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夏青应辟方小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吕高完本

时间:2020-01-11 19:05:30若为高嫁作者:吕高

夏青应辟方小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吕高完本,这里推荐若为高嫁夏青应辟方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是吕高最新完结的经商种田小说,夏青应辟方小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吕高完本无弹窗最新目录。新婚第一天,她就被夫家赶往乡下住。半年后,那个仅见过一次面的男人,她的丈夫终于迎娶了他的真爱过门。

推荐指数:10分

《若为高嫁》在线阅读

《若为高嫁》夏青应辟方免费试读

《若为高嫁》第6章

前院与其说是忙碌,还不如说气氛怪异。

灵堂高高设起,应家的熟人也陆续到来帮忙,不过众人的眼神都会时不时的看向跪在灵堂时那面貌美丽端庄的妾室,以及妾室旁边那仅二三岁的孩子。

应母与应父接待着客人,虽然满脸的悲伤,该有的礼仪也没有落下。

夏青也没什么可做的,也就跪到了灵堂前,那少妇的身边,她打算以这样的方式陪伴一下奶奶,不过她这一跪,又吸引了不少的人看过来,就连应父也看了过来,应母的脸色已经铁青,此时应父低头问了她什么,应母说完,就见应父点了点头,也就没再看夏青。

见夏青也跪了下来,妾身与小孩的目光都投向她,美妾轻声询问:你是?

我叫夏青,是应家昨天才娶的EX妇。

美妾眼底有讶异,看着夏青布满了补丁的衣服,又看着她满是坦荡的双眼,但也只是讶异了会,便柔柔一笑:我叫陆锦,这是我的儿子,叫应辟临。

姐姐奶娃儿口齿很清楚,不过有些怕生,夏青才一跪下,就紧紧的依偎到母亲怀里,只用一双如蝌蚪般可爱的眼晴看着她。

傻孩子,美妾陆姨娘轻刮了刮儿了的小鼻子:你应该叫她嫂嫂。

应辟临乖巧的叫了声:嫂嫂。

夏青微微一笑,应了声,又摸了摸他的头。

应家在镇上的名声极好,又是镇上数一数二的人家,来的宾客极多,还不到半天,就已来了上百人,每个人到灵堂祭拜后眼晴都会在夏青三人上转一圈,眼底写满了疑惑,因此,窃窃私语不时的传来。

但很快,这些人都知道了夏青三人的身份,一时,眼神各异,有的替应辟方惋惜,有的又替应母愤恨,也有的可怜的看着这三人。

面对这些人的眼光与近在身边的窃窃私语,陆姨娘一脸的苦笑,只是牵握紧了儿子的手,应辟临年纪虽也是极为敏感,怯怯的看着周围的人,依偎娘亲更紧了,转眼却见娘亲要让他叫嫂嫂的姐姐正抬着头看着周围的人,神情也不像他娘亲那样悲容,不禁眨了眨眼,眼底闪着好奇。

见儿子一直不停的看着夏青,陆姨娘微微讶异,不禁也侧头看向夏青,见夏青面对着周围人群的目光并不在意,甚至很是平静的回望着,她的脸上平静的很,没有愁容,也没有自卑,陆姨娘说不出那是种什么感觉,倒觉得这女子像是在欣赏这里的一切似的,欣赏?陆姨娘觉得自己用这样的词有些荒唐,但不管怎么说,见到夏青这般,突然觉得心里也没那么难受了。

此时,应母走了过来,挨近夏青对着灵堂上了香,声音却是咬牙切齿的传来:夏青,就算你与辟方成了亲,我们也不会承认你是应家的人,出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陆姨娘愣了下,看向夏青,小辟临也是抓紧了母亲的袖子。

我只是在这里陪着奶奶。

再者,你若不承认,当初为什么让我进应家呢?夏青奇道,声音依旧平淡:既然进了这里,就算你不承认,我也是应家的人了。

你?应母已气得拿着香的手都在颤抖:你真是无耻极了。

那把我娶进门的应辟方不是更无耻吗?夏青看着应母,眸色清明。

一旁的陆姨娘讶异的看着夏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你说什么?应母铁青着脸。

我只是想陪奶奶一会。

应母冷哼一声:不管你说什么,你就死了要赖在应家的心,你是我们应家的污点,这里根本就容不下你。

噢。

夏青轻噢了声,便不再说话。

见夏青这不冷不热又软硬不吃的模样,应母气得更甚了,但一时又找不到什么话来说,目光就转身向了陆姨娘,恨讽道:妾室只能跪在这里,而发妻却是与相公携手共迎宾客,这就是妻妾之别。

