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秦瑟谢桁小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巫山不是云完本

时间:2020-01-11 18:02:05福缘农妻相公命犯桃花作者:巫山不是云

秦瑟谢桁小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巫山不是云完本,这里推荐福缘农妻相公命犯桃花秦瑟谢桁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是巫山不是云最新完结的经商种田小说,秦瑟谢桁小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巫山不是云完本无弹窗最新目录。一代玄门大师秦瑟穿越成了人人喊打的农家小媳妇。清高、自傲,十指不沾阳***,村里人都不喜欢她?没关系,风水

《福缘农妻相公命犯桃花》秦瑟谢桁免费试读

《福缘农妻相公命犯桃花》第6章趋利避害

村民们看到这一幕惊呆了,看了看王屠夫,又错愕地看了看秦瑟。

要是他们没记错,方才秦瑟还说让王屠夫小心血光之灾是吧?

这,这算是血光之灾吗?

秦瑟看到这一幕完全不意外,王屠夫眉目藏奸,印堂发黑,出意外是迟早的事,这也算是他胡搅蛮缠的报应。

秦瑟淡定地收回目光,转过头就见谢桁盯着她看。

一双黑漆漆的眸子,莫名有一种洞穿人心的力量。

秦瑟心里一沉,忽然有点诡异的感觉,她还是头一次在一个人的目光中,升起了一丝紧张之感,旋即她很快反应过来,朝谢桁歪头一笑,撒娇道:夫君,我们先回去吧,这里怪吓人的。

谢桁:

荷花村的村民:

秦瑟刚才叫谢桁什么?

夫君?

他们听错了吧?

秦瑟一向嫌弃这门婚事,荷花村里的人就没有不知道的,别说是这么亲热的叫夫君,就是唤谢桁的名字,她好像都嫌脏了嘴似的,从来没喊过,最多喂喂喂,颐指气使般的模样。

今天难不成掉了一次水,脑子里真的进水了吗?

谢桁同样很惊奇,这一惊就把刚才秦瑟说王屠夫的事给抛诸到了脑后,他像是看怪物似的看了秦瑟半晌,哑声:哦,回去。

然后有点呆愣地带着秦瑟往家门走。

秦瑟见谢桁没追究刚才的事,松了一口气,笑嘻嘻地跟着谢桁进了家门,看到秦瑟那跟小XF似的,跟在谢桁屁股后面的模样,村民们更觉得惊愕,不由得齐齐望天:今天天上没有下红雨啊

谢桁家外。

王屠夫从地上坐起来,看着自己的胳膊疼得龇牙咧嘴,心想秦瑟那丫头撞邪了吗?这都能被她说中!

难不成,那丫头真的撞邪了?

王屠夫心里一颤,愈发觉得秦瑟是鬼上身了,他顾不上去再去找秦瑟算账,手脚并用地爬起来跑了.

与此同时,曹老板着急忙慌地赶回了家中。

熟料他一开门,进了母亲住的房间,就看到母亲倒在桌边,额角似乎磕到了桌角,鲜血不断地往外流,人已经倒在地上昏迷了。

娘!

曹老板惊得丢开了手里的东西,飞快跑过去将老娘抱在怀里,就往城里的医馆跑。

到了医馆,大夫说他送去的及时,血流不多,保住了命,再晚一会儿就真的晚了,曹老板蓦地想起秦瑟走之前说得话。

曹老板靠在医馆的墙壁旁,脑子里一直在回想着秦瑟那张脸,呐呐地道:那姑娘是不是知道我娘会出事?

他满心疑惑,要说秦瑟不知道这些,只是巧合,那未免太过巧合了。

曹老板早已娶妻,一直带着XF和寡母居住,这几日正好丈母娘生病,XF带着孩子回了娘家,而他母亲一直身体健朗,独自生活都没问题,今天怎么好端端摔倒了?

曹老板看着气息逐渐稳定的母亲,心想:那一定是个小神仙!.

谢桁带着秦瑟回到家之后,就先拿了两个买来的包子,塞给秦瑟让他吃一点,而他拎着个背篓俨然打算出门的样子。

秦瑟握住俩包子,不由地问:你现在要出去?

嗯,我山上摘些菌子回来,明早拿去市集上卖。

谢桁紧了紧身上的背篓,再不想办法挣点钱,秦瑟就得跟着饿肚子了。

秦瑟忙道:可你今天还没吃什么东西,天色又晚了,非得现在去吗?

