终三方大战,将大陆分成了三块,人魔各一块,龙族统领着各等草木精怪占下最后一块陆地,随后在一场惊天大战中,三方领袖共同消失,各方经历一场混乱之后,逐渐平息战火,休养生息。三方稳定之后,魔族和龙族等各自将其所在大陆命名魔界、妖界,而人族因感怀那青年的所作所为,尊其为武神,将大陆为武界,至今已有万年。

天色逐渐变亮,转眼一夜已过,一双眼睛慢慢睁开,那人先是活动了一下双手,然后舒展了一下筋骨,这人正是一夜潜修的李玄。一夜的时间,李玄也只是稍稍感应到了气的波动,逐渐熟练任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更不要说引气入体了。

对于自己的身体,李玄也不想说些什么,只是李玄作为一个现代人,在那漫天网文的熏陶下有时也难免闹些情绪。不过好在李玄并不是那等怨天尤人的人,他对自己这一晚的收获还是很满意的。

活动开身体的李玄简单的梳洗了一下,正打算先去看看父亲,然后再去寻爷爷学习,可走到一半时,他的身体定住了。清晨的一缕微风从窗外吹了进来,正好吹起一本书的书页,树叶哗哗作响,一页页不停地翻动着,上面的图画也因此动了起来。画影舞动,看的李玄如痴如醉,那画像舞动的身影构成了一套武学,正是李玄如今急缺的外家功夫一套剑诀。

《剑仙》第7章我想学剑

李玄上前拿起那本书,看那样式,却是昨晚父亲醉酒时扔给自己的那本书。

李玄赶忙跑到父亲的卧房,想要询问个清楚,可当李玄看到父亲那副宿醉不醒、呼噜震天的样子。李玄摇了摇头,看着父亲这番模样,心想:

或许只是父亲一番心血来潮,看来只能待会儿问问爷爷了。

李玄走后,吩咐下人照看好父亲,偏向府内大厅走去。

李家府宅坐落于林城之北,占地千亩,族中千余人尽在此居住,分成了大大小小的院落。而其中心处的三所最大的院落便是李玄、李琐等嫡系子弟的居所。

此时李玄所去的大厅便是在这三所院落中,这是李玄一家人用餐团聚的地方。当李玄走到厅门之时,里面已经坐着一些人了。

居于首位的老者,便是李玄的爷爷,李润一;李玄的二伯李玉泉和其妻女也位列席上。李琐则是陪着母亲周氏在叙话,周氏看到李玄进来后,连忙上前招呼:

玄儿,你感觉如何了,身上可还还有不适?

周氏一脸紧张的看着他。

李玄心中一阵温暖,看着周氏上前,连忙搀扶,道:放心吧,伯母,玄儿的身子已经好了大半了!

就是,小玄这身子骨还没那么脆弱,再加上有二叔的悉心照料,这一晚的功夫也好的差不多了。平常也没见您对我这么上心?

李琐看着这一幕,心理有些吃味儿,在一旁抱怨道。

周氏看着一家儿子这番模样,赶忙上前揪着他的耳朵教训道:你这孩子,玄儿的身子骨儿你又不是不知道。在这说这些干嘛,别以为你爹现在不在家,你娘就不会教训你。

娘。娘。疼疼,孩儿错了孩儿错了。

李琐疼得嘴角抽搐,赶忙求饶。

行了行了,别闹了,吃饭吧。过两天你爹和你姐姐他们也该回来了。李润一发话后,众人安静下来,一边的仆人也将饭食端了上来。

早餐颇为平淡,一份米粥,一些馒头,还有一些咸菜。当然习武之人,日常所需甚大,李润一等人也吃着咸肉,就着米粥,颇有一番滋味。

待得用人吃完后,李润一又带着两个孙儿到后院习武。

开始吧。

李润一淡淡的说了一句。

是,爷爷。

兄弟俩重复着昨日的课程。一个时辰之后,二人已是筋疲力尽。李琐还好一些,李玄则是早已被汗水沁湿了衣裳。相比于昨日,李玄已经进步了许多。

好了,停下吧。

李润一发话后,两兄弟便瘫坐在地上。

休息一下,昨晚你们二人修炼的如何?

爷爷,昨晚我尝试了一下引气入体,但是只能牵引着一丝丝的灵气。李琐起身躬身道。

不错,不错,照你这速度,再过几日你便能修出第一缕内劲了。李润一欣慰地笑了笑,又对李玄说:

玄儿,你如今修习内劲法门成效不大,待会儿我会教你们一套拳法。若你能将这外家功夫吃透,半年后的比斗,那林家小子也不能轻易胜你,甚至能胜过他。

爷爷,孙儿明白。

李玄点了点头,表示明白,随后又道:昨晚孙儿在修炼烈阳劲时,也只是稍微感知到灵气的波动而已。

喔,如此短的时间便能感知到灵气,看来玄儿的悟性十分不凡啊。如此,你的胜算又添了几分啊!