陆姨娘轻咬下唇,苦笑了下:姐姐何必这般说,妹妹早是有自知之明的。

应母眼底的怨气甚浓,特别是在看到依偎在陆姨娘怀里的小辟临时,恨恨的道:庶子就是庶子,是永远上不了台面的。

说着,甩袖离开。

或许是应母眼底的戾气吓倒了小辟临,漂亮的眼里已聚满了泪水,看到儿子这样,陆姨娘叹了口气,搂紧了他:孩子,别怕。

娘亲,大娘是不是不喜欢临儿?小辟临弱弱的问。

面对儿子的询问,陆氏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轻抚了抚他的头。

见母亲忧伤的模样,小辟临抱她得更紧了,目光却是偷偷的看向一旁的夏青,见她却是静静的看着灵堂,脸上没有母样那样的忧伤,而是平静的。

日头渐渐西下,吊唁的人已没有多少,来的人几乎都去了后面的院子吃饭,灵堂这边只剩下几个人在做着清扫工作。

此时,半依偎在陆氏怀里的小辟临醒了过来,揉揉迷糊的眼晴,糯声说道:娘亲,我饿了。

乖,那你先在这里陪着奶奶,娘亲去给你拿点吃的。

陆氏扶起儿子,让他坐在地上便要起身。

应母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你不知道守灵的头一天是不允许吃东西的吗?

身着孝服的应母走了进来,正在清扫的下人忙打了个欠。

一见到应母,小辟临又赶紧依偎到了母亲怀里,害怕的看着她。

大姐,临儿还是稚子,才三岁,不吃饭怎么行啊?陆氏的声音一如她的外貌给人的感觉一样,温婉轻柔。

谁让他是庶子呢?应母冷哼一声,冰冷的盯着陆子母子,袖下的手紧握成拳。

姐姐可以怨我,但临儿还是个孩子,希望姐姐能够宽待他。

你这是什么话?应母声音加重:守灵头天不允许吃东西是祖宗定下的,难道是我故意苛待你们不成?

娘亲,我不饿了,临儿一点也不饿了。

小辟临见应母这么凶的和母亲说话,吓得稚声道。

陆氏心里一陈愧疚,只得抱紧儿子。

应母见了,冷哼一声,突然从袖子里拿出了一袋银子丢在夏青面前,厌烦的道:老夫人死了,老爷和辟方又忙于事不能守孝,就由你来代劳吧,等会我们就会派人送你去乡下祖屋,这里是一百两银子,往后每个月还会再给你二十两银子做生活费。

见夏青望着她,眸子哪有普通少女的灵气,再看这一身的粗布补丁,应母心中更为堵得慌了,冷笑:怎么?还想回嘴不成?这是老爷的决定,县太爷就在前院里和老爷交谈呢,就算县太爷知道了也不能说什么的。

夏青看了应母一会,弯腰捡起银袋,当拿起沉甸甸的银袋时,不禁有些发愣,好一会,才打开袋子,拿出了里面的一锭银元放在手中看着。

应母讽笑:别妄想拿得更多,这些钱,我们应家对你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夏青将银元放进了银袋中,拉好口,好好的放进了怀里,甚至还再次系紧了腰带,只觉得放得妥贴了才松了口气,抬头看着应母:每个月再给我二十两银子吗?

应母怔了下,只因夏青的目光中不再是那种让人看着讨厌的沉默和黑色,而是泛着一种光亮,这种光亮对应母来说太熟悉了,世上眼中多少会有点这种东西,而在那些丫头的眼底更甚,那便是见到钱的欲念,应母冷笑,看着夏青的目光也更为冷嘲:不错,所以,你赶紧给我滚。

哦。

夏青轻哦了声:乡下祖屋是在哪个村的?

潮水村。

对于这声哦’字,那般平静,那般正常,应母发觉自己又被气到了,没好气的道。

她知道潮水村,离她们山脚村整整二个山头,离镇也有一天的路程,不过以她的脚力,半天就能到了,夏青又问道:是现在就让我去吗?

怎么?你还想赖在这里吗?应母的声音变得尖锐:你现在就给我滚,我一刻都不想看到你。

夏青看了看天色:要入夜了,夜路危险,我明天早上离开。

你应母的气又提升了不少:应家给你备了马车,还给了你一个丫头,一个嬷子,就算夜里上路,也不会有危险。

哦。

马车吗?夏青的眼晴又亮了不少,便起身。

你去哪?见夏青并不是往府外走,而是往后院离开,应母警惕的问道。

夏青回答得很平淡:去拿些包子,万一路上饿了可以吃。

说完,也不管应母气得就要晕过去的脸,径自朝灶房走去了。

杜姨娘则是跪在地上,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远去的夏青,再看着气得需要人扶的应母,低下头,轻轻笑了笑,而小辟临的目光一直望着夏青的背影,直到他看不见为止。

这一次去灶房,没有人为难夏青,甚至那几个老嬷子看到夏青,知道她要被应家赶往乡下祖屋,都很同情的多给了她一些咸菜和馒头。

夜幕缓缓开始降临,风也起了。

灵堂设在一个半开敞的大堂里,夜风一过,冷得让人直哆嗦,小辟临依偎在母亲的怀里,依旧感到冷,还有饥饿,可抬头一看到母亲忧伤的脸,想到那个大娘凶凶的模样,也不敢说什么了,只是弱弱的发问:娘亲,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呀?

陆氏轻抚着儿子的头:这里是临儿的家啊。

我们以后都会住这里。

可不可以不住?我怕大娘。

陆氏在心里轻叹了口气,就听得儿子又道:娘亲,爹爹会保护我们吗?