谢桁听见她关心之语,眉色沉了沉:再不去,我们明天都得喝西北风。

不会的。

秦瑟断然道:你信我一次,等会儿就会有人给咱们送钱来了。

送钱?

谢桁看着白日做梦的秦瑟,就见秦瑟一脸坚定,不知为何他脑海里立即回想起秦瑟在面对曹老板和王屠夫时的模样,好像一切尽在掌握。

他眯了眯眼睛,秦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在瞒着我?

秦瑟眨眨眼,故作不解,什么?我哪有事瞒着你?

你很不对。

谢桁摇摇头,想说些什么,最终却只蹦出来四个字。

眼前的秦瑟很不对劲,与他记忆中的秦瑟,完全像是两个人。

如果不是他亲自把秦瑟从河里救出来的,他真要以为秦瑟在河里时被人掉了包,换了个同样模样的另外一个人。

又或者是鬼上身了。

但瞥见秦瑟脚边的影子,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再说大半天的,哪有鬼能够出来的?

可不管怎么说,眼前的秦瑟着着实实像是变了个人。

明明外貌一样,性格却完全不同,虽偶尔装着懵懵的,但在面对对她有威胁的人的气场,绝对不是原本的秦瑟可以拥有的。

我哪有什么不对?见谢桁这么说,秦瑟瘪瘪嘴,不就是被人推下河,摔了一跤,想通了很多事嘛。

谢桁盯着她。

秦瑟委屈地继续道: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嫌弃我,只有你们对我好,他们还想杀我,我要是再和以前一样,哪里还能活得下去?趋利避害,我也该变些了,你说是吧?

谢桁不语,但眼里透着明显的不相信。

这话只能糊弄糊弄鬼了。

但瞧着秦瑟不愿意说实话,谢桁拽了拽身上的背篓,什么都没再问,转身往外走。

不管秦瑟变成什么样,她都是秦瑟。

谢桁要做的就是保护她。

其他都跟他无关。

瞥见谢桁就这么不问了,秦瑟觉得更古怪,总觉得谢家和原身间不像是单单的所谓恩情的关系。

她蹙了一下眉,来不及多想,便上前扣住了谢桁的胳膊。

谢桁立时回头看她。

秦瑟正色道:你现在不能出去,天色渐晚,外头不安全。

你以前想吃山参时,从没这样说过。

谢桁忽然凉凉地道。

秦瑟:

想起谢父的死,秦瑟颇为愧疚,毕竟是这身子造下的孽,她诚恳地道:这件事,你能原谅我也好,不原谅也罢,是我的错,我认,但你不能为此拿自己的性命跟我较劲。

今天就别出去了,你信我一回,再晚些会有人上门送钱的。

秦瑟闪着大眼睛,尽量让自己的神情越是诚恳越好。

难得瞧见秦瑟一本正经的认错,谢桁有些恍惚,谢父死的时候,他不是没冲秦瑟发过火,但秦瑟当时是什么反应?

一副绝不认为自己有错的模样,还说又不是她让谢父从山崖上摔下去的,跟她有什么关系。

但今日她却果断认错,并且诚恳之色,完全不像是作假或者敷衍。

谢桁握紧身上的背篓绳子,第一次对这样的秦瑟,有点手足无措。

《福缘农妻相公命犯桃花》第7章小夫人

谢桁就那么站着,秦瑟就那么拽着他的胳膊,四目相对。

片刻,谢桁先转移了目光,望着她白嫩的手指,道:你放开我,我不去就是了。

闻言,秦瑟想谢桁不是个出尔反尔的人,便乖巧地放开了手,然后冲谢桁萌萌地一笑,像是有意讨好。

谢桁抿了抿唇,放下身上的背篓,闷闷地丢下一句:我去给你做饭。

便钻进了厨房里。

我来帮你吧。

秦瑟立即拎着俩包子,跟了上去。

看到她兴冲冲的样子,谢桁很不想表现出自己的嫌弃,但还是忍不住道:你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能帮我什么?出去呆着,回头又该嫌这里闷。

不会的!秦瑟笑嘻嘻地道:其实我会做饭,但我只是懒得动!你想做什么,我可以帮你打下手!

你会做饭?谢桁满脸的不相信。

秦瑟大约只会吃!

以前从没见过她的手沾过水,就连衣物,都是谢桁帮着洗。

说她会做饭,还不如说母猪会上树,来得更会让谢桁相信。

瞥见谢桁一脸的鄙视,秦瑟撸了撸袖子,打算为自己证明,一把推开了谢桁,你起开,我做给你看,让你看看我会不会做饭!