李润一摸了摸胡子,笑着说道。

接下来,你们可要看仔细了!

言罢,便走向一旁的空地。身体逐渐摆开架势,一拳挥出,风声鹤唳。一拳接一拳的挥出,破空声不绝于耳,此时的李润一以不复年老之态,一套拳法舞出犹如猛虎下山,势不可挡。

这时,李润一挥出最后一拳,一拳击在一块假山之上,顿时乱石横飞,原本的假山变成了一块块碎石。

一套拳之后,李润一呼出一口浊气,看着那目瞪口呆的孙儿,道:你们刚才所见的拳法名为《长拳》,此拳注重刚猛,一拳挥出,势不可挡。

今后你们此拳对敌切莫退缩,你若输了气势,这拳的威力便弱了三分,若是如此便不要再使此拳,需改换其他招法,这在生死之战时尤为重要,你二人务必谨记于心。

孙儿明白,必定谨记于心。

随后二人便在李润一的教导下习练长拳,转眼一月时间就过去了。

李府,后院之中,两个少年正在挥舞拳法,二人你来我往,打得难解难分。

就在这时,那身穿黑色劲装的少年瞅准一个空档,一记猛拳挥出,将青衣少年击飞,好不得意。可是物极必反,就在他高兴之时,青衣少年已经欺身上前,一记拳头直砸面门,将其打得晕头转向,随后一记扫腿,便被击倒在地。

好了,停下吧。琐儿,这次又是你输了,该怎么做不必爷爷再重复一遍了吧!

知道了,爷爷。

李琐垂头丧气的走到一边,搬起一个石锁便朝远方奔去,路过青衣少年跟前时还做了一个你给我等着的表情,对此,后者只能呵呵一笑。

这二人便是李润一与李玄爷孙俩。在李琐兄弟俩习练长拳半月之后,李润一便要求二人进行实战。起初是找人分别与其二人对战,但效果不大,毕竟差距甚远;后面便让他们二人放对,输的便扛着石锁围着李府跑上三圈。

初时,李玄输多赢少,但慢慢的变成对半开,到如今李玄已经连胜十场。其进步不可谓不大,且李玄如今的身体也颇为强壮,就是内劲一途始终难有寸进。反观李琐,在半月前便以练出第一缕内劲,正处于一个飞速发展的阶段。

玄儿,如今你的长拳已经颇有成就,经验也是不错,等明日我让你那两个姐姐来陪你们练一场,了解一番内劲的运用,随后你们就可以进行下一步修炼了。

爷爷,这下一步是什么?再说了,让姐姐们来是不是有点太那啥了?

李玄的语气颇为闪躲,好似在惧怕着什么。

哈哈哈

李润一笑了笑,指了指李玄,道:你这小子,你姐姐她们又不是什么洪荒猛兽,至于这样吗?许是看出了自家孙儿担忧,又道:放心吧,我会让她们收着点手的,倒是你,这两日便好好想想你今后习练哪般兵器的好?

兵器?

李玄内心不由得一突,想着月前那本剑谱,有想象着前世小说电视里那些剑仙御剑飞行的英姿,脱口而出道:爷爷,我想学剑。

《剑仙》第8章父子情

李润一,看着眼前的孙儿,一脸的震惊。

玄儿,爷爷且问你,你可知道在这林城之中使剑者有几人?

这个

李玄被问得哑口无言,正疑惑间,李润一却给出了答案。

几乎无一人使剑啊!李润一眉头紧锁,叹了口气。现在你还要学剑吗?

不可能啊,林城这么大,武者成千上万,怎么可能连一个剑客都没有?李玄一脸震惊,浑然不知所措。

孩子,你有所不知,并非是无人不想修剑,是因为剑道的传承断绝了。自从千年前那场人魔大战之后,剑道一途便已没落,再有这千年的时光,剑道早已不存。

可是,爷爷,这说不通啊!李玄依旧是觉得不可思议,自从武界开辟以来,武道昌盛,可从未走过任何道统断绝一事,这剑道断绝又是从何说起?

玄儿啊,这千年来并非只有你有此疑惑,但奈何人力有时穷,单凭个人之力,是走不远的!

可是,我

李玄满脸的不甘,却也无可奈何。突然,李玄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些事情。

爷爷,您说剑道断绝,这千年时光,那么这与剑客对敌之法是不是也以不存了呢?

这个吗?李润一满脸疑惑的看着李玄,那双眼睛泛出神光,叫人心惊动破,武界之中想必是存有法门的,毕尽这世界太大,谁也不敢说那些传承久远的门派当中没有遗存。

但是在这林城当中,爷爷敢肯定此法绝对不存。唉,你小子到底是在打什么鬼主意啊?

看着李玄眼睛越来越亮,李润一倒是颇为不解,反倒是李玄此刻内心中早已泛起惊涛骇浪。

爷爷,这大比,孙儿赢定了。

愣的李润一不可思议。在李玄平复心情后,对李润一道:爷爷,玄儿决定了,我要学剑,只有这样,我才有更大的把握取胜。

你了想清楚了?