想到那个自己深爱着的男人,陆氏一时有些茫然,她的丈夫对她有救命之恩,第一眼看到他时她便立誓此生非他不嫁,甚至知道他已有家室,也不顾家人反对嫁给了他,她以为他会一直带她在身边,可最终,他还是想把她和儿子安置在这个小镇上。

《若为高嫁》第7章

嫂嫂?小辟临突然兴奋的叫了起来。

陆氏抬头,就见夏青走了进来,手中还拿着三个馒头和一小碗咸菜。

嫂嫂?小辟临一看到吃的,嘴巴抿了抿,眼晴亮亮的,却是乖巧的站在一旁,哪怕非常想吃,也没露出半点的迫不急待,可见教养非常好。

夏青蹲下身,笑看着陆氏母子:饿坏了吧,快吃吧。

这陆氏感动的看着夏青。

放心吧,她不在。

说着,又从怀里拿出一个包子塞到了小辟临的怀里,轻轻说:不要被人发现,嗯?小辟临赶紧点点头,这才拿了个包子吃起来,边吃边含糊的说:谢谢嫂嫂。

这样真的好吗?要是被人发现了,你可是会陆氏担忧的道。

那你不吃吗?夏青指了指放着的馒头。

陆氏一怔,好半响才说:吃。

夏青笑笑,起身:我走了。

看着夏青步伐平缓却是踏实的走出灵堂,陆氏看了看手中温热的包子,再看着儿子吃得极香的模样,心里有些感动,低头轻声对小辟临说道:孩子,你有一个好嫂嫂,日后若有出息了,一定要好好孝敬嫂嫂,知道吗?小辟临拼命点点头,糯声说:临儿会的,临儿也喜欢嫂嫂。

应家此刻都挂起了写着丧字的白灯笼,将每个角落都照得通亮,除了后门。

不过幸好水梦手中有着一盏灯笼,还能看清路。

少夫人,以后奴婢就跟随您了。

水梦对着走出手门的夏青施了一礼。

奴婢廖氏见过少夫人。

一年约五十左右的老嬷嬷也朝着夏青施了一礼:奴婢和水梦都是老夫人身边的人,老夫人有遗言,要是她突然间离开了,就命奴婢二人跟随少夫人。

夏青看着二人,见二人都和善的望着自己,笑了笑:我叫夏青,你们以后叫我阿青吧。

廖嬷嬷忙说:这怎么可以,主仆有别,再者,礼不可废。

以后少夫人有什么事,可以尽管差遣奴婢二人。

哦。

夏青轻哦了声,转眼就看着身边的这辆马车,车身可说非常宽敞,马也健壮,夏青围着马车走了几圈,一直好奇的看着。

水梦与方嬷嬷对望了眼,心里皆觉得这个少夫人奇怪,这个哦’字是什么意思?一般的女子在听到廖嬷嬷这般说后,多少也会再客气几句,这少夫人却是啥也不说什么,而是打量起马车来,不是太高傲就是高傲么?二人再次打量着夏青那一身打着补丁的粗布衣杉。

少夫人在看什么?水梦轻问。

我很少见到马车。

上车前,夏青回答。

水梦与方嬷嬷又对望了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笑意,心下也就明白这声哦的意思了,心里倒是对这少夫人生出几许的好感来,毕竟二人也是从乡下出来的,有些事情多少会有些感触,乡下人都是实在的,说不出什么客套话来。

随即跟着上了马车,水梦又坐到前头驾车去了。

潮水村,在这个镇上是个大村,要说极好也谈不上,只不过地势较平,田地又富饶,近百年来时不时有人搬迁过来,渐渐的也就形成这么大的一个村子了。

应家的祖屋是个大宅子,四门八院的,可以看出应家在先前也是大户人家,如今举家都搬到镇上,应家的男人又在京城做事,除了每年清明回来一次,这大宅子平常是没有人住的。

只有三人住,因此在夏青看了眼宅子后,就只选了宅子内视线和阳光都最好的主屋住,而周围的住房和大堂,夏青则是没多加理睬。

对于夏青的决定,廖氏和水梦自然也是欣然同意的,于是三个人便开始清扫起来。

才清扫到一半,敞开的大门里就聚满了村子里的人,就见四五个人抬着几担米,玉米,还有别的农作物走了进来,为首的老人先是将目光投在水梦身上,可又觉得这年纪有点不太像,便又将目光放在了夏青身上,只这一身粗布衣,但又觉得不太可能。

水梦看出了老人的疑惑,忙指着夏青说:这是我们家的少夫人。

老伯有些惊讶,但还是很开心的说:少夫人,这些东西是村子里人的一点心意,应家这些年一直不收我们的田租费,心里都很感激啊,请一定要收下。

夏青看着这些箩筐里的农作物,从怀里取了一些碎银出来交到老伯的手中:谢谢老伯,我们也正要去买这些东西回来,这下正好。

这钱万万收不得啊。

老伯推拒。

夏青一笑:拿着吧,这些粮食也都是你们辛辛苦苦种出来的,这样子收下,我心里也过意不去啊。

老人又是一翻推拒,但实在是拗不过夏青,也只得收下了,看着夏青三人打扫得这般辛苦,他朝门外一声呦喝,挤在门口的村人都进来帮着清扫了。

虽说是在帮着打扫,但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好奇的看在夏青这应家少奶奶身上,应家是富人家,凡是应家出来的人,在这个小小村子里应该都是种象征,也深得村子里人的敬重,就镇上应家现在的长工里,不少是这个村子的人。