秦瑟说着就抓起粟米,去淘米准备蒸饭,动作熟练确实不像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

谢桁在一旁不动声色地看着,想看看秦瑟到底还会什么,他动了动有些酸涩的右腿,靠在门框旁。

瞥见他那小动作,秦瑟心想,谢桁是真的能忍。

谢桁也才十七八岁的样子,明明还是个少年郎,却炼成了一副隐忍的性子,右腿明明早就不舒服了,还在一直硬撑,就这样还想去山里?

要不是她刚才看到谢桁走向灶台的时候,右腿有明显的迟缓,她都要被这小屁孩蒙过去了。

别说是伤了骨头的腿,就是随意扭伤一下,这么高强度的动来动去,也会加剧伤势。

不知道谢桁的右腿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

秦瑟琢磨着得想个办法,检查一下谢桁右腿的伤势。

她飞快地将米饭蒸上,见谢桁还在那站着,她推了谢桁一把,站着干什么?虽说我做饭,但你也不能白吃,去坐那帮我生火。

谢桁被她推着走到灶口前的小凳子旁坐下,抬头看到秦瑟去摘青菜了,他顿了一下,便拿起火硝开始生火。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秦瑟今天似乎格外照顾他。

瞥了一眼自己的右腿,谢桁握紧了手里的烧火棍.

秦瑟当初在玄门时很少吃饭,但因为有个比她更懒的师父,她倒是学了一手好厨艺,什么菜系都会做一点,不说有多精细起码可以入口。

但他们家现在没钱,买来的都是一些糙糙烂烂的青菜梆子,秦瑟再好的厨艺,也烧不出花来,只能按部就班地炒了一碟子青菜,还好家里有些许粗盐,不至于没有味道。

见秦瑟当真熟练地炒好了一碗青菜,谢桁心里的怪异感觉更强烈了。

但瞧见秦瑟看着那一碗青菜,颇有些嫌弃的样子,谢桁又觉得,果然还是那个大小姐。

对农家人来说,平常有一碟子青菜吃,就已经很好了,也只有高门大户养出来的娇小姐才这么嫌弃。

谢桁默了一瞬,起身去到腌菜缸子边,打开盖子,从里面取了一些咸菜出来,这是秋日时他腌好的,偶尔家里没菜便就着饭吃一点,到现在没剩下多少了。

不过配上秦瑟那一碗青菜,好歹看着没那么凄凉。

秦瑟觉得顺眼不少,将两个包子分给了谢桁一个,又把米粥盛好,放在谢桁面前。

看到秦瑟忙进忙出完全不见之前娇气的样子,谢桁更是沉默。

好啦!可以开饭了!把碗筷放好,秦瑟一拍手,今天她就吃了半个红薯,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虽然菜有些少,但也比没有的强。

秦瑟坐在谢桁对面的位置,便拿起包子,吭哧咬了一口,吃得很香,全无嫌弃之色。

谢桁默默地看她片刻,移开目光,咬了一口自己的包子,眉头微微皱起来,包子还是之前的包子,味道并没有变得多好,而且还是隔夜的,偏偏秦瑟吃得香,好像吃得不是个简简单单的包子,是什么美味珍肴一般。

谢桁余光瞥见她那模样,渐渐地都觉得嘴里的包子味道越来越好

就在两个人难得和谐地坐在一起吃饭时,谢桁家的院门忽然被人敲响。

谢桁咀嚼的动作一顿,这么晚会是谁来了?

他莫名想起秦瑟说会有人送钱一事,便朝秦瑟看过去。

就见秦瑟双眼一亮,已经站起身,丢下一句我去开门,便朝门口走了过去。

一打开门,是个熟脸。

曹老板。

小夫人!曹老板手里拎着瓜果和一些肉粮,瞧见开门的是秦瑟,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秦瑟:

小夫人是什么鬼?

秦瑟哭笑不得,故作不知地问道:曹老板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有事吗?

有有有!我有事找你!曹老板忙不迭地疯狂点头。

谢桁听到是曹老板过来了,便起身一瘸一拐地走过来,朝曹老板微微躬身,曹大哥不妨先进来坐下聊。

曹老板欸了一声,知道谢桁的腿脚不好,便拎着东西跟他们夫妻俩一块走进来。

但进来后,瞥见桌上的饭菜,曹老板心下叹息。

他把带来的瓜果和肉、粮,放在桌上,冲秦瑟和谢桁深深一福身,我今天来是想感谢小夫人和谢兄弟你们俩的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谢桁不解,曹大哥为何这样说?