嗯,孙儿明白,这个东西爷爷看过后,您自然明白。说着将一物件递给李润一。

李润一接过后,看了一下,旋即爆发出一股气劲,将李玄带至屋内后,一脸惊讶的问道:这东西你哪来的?

李玄笑了笑,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这是那日洗炼身躯后,我回房休息时,父亲交于我的。本来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今日才知道父亲的深谋远虑。

你父亲?李润一一脸的不可思议,但随即豁然,看来你父亲是打算亲自教导你啊,哈哈哈!

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了下来,十年了,十年了啊!这十年,玉宸终日酩酊大醉,颓废不堪,我本以为他已经放弃了,没成想今日他又振作起来了。好啊,好啊!

玄儿,记住,这本剑诀你一定要好好学,这是你父亲对你的期望,不要让他失望,知道吗?这些年里,你父亲受的苦太多了。

爷爷,您放心,我会好好修炼的,定不会叫父亲失望。

好,好,好孩子!

又抱着李玄喜极而泣。

李玄后有陪着爷爷说了一阵,然后便回到自己的住处。回去后,父亲正坐在院子里,手边放着一坛酒,但是却还没有开封,坛上的封泥完好无损,刚从地里挖出来。

回来了,过来陪为父说说话。

此时的李玄早已不复先前模样,虽然依旧邋遢,不修边幅,但是神智清醒,双眼炯炯有神,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听到父亲叫他,李玄赶忙坐到父亲身旁,望着父亲。李玉宸伸手摸了摸李玄的头,看着他,眼中泪光闪现,哽咽地道:

这些年,苦了你了!

李玄摇了摇头,爹,孩儿不苦,倒是爹这些年受苦了。

唉,若是你母亲知道你如今的这番模样,该有多好啊!

爹,母亲她怎么样了?她过得好吗?

你母亲已经去世了!

听得此言,李玄只觉心痛如刀绞,身体开始颤抖,声音嘶哑、双目赤红的问道:母亲是怎么死的?是谁杀了她?

现在的你知道这些还太早了,对你没有好处,李玉宸心通的说,等你突破先天后,为父再告诉你。现在,为父再问你最后一次,你可确定要学剑?

李玉宸一脸严肃的看着李玄,期待着他做出回答。

李玄深呼吸了一下,坚定的道:是,我要学剑,我相信凭借剑道,孩儿会为母亲报仇雪恨。

很好,玄儿,你要知道,你此刻的选择注定要颠覆这武界的格局。你要知道的是你母亲就是修炼剑道的,她是剑宗传人。

剑宗传人?

不错。

李玉宸点了点头,眼中泛起精光,逐渐陷入回忆当中,讲诉着妻子说过的话:

剑宗是千年前武界最强的门派之一,宗内人人修剑,剑仙遍地。在当时剑宗持天下剑道门派之牛耳,为剑道第一宗门,天下之人无不倾慕。

更有着武神留下的九大神器之一镇压气运,镇守着边关,令魔族闻风丧胆。但是剑陨之日过后,神器失踪,加之魔族的重点进攻,十年大战,剑宗没落。

随后的千年之中,剑道不存,没有神器镇压气运,剑宗逐渐没了传人,千年下来只余下自己这一脉剑宗宗主嫡系子孙,易氏一脉。

虽如此,剑宗留下的传承依旧惹得众人眼红不已,四处追杀剑宗传人,最后你母亲也难逃此劫。这枚戒指是你母亲留给你的,好好保存吧!

说着将一枚青色指环交给了李玄,指环上雕刻着复杂的纹路,质地轻柔,摸着十分舒适,却是非金非玉,不知是何材料制成。

看着儿子将戒指带上,李玉宸心中舒了一口气:雪柔,我们的孩子长大了,你放心,我会让他继承你的心愿,你在那边看到了吗?

一会儿,李玉宸整理好思绪,看着儿子道:好了,不说别的,今日你我父子不醉不归,这可是你娘当初酿造的好酒。

嗯!

李玄点了点头,起身回屋拿出两个酒碗,打开封泥,把酒倒满,举起一对着父亲说:父亲,孩儿先干为敬。

一仰脖将一碗酒喝下肚去。

好,不愧是我的儿子,哈哈哈!

李玉宸也将酒喝了个干净。随后一个下午,父子二人都在院中饮酒,直到李玄倒下后,方才结束。

《剑仙》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剑仙》!

剑仙

剑仙

作者:醉卧晨曦状态:已完结

主人公叫李玄的小说《剑仙》在线阅读,剑仙(李玄)最新章节目录阅读,剑仙李玄小说在线阅读最新章节目录,剑仙是由作者醉卧晨曦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主人公叫李玄的小说免费阅读。仙剑碎,大战起;剑道崩,来日复。人生于世,不必畏首畏尾;剑气凌霄,战个不死不休。逢敌必亮剑,一代剑仙李玄成长史!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