所以,潮水村从知道应家会把少夫人流放到这乡下祖屋时,他们心里就开始嘀咕了。

夏青对于这些村人心里所想毫无所觉,自顾自的清扫着,不管是擦桌椅,还是提水,都做的挺认真,甚至到起劲处还挽起袖子来,时不时的擦下汗珠。

一旁的廖嬷嬷看着村子里异样的目光,又看着自家的少夫人这模样,想了想说:都打扫的差不多了,谢谢大家的帮忙了,我家少夫人昨晚赶了一夜的路,今天想早点歇息,请大家先回去吧。

廖嬷嬷服侍了老夫人大半辈子,这一句话虽然是道谢,但多少也有点赶人的压迫感,村里人一听,很快就走光了。

看着变得清爽的屋子,夏青算是松了口气。

少夫人。

嬷嬷走到夏青身边,温和的问道:您可有想过什么时候再回应家?夏青抬起了头,摇摇头。

廖嬷嬷微讶:您和公子才成亲便分开,这对夫妻而言可是大大的忌讳啊,您怎么看起来一点也不着急呢?水梦也放下了手中的抹布走了过来,道:少夫人别怪奴婢多嘴啊,这事您可要花点心思了。

从离开应家,她和廖嬷嬷便在想着回应家这件事。

老夫人七七四十九天的丧期一过,应公子便会娶平妻过门。

夏青很是平淡的说道。

什么?水梦与廖嬷嬷同时惊呼,随即廖嬷嬷愤怒的一口否定:这不可能,公子向来孝顺老夫人,老夫人的孝期三年未满,断不可能纳妾的。

水梦慌忙轻扯了扯廖嬷嬷的袖子,廖嬷嬷这才察觉到自己的语气是多么的不敬,但应家公子可以说她是看着长大的,那样孝顺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在老夫人孝期未满就去纳妾呢?夏青看着廖嬷嬷,想了想说:可能他很喜欢那位姑娘吧。

说着,捡起丢在地上的几块抹布打算去清洗,走了一步又转身说:不是纳妾,是娶平妻。

真是不可思议。

水梦喃喃,她自然相信夏青没必要撒这样的谎。

此时,廖嬷嬷走到夏青身边,忙接过她手中的抹布开始清洗,说:少夫人,老奴方才并不是有意冒犯,实在是太震惊了,您可看过那姑娘的模样?很漂亮,像是从画中走出来般。

夏青也帮着清洗。

应该是方婉儿小姐吧?昨天就方老爷一家来得最早。

水梦轻叹了口气。

一说到方婉儿,廖嬷嬷倒是什么也不说了,只是沉着一张脸。

夏青看着啥话也不说的二人,脑海里想起应辟方与那方婉儿相拥的情景,此时听得廖嬷嬷说道:少夫人,您别担心,就算夫人同意了,老爷也不会同意的。

三年孝期之内,老爷绝不可能让少爷纳什么平妻,她方婉儿也休想进门。

是啊,水梦也道:可少夫人您也要争点气,咱们得想个办法回应家才行。

怎么争气呢?夏青问。

比如打扮,像衣服啊,发饰啊,还有遮暇。

水梦指了指脸,全身:这些咱们都得花点心思才好。

夏青想了想:花心思去取悦应公子吗?水梦和廖嬷嬷都点点头。

想了想,夏青又问:那得花多久的时间?时间?廖嬷嬷失笑:那可是一辈子的事,要是少夫人这辈子能得到公子的宠爱,那幸福自然是不用说了,廖嬷嬷停顿了下又道:我方才怎么听少夫人的话怎么觉得不对劲,现在才发现您怎么还叫公子为公子呢?您应该叫他夫君或是相公才是啊。

夫君?夏青轻轻说了这二个字,突然道:这里,应家还有没租出去的田地吗?有啊。

廖嬷嬷点点头:当年老夫人认为自己是要回到乡下养老的,所以把最肥沃的田地留下了。

夏青脸上露出几许的兴奋:等会我上集市去转转,看有什么是可以下种的,有的话,从明天开始有的忙了。

说着,进了屋。

廖嬷嬷与水梦面面相视。

从夏青三人来祖屋开始,村子里的人就开始关注,但这一个月来,她们天天看到应家少夫人早出晚归,跟她们一样在田里更作,虽然并不是个很热络的人,但碰上了也会打招呼,渐渐的,关注也少了,再加上应家祖屋的大门总是敞开着,里面都是简单的过气家具,一目了然,那种贫富差距在村民眼底也就慢慢淡了。