之前在镇子上,小夫人不是与我说了一句,让我回家看看吗?曹老板把家里的事叙述了一遍,我一回家,便看到母亲摔倒在地,正好救了起来,连大夫都说,稍晚一些送过去,我娘的命就保不住,这可不是救命之恩吗?

谢桁蓦然朝秦瑟看过去。

先有个王屠夫自己把自己砍了,后面又来了个曹老板这么说,这还能是巧合?

秦瑟朝谢桁眨眨眼,没有解释,而是朝曹老板温笑道:曹老板言重了,或许我只是随口一说,也未可知。

不不不!曹老板立即否认,我觉得小夫人你就是小神仙在世!您一定是看出来什么,才会那么说,不然哪有这么凑巧的事?

《福缘农妻相公命犯桃花》第8章今年多烟雨

曹老板说着,把瓜果和肉、粮往他们俩面前推了推,这些都是我带过来的谢礼,不成敬意,小夫人和谢兄弟你们可一定要收下!

谢桁蹙了蹙眉,看着那一桌子的粮食,想起秦瑟说的今晚会有人来送钱,心里有点恍然。

秦瑟早就觉得嘴里淡出个鸟来,自然想收下,便道:既然是曹大哥相送,那我就不客气了。

多谢曹大哥的美意,那我再送曹大哥一句话吧,今年多烟雨,曹大哥有能力不妨多存点粮,以备不时之需。

谢桁瞥着秦瑟挑了挑眉,暗暗琢磨秦瑟的话。

今年多烟雨

他抬头看了看略有些昏沉的天色。

这是何意曹老板没听懂,便想再问仔细一些。

秦瑟却微微摇头,一副不可说的模样。

曹老板挠挠头,道:我记下了,小夫人的话,我定然铭记在心!对了,其实我今日来,还想请小夫人帮个忙。

什么忙,曹大哥不妨直说。

秦瑟看着那一桌的好吃的,笑得很是和蔼可亲。

曹老板道:是这样的,我想请小夫人帮我给我娘占一卦。

你是怕令堂还有不测?秦瑟一下子了然。

曹老板点点头。

他爹去世的早,他是老娘一手带大的,自然无比关心老娘。

秦瑟心想孝心倒是不错,便笑道:此一劫过去,可保十年无虞,不必担心,也不必再卜卦了。

卦不是随便算的,命越算越薄,薄命的人越算越不好。

曹老板听得前半句已然松了一口气,听完之后,便朝秦瑟抱了抱拳,道:多谢小夫人,我记下了,多谢多谢!

来谢家的心愿已了,曹老板便要回去照顾自己的老娘,谢桁本想留他吃晚饭的,但见他是要回去照顾病母,便送曹老板走了出去。

待他再回来时,便看到秦瑟已经把肉拿出来,割了一小块去洗,打算补一个青菜炒肉开开荤。

不仅如此,秦瑟还在菜袋子里,发现了二两银子。

大约是曹老板给的谢礼,怕谢桁不肯接受,才放进了菜里。

寻常四口农家一年的收成不过二两,这可是一份重礼。

秦瑟笑嘻嘻地把钱塞进谢桁的手里道:我就说了吧,今晚会有人来送钱的。

谢桁捏着二两银子,微微蹙眉。

瞥见秦瑟重新进了灶屋,打算烧菜,谢桁忽然重重地喊道:秦瑟。

这还是秦瑟穿过来后,谢桁第一次连名带姓地叫她。

秦瑟一顿,转过头,笑吟吟地望着谢桁,怎么了?

你到底是谁?谢桁沉声,目光微凉,为何会这些把戏?

我就是我,还能是谁?秦瑟勾唇。

谢桁皱眉,不是!秦瑟不会这些。

谁说我不会?就因为我以前不经常说话?秦瑟挑眉。

谢桁沉着脸,目光灼灼逼人,仿佛在审视某一件物品。

秦瑟倒也不惧,任由他打量,笑意不减,你知道我以前为什么不常说话吗?那是因为,我铁口直断,一旦开口说些什么,就会成真的。

不说,不是因为我不会说。

谢桁眼里依旧透着不信。

秦瑟也没指望他信,一边生火,一边继续道:我秦家好歹官至过四品侍郎,藏书万千,三岁起,我就读过《玉匣记》、《万全增补》、《藏经》、《易经》,要懂这些并不难。

语毕,她抬起头来,朝谢桁招了招手,过来烧锅啊,我要炒菜啦!