《若为高嫁》第8章

如今应家的宅子在村人眼里,也就是大了点,模样好了点,与普通的村宅已经没什么大的区别了。

而虽然村子里的人看到夏青会叫一声少夫人,但慢慢的,这声少夫人跟大婶这些称呼也差不多了。

看着在院子里晒着一些野菜的夏青,廖嬷嬷叹了口气,正端着洗好的野菜过来的水梦见了,笑问:嬷嬷怎么又叹气了?我这愁啊,你说少夫人天天跟个乡下村妇似的干这活干那活,一点也不急着回应家,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头?老夫人在天有灵,怕也会伤心。

廖嬷嬷道。

水梦看了眼挥舞着汗水干活的夏青:我倒觉得这样的日子还挺不错的,有多久没这样忙碌过了?都快忘了进府前下农田的日子了。

廖嬷嬷也是乡下出身,听着水梦这话,倒也笑了:你快帮少夫人去晒些,我再去洗些出来。

水梦走到了院子里,也开始晒起这些野菜来,边晒边问道:少夫人,你为什么要摘这么多的野菜来晒?吃的用的,府里并不愁啊。

夏青笑笑不语,支起身子看了看在远处的山林,道:快过年了,我想进山去打点野味来。

水梦愣了下:什么?进山打野味?少夫人还会打猎吗?夏青点点头。

不行。

那太危险了。

水梦担忧的道:您现在已经是应家少夫人了,以前的生活和现在的,已经大不相同了。

一个月二十两银子。

夏青突然道。

什么?少夫人这三个字给的是一个月二十两银子而已。

关于应家每个月给夏青二十两银子,水梦自然是知道的:虽然少了些却见夏青只是摇摇头,说:我在乎的并不是银子的多少,而是我有手有脚,为什么总要去靠应家过日子呢?您是应家的EX妇啊,应家是大户人家,您这样做,只会让人笑话您,要是让镇上的老爷夫人知道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想您呢,而且也会让少爷讨厌水梦突然讲不下去了,看着夏青淡淡望着自己的目光,这位少夫人全身上下都是土里土气的,一副乡下老实人的模样,但她站得挺拔,目光虽然平淡无朝气可坦然,水梦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说不下去了。

好。

我不进山。

夏青笑笑,又开始埋头晒野菜了。

水梦微讶了下,就听得夏青又问:每个月二十两是他们拿下来给我吗?应该是吧。

随即水梦打趣笑道:少夫人不是不在乎银子的多少吗?你不是说我是应家的EX妇,如果上山打猎会让应家的人笑话我,那拿了他们的钱应该不会被笑话啊。

水梦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或者说应该不是这么说的,但一时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接下来的一个月,水梦发现夏青确实没有上山,但她会把每个猎户的猎物都买回来,并且做成腊肉或是腌制品,再放进宅子最后面那个废弃的酒窖里。

廖嬷嬷本来极有意见,但自吃了这些腊肉的味道后,而且一餐能吃下二个大馒头,便也不再说什么了,只会帮着忙做这做那。

那老王家的EX妇也是个虎的,怀孕四个月了才知道自己有了孩子。

廖嬷嬷边吃着饭边聊着村子里的八卦:还天天下地干活,也太缺心眼了。

可不是。

水梦点点头,除些村里长短,也是她们唯一的乐趣了:当她一个月未来月信时,就该注意了。

正在吃馒头的夏青缓缓放下了馒头,听着水梦和廖嬷嬷的话,突然说了句:我的月信也二个月没来了。

水梦和廖嬷嬷齐齐看向她,愣了半响,异口同声:什么?下一刻,廖嬷嬷蹭的站了起来,激动的往外跑去:我去找大夫。

少夫人,您方才是说,你有二个月没来月信了?水梦兴奋的看着夏青。

夏青点点头,很是平静的问:会是怀孕了吗?水梦点点头:很有可能的,不,不,一定是的。

夏青一手摸上了小腹半响,继续吃着手中的馒头。

一定是老夫人在天上保佑着您呢。

水梦踱着步,满脸的开心,随即又说:现在,咱们也终于有理由回应府了。

下一刻,水梦突然跪在地上朝天拜着:老夫人,您一定要保佑少夫人降下麟儿啊。

正吃着包子的夏青看着水梦的动作说道:是不是有孕还不知道呢。

此时,廖嬷嬷已经带着晕头转向的大夫走了进来,二话不说,就把大夫推到了夏青面前,声音难掩激动:大夫,请快给我们家少夫人把把脉吧。

大夫颇为无奈的说:见过激动的,但也没见过像你们这样夸张的。

说着摇摇头,认真把起夏青的脉来。

一盏茶的时间后,大夫说道:确实已经有二个月的身孕了,你们放心吧,母子均很好。

老天保佑啊,老夫人保佑啊。

廖嬷嬷与水梦已经激动的不能自己了。

大夫看了再次摇摇头,再看向眼前的孕妇,神情平静看不出是喜是乐,反倒是一脸若有所思,便道:少夫人的身子骨很健好,无需多担心。

谢谢大夫。

夏青笑笑。

大夫一走,廖嬷嬷与水梦看着夏青的目光都是闪闪发亮的,这倒让夏青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就听得水梦说:少夫人,奴婢这就去收拾行礼回应家。

对,对。

廖嬷嬷点点头,兴奋的看着夏青说:少夫人,您有喜了,这正是回应家的大好机会啊。

这一次,您一定要留住公子的心。

夏青吃下最后一口馒头和咸菜,看着兴奋的二人笑了笑。

只有一天的路程,因此夏青三人回应家,并没有事先告知应府。

当她们进入应府,毕竟是自己的家,因此了不需要家丁通报,所以,正在前厅里手挽着方婉儿有说有笑的应母看到夏青时,整个脸都绿了。

你来干嘛?不是让你在祖宅守孝吗?一看到夏青的脸,应母的气不打一处来,本来好好的心情,全都被破坏了。

廖嬷嬷赶紧上前一步施礼:夫人,恭喜了,少夫人有孕了,而且已经二个月呢。

什么?这一句话,方婉儿与应母异口同声,而且皆以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夏青。

夏青也很平静的回视着二人,自然也没忽略掉刚进厅时,二人亲昵的模样。

这,这怎么可能呢?应母一手指着夏青,再指着她的肚子,这方婉儿也是摇摇头,不信的问道:你,你开玩笑吧?就只是那么一次,哪会这般巧啊?大夫说已经二个月了。

水梦在边上肯定的说:再说,少夫人的月信也有二个月未来了,夫人若是不信,大可以再让大夫来诊下脉啊。

荒唐,荒唐应母沉着脸看着夏青:辟方是多么优秀的孩子,你又算什么东西?怎么能怀上辟方的孩子呢?夏青从一进门,就在打量着周围,上次在应家,她看的也是偏厅,也没有好好看过这个大前门内的正堂,发现大户人家的大堂还分得挺细的,听到应母这般说,便奇怪的看着应母:是应公子让我怀上的。

你?应母脸色更青了。

不可能。

方婉儿气道:辟方答应过我,他的孩子只能从我肚子里生下来。

他不可能让你怀上她的孩子的。

夏青轻哦了声,转身对着廖嬷嬷说道:嬷嬷,我饿了呢。

你去灶房帮我拿点东西吃吧。

好的。

廖嬷嬷本来担心少夫人会受气,可看到现在这样子,感觉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便欢天喜地的去灶房了,不想被应母制止:慢着,你们怎么可以在这里随意走动?你们早就被赶出了应家。

娘?夏青轻唤了应夫人声。

谁是你娘?应夫人厉声道。

应大娘?夏青奇怪的看着她。

你?应夫人气得双手颤抖,不许叫我,什么都不许,听到你的声音,我就觉得想吐。

夏青轻轻叹了口气,对着谬嬷嬷说:嬷嬷,去把我们带来的干粮拿来吧。

廖嬷嬷点点头,生着闷气出去了。

夏青看了看四周:应公子呢?你找她做什么?方婉儿一脸戒备的看着她。

不过自从夏青三人一进应府,就已经有人去通报应辟方了,此刻,他已经一脚迈进了大堂,看到夏青时,脸色也沉了下来:你怎么回来了?修长伟岸,翩翩而立,温文尔雅,这些词应该就是拿出来形容应辟方的,只不过,他沉着的脸偏于冷峻,目光也多了点冷漠,除了这些,夏青觉得这张脸确实挺好看的。

水梦一看到应辟方看少夫人的眼神,这心里就跟一只碗掉在了地上似的,又见少夫人望着应辟方,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看着,心里更是担忧,忙轻扯了扯她的袖子。

应辟方神情更为厌烦了:你不在乡下守孝,来这里做什么?他早就已经忘了生命中还出现过这样的女人,没想她又突然出现。

我怀了你的孩子。

夏青淡淡的道:已经二个月了。

什么?应辟方一脸可笑的看着她,仿佛夏青说了多么好笑的笑话似的,好半响,他冷冷一句:打掉他。

听到儿子这么说,应母是松了口气。

方婉儿则是冷笑,像这样的女人,能和辟方有露水姻缘已是她休了八辈子的福气,还妄想生下他的孩子?简直就是痴心妄想,拿孩子来唤回辟方的心,更是痴心妄想,她不看看她自己是什么样的低下的身份。

《若为高嫁》第9章

方婉儿则是冷笑,像这样的女人,能和辟方有露水姻缘已是她休了八辈子的福气,还妄想生下他的孩子?简直就是痴心妄想,拿孩子来唤回辟方的心,更是痴心妄想,她不看看她自己是什么样的低下的身份。

---------------------------拿了干粮进来的廖嬷嬷手中的干粮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匆匆走到了应辟方面前:公,公子,您在说什么糊话呢?看到廖嬷嬷,应辟方倒并不显得冷漠:廖嬷嬷。

显然在他心中也是颇为尊敬这位带他长大的嬷嬷的。

公子啊,少夫人怀的可是您的子嗣,您怎么能说这样的胡话来?廖嬷嬷气道。

我只是答应了奶奶,不休她并且要是不能喜欢她,也会让她衣食无忧,但孩子应辟方看向夏青,见夏青也望着他,目光平淡,不怒不悲,死板而毫无朝气,应辟方拧拧眉别开了脸:就算她生下孩子,我也不会认他,还不如别生下来。