见她一大长串说完后,模样跟平时一样,不见丝毫心虚或忐忑,谢桁第一次有点琢磨不透她所思所想,顿了一下,在秦瑟注视的目光下走过去,坐在了灶台前,继续烧火。

秦瑟便笑嘻嘻地去炒菜,再也没提起刚才谢桁的质问,好像他从来不曾质疑过。

谢桁只觉得自己这一番问话,就像是一拳打到了棉花上,毫无用处,被秦瑟四两拨千斤地甩了过去。

秦家是文官清流,要说有各种藏书自然说得过去。

但他为何之前从没听秦瑟说起过?

谢桁抬起头,看着秦瑟面部出了一层薄汗,在灶台前忙来忙去,眉头再次皱起来。

在谢桁家飘出肉香的时候,一名肥头大耳的妇人,顺着墙根溜了进来。

哟,桁哥儿家里这是吃什么呢,那么香?

秦瑟炒菜的动作一顿,与谢桁一道朝外看了过去。

就见那虎背熊腰的妇人站在灶房门口,跟半扇门似的,一双倒三角眼盯着秦瑟面前的锅滴溜溜的转,口水都差点流了下来。

秦瑟几不可见地蹙了蹙眉,脑海里浮现出些许片段来。

她认识这妇人,是谢桁小叔的XF,王金桂,一向好吃懒做的,以前没分家的时候,总喜欢从秦瑟碗里抢食,因为秦瑟吃得都是好东西,寻常农家没见过。

原身看不起王金桂那乞丐模样,一旦她过来抢,原身便像是打发叫花子似的,将东西扔给她,懒得与她挣。

王金桂吃了好东西,又嫌弃原身态度不好,看不起原身的施舍。

是而,她和原身的关系并不好。

但凡王金桂见了秦瑟,便忍不住冷嘲热讽,这一点分家后也没改变,她日常习惯就是,每日到谢桁家溜达一圈,指桑骂槐地骂秦瑟一顿,然后跟一只斗胜的公鸡似的,仰着头兴高采烈地回去。

不用说,今天她肯定是知道谢陈氏在这吃了气,又过来寻秦瑟的麻烦,恰好撞上他们开荤。

哪怕如今是盛世,农家人也不时常开荤,逢年过节能吃上一顿荤腥,便是很好的了。

瞧着秦瑟锅里的肉,王金桂吞咽了一下口水。

自打分家过后,没了抢秦瑟口粮的机会,她有好一段时间不曾吃上油荤了,尤其是这样的五花肉块,看着就让人馋得慌。

婶子怎么过来了?谢桁淡声。

这不是听说王屠夫今天找了你们俩晦气,婶子就过来看看吗?王金桂一边说,一边凑到灶台边,伸手就要捏里面的肉块。

秦瑟反手一铁勺打在了王金桂的手背上。

王金桂吃痛的收回手,怒瞪着秦瑟,小贱蹄子,你敢打我?

不问自取,视为偷,视为抢。

秦瑟淡笑,我打小贼,如何不敢?

《福缘农妻相公命犯桃花》第9章王金桂

小贱人,我可是桁哥儿的婶子!就算吃他一口粮,他都没说什么,你一个小贱蹄子管得着吗?

我是谢桁的妻子,是这家的女主人,我如何管不了了?秦瑟伸手取下一旁的抹布,擦了擦铁勺方才打了王金桂手的那一面,就算你是婶子,也没有说抢就抢的道理。

你个小贱瞧见秦瑟那嫌弃的举动,王金桂掐着腰,一口黄牙喷出臭气。

婶子。

未等她再骂上一句,谢桁就开了口,多谢婶子记挂,来看我和瑟瑟,如今我和瑟瑟一切都好,不劳婶子费心,就不送了。

他语气淡淡,进退有礼,但王金桂到嘴边的话,硬是被他噎了回去。

王金桂面上火辣辣的,不知道为什么,她一向还挺怕这个侄子的,见他撵客,知道他是在维护秦瑟,她抿了抿嘴,到底没再说出什么难听话来。

那什么,桁哥儿婶子这次来是有事想请你帮个忙。

王金桂搓着手,皮笑肉不笑地道。

谢桁淡声:婶子要我们帮什么忙?