这万万使不得啊。

廖嬷嬷急了:虎毒不食子,您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嬷嬷,这事你别管。

应辟方再次看向夏青,冷冷道:把孩子打掉吧,乡下的祖屋你可以住一辈子,吃的用的都不会亏待你。

夏青则是看了应辟方一眼,便转身走到廖嬷嬷掉下干粮的地方,蹲下身将干粮捡起来,吹了吹灰尘才回到应辟方面前,抬头看着他,摇摇头:不打。

这二个字,让所有人的眼晴都瞪大看着她,方婉儿是愤怒,应母是可笑,廖嬷嬷与水梦则是惊喜,应辟方沉着脸。

听着夏青又说:打了孩子会伤了我的身子。

见应辟方的眼神显得阴沉了,夏青又道:再说,你既然不要孩子,那天晚上就不该这般对我。

你说什么?应辟方的脸色铁青了。

夏青想了想又说:你又不能休我,我就不能再嫁,养儿防老,这孩子我不打掉。

你想再嫁?应辟方眯起了眼。

夏青点点头,很是坦然的说:你若休了我,我再嫁也是理所当然的。

应辟方自然知道这乡下女子心里没有他,但这样的无视不知为什么让他心里怒气翻腾,打心底,他是厌烦这个女人的,如果不是她,他便能与自己心爱的女人结成良缘,多看到这个女人一次,心里就不爽,但更不爽的却是这个女人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

一旁的水梦急忙给了个夏青一个眼神,她真没想到少夫人讲话会这样的大胆,这样会惹怒应家人的。

果然,应母陡高的声音响起,一脸指责的看着夏青:你还想着嫁人?你已经嫁给了我儿子,你要不要脸啊?你,你你性子竟然这般银荡,果然父母死得早,就是没教养。

夏青望着应母,平静却是奇怪的问:既然我已经嫁给了你儿子,那为什么这个女人说,夏青指向方婉儿:应公子的孩子只能从她的肚子里生下来?为什么你说我们早就被赶出应家了?为什么要打掉你自己的孩子?最后一句话,夏青是反问应辟方的。

一堂的哑口无言。

夏青叹了口气,对着应母说道:你不让我叫你娘,也不让叫别的,那我以后只好叫你喂’了,我怀了应公子的孩子,以后很多事不能做,每个月20两银子不够,就给个50两吧。

你,你,你再说一次。

应母瞪大眼,气得几乎要晕过去。

夏青这会是看向应辟方:你是觉得我配不上你吗?没等应辟方说什么,方婉儿一步迈在了应辟方面前,怒声说:不错,你看看你自己,哪点配得上辟方?不管配还是不配,我和他已经成亲了,我方才只是说说休了我便会再嫁,应公子母亲就说我银荡,那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现在这样子何止是银荡啊。

夏青再度叹了口气,推开了脸色红白交加,羞愤不已的方婉儿,迎上了应辟方冷峻,又冷漠的面庞。

辟方?方婉儿泫然若泣的看着应辟方,紧咬着下唇,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受这般的奇耻大辱,以她的家世,才学,随便说哪点都足以让夏青这个贱女人自行惭愧,可现在竟然要受她的污辱若不是因为爱身边的男人,她真的就想这么离开算了。

应辟方的神情显得有些不悦,夏青对母亲说的话也让他颇为反感,又这般羞辱婉儿,这个女人,女子该有的德操全没有,竟然还这般直愣愣的看着他,应辟方道:我对你已仁至义尽,不休你,只因答应过奶奶,若你要肆意生下这孩子,这孩子与我应辟方没有任何关系,应家所有的财产也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你可同意?哦。

夏青轻哦了声。

应辟方眉拧得更深:每个月50两银子,你可以按时差人来拿,不会亏待你。

哦。

没事就不要到这边来。

哦。

孩子生下来了,也不用来报,过你们自己的日子。

哦。

应辟方身形一僵,好半响又道:我与婉儿认识五年,真心相爱,我也已向方家下聘,奶奶的丧期虽过,但孝期未满,所以暂时婉儿是以妾氏的身份进门,待孝期一过,便会正聘过门,希望到时你安份守已,不要大闹。

那是你的事呀。

夏青淡淡道:这个月的50两能现在给我吗?那是他的事,也就是与她无关?应辟方的脸色很僵,但看着夏青望着他的眼神,虽然平静,也是泄露了几许的期待,显然对这五十两,她是极为在意的,有那么瞬间,他有种堵气的不想给她,可毕竟他不会与一介女子计较,也只能僵着手伸到怀里取出了钱袋丢到她手中:这里是二百两,接下来三个月,你不用来了。

哦。

夏青打开钱袋看了看,细心的数了下,才打好结绳,小心的放进怀里。

应辟方才稍微松开的眉又紧拧了起来,看得这般仔细,难道她以为他会少她的钱?我们走吧。

夏青转身看着廖嬷嬷与水梦二人。

二人皆一怔,她们回到应家的目的,是希望少夫人能想办法留在应家的,为什么现在觉得少夫人其实只是来拿钱而已呢?不过,想到方才发生的事,知道要留在应家也是不可能了,应家少主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没强硬的要打掉孩子已是万幸,二人在心里沮丧的叹了口气。

嫂嫂夏青刚要出大门,一稚气带着开心的声音在后面喊出,转身,就见到小辟临朝她跑来。

见到这个粉装玉琢的孩子,夏青不禁也一笑,直到他冲跑进她怀里,把他抱了起来,夏青微讶,与上次相比,小辟临明显轻了很多,而且脸颊也不像是第一次见到那样胖嘟嘟的。

嫂嫂,我和娘亲都好想你啊。

小辟临眼晴亮亮的,虽然瘦了些,看起来精神真不错。

我也想你们。

夏青笑说。

此时,廖嬷嬷忙走过来要抱走小辟临:少夫人,您现在有孕在身,怎么能一下子抱起二公子呢?累着了怎么办?我要嫂嫂抱。

见老嬷嬷要来抱走他,小辟临双手更是圈紧了夏青的脖子。

直到他母亲陆姨娘的声音响起:临儿快下来,你嫂嫂肚子里有小弟弟了,你这样会伤到小弟弟的。

小辟临眨眨眼,赶紧下来,蝌蚪般可爱的眼晴直好奇的盯着夏青的肚子。

二娘?夏青朝陆氏打了个招呼,陆氏的气色似乎并不好,略带苍白,温和的脸上也颇有些倦意。

陆氏微微一笑,走过去握过了夏青的手,温和的问道:这几个月过得好吗?夏青点点头:挺好的,可您和辟临都瘦了。

陆氏看向儿子,看着儿子原本粉嘟嘟的小脸瘦得变成了尖下巴,苦笑了下。

夏青没说什么,只是将干粮的小包裹都放在了陆氏的手中,说:这里面是我晒的一些野味干肉,可以给辟临吃。

这,这怎么不可以?不用的。

陆氏忙推还,面色极为不自然:临儿并不缺吃的。

只是一些干肉,平常可以给小辟临咬着解馋。

夏青低头看向小辟临:是不是?小辟临眼晴一亮,拼命点点头。

这谢谢。

陆氏不知道该说什么,论年纪,眼前的女子小她近六年,论穿着,单就自己这身上的一套比起她的好了不知道多少,可她却二次对她施以了恩惠。

夏青笑笑:我走了。

陆氏轻点了点头,不想这时小辟临突然抓住夏青的袖子,稚声问道:嫂嫂,你能带我和娘亲一起离开这里吗?临儿?见儿子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陆氏语气微责:不得乱说话。

见母亲微诉,小辟临也就不敢再说什么,只得嘟着嘴巴委屈的站着。

怎么?我们应家亏待你们了?应母的声音突然想起,就见她与方婉儿还有应辟方从正堂走了出来,方婉儿挽着应母的左臂,应辟方则是站在右侧,端的一副一家人的模样。

一见到应母,应辟临小身子就躲到了夏青的身后,一脸害怕的看着她。

姐姐。

陆氏忙朝着应母施了一礼。

应母一声冷哼,目光略过陆氏与夏青,最终停在小辟临那张与她儿子极为相似的脸上,好不容易平下的怒火又冒了出来,冲着陆氏锐声道:瞧你教的好儿子,不知道的外人还以为我这当家主母虐待你们了呢。

陆氏忙讨好的笑笑:临儿还小,还请姐姐不要怪罪他。

给我。

应母看着陆氏怀中的干粮包。

陆氏不明所以,但听她这么说,也只得递了上去,应母的贴身嬷嬷方氏已接过并且打开了包裹。

应母看到里面的一些肉干,又看了一直望着她的夏青一眼,冷冷一笑,一甩手就将那些肉干都撒在了地上,冷声道:来路不明的东西,以后要是谁敢收就打断谁的腿。

说着,眼底闪过一丝快意。

一旁的应辟方见到母亲的行为,觉得不妥,但毕竟是母亲也不好说什么,看向夏青,见她的脸依然是那种安静沉默的样子,心里不禁想: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这张脸露出惊慌的样子来?不过,这又与他何干?方婉儿神情跟应母一样,脸上有着一丝痛快。

哇’的一声,躲在夏青身后的小辟临突然大哭起来,陆氏忙过去抱起自己的儿子轻哄着,眼圈不禁也有些泛红。

《若为高嫁》小说的主角是夏青应辟方已经完结,《若为高嫁》小说精彩章节已经揭秘,想要看完整版的小说请记得关注!

若为高嫁

若为高嫁

作者:吕高状态:已完结

夏青应辟方小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吕高完本,这里推荐若为高嫁夏青应辟方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是吕高最新完结的经商种田小说,夏青应辟方小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吕高完本无弹窗最新目录。新婚第一天,她就被夫家赶往乡下住。半年后,那个仅见过一次面的男人,她的丈夫终于迎娶了他的真爱过门。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