这不是家里没粮了吗?都揭不开锅了,你知道的,你还有个小表弟小表妹,如今都正在长身体,这苦了大人也不能苦了孩子,我就想来跟你们借些粮食。

王金桂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目光始终不离开秦瑟那一锅的肉,她还瞧见了旁边的桌上,还一块生肉。

说什么借粮,都是借口,明显是冲着荤腥来的。

谢桁还没说话,秦瑟便抢先道:借粮?那真是不好意思了婶子,我们家这点粮食还是问镇子上曹老板借的,自家都揭不开锅了,实在是帮不了你。

你浑说!你这明明那么多粮食,还有这么一大块肉!王金桂盯着那些东西两眼发光,瞪着秦瑟,阴阳怪气地道:我看你就是心肠歹毒,诚心想饿死我们一家是不?秦瑟,你也太不是东西了!我们可是你的长辈,你这么不孝尊长,就不怕我到县老爷那告你吗?

自古以来也没有侄子供养分家婶子的道理。

婶子愿意去告就告吧,总之这粮食借不了。

秦瑟凉凉地说完,将锅里的菜盛了出来,用另外一只碗一扣倒盖住,看都不给王金桂看。

王金桂气得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她怒气腾腾地朝谢桁道:桁哥儿,你就这么纵容这贱丫头,欺负你的亲长吗?

这是家里内务,男主外女主内,应由瑟瑟说了算。

谢桁瞥了秦瑟一眼,淡淡地道,却是完全站在秦瑟这边。

秦瑟不由朝谢桁笑了笑。

王金桂看到他们在自己眼前,还眉来眼去,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气的咬牙:就算侄子没有奉养分家婶子的道理,那婆母呢?她可是桁哥儿你的祖母,你忍心看着她饿死家中吗?

谢桁微微皱眉。

秦瑟勾唇笑道:若是祖母想要吃的,儿孙奉养自然是应该,但这话应该让祖母自己来说,只要祖母来了,莫说一顿饭,便是要在我家住下,我和谢桁都没有二话,自当好好奉养,哪怕自己挨饿受冻,也不会让祖母饿上一顿。

秦瑟话里说得讥讽粗浅明白,不就讽刺他们照顾不好一个老人家吗?

王金桂没想到秦瑟嘴皮子这么利索,还说让谢陈氏来要粮

谢陈氏要强了一辈子,别说家里还有的吃,饿不着,就算没得吃真要饿肚子,她也未必愿意来向秦瑟低头。

这死丫头分明是拿话堵她!

王金桂气了个半死,秦瑟你还真是好样的!桁哥儿,你怎么说?

瑟瑟说得没错。

谢桁抖了抖衣袍上落得灰,道:若是祖母当真饿着了,我这就与婶子去将祖母接过来。

好啊,你们俩夫妻真是好样的!行,我这就回去告诉婆母,告诉她你们是怎么不敬婆母不敬尊长的!

谢桁和秦瑟统一口径,水泼不进,王金桂气得冷哼一声,转身噔噔噔地走了出去。

瞧见她走了,秦瑟立即过去将忘记关上的院门反手关上,插上门闩,免得再来人骚扰。

望着秦瑟的小动作,谢桁道:她回去定然会添油加醋,祖母若来寻事,你就不要开口了,我来对付。

听得他语气中淡淡的维护,秦瑟笑着将饭菜端了出去,管她来不来呢,先吃饭,吃饱了再说。

语毕,她便坐在桌前,吭哧吃了一大口肉,一副没心没肺,不知方才发生了什么事一般。

谢桁不知道她是真的想得开,还是就没入过肺腑,微微摇了摇头。

在秦瑟和谢桁吃饭的时候,王金桂怒气冲冲跑回家里,一进家门就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娘,那秦瑟太不是东西了!!

谢陈氏被谢桁那倔脾气气的头疼,回来之后就躺在床上歇着,便听得小EX王金桂咋咋呼呼的冲了进来。

谢陈氏睁开眼,没好气地瞪着王金桂道:又怎么了?那秦瑟又寻死了?

不是她寻死了!是秦瑟那小贱人不知从哪,弄了一大块肉来,正在家里吃的。

王金桂怒声道:我瞧着她烧了一锅肉,想着娘你好些日子未吃荤腥了,就想去借点,谁知那秦瑟说就算把那一锅肉扔了,也不会给娘你吃一口!桁哥儿还在旁边纵着她!娘,你说这秦瑟是不是忒不是东西了?当初要不是我们谢家收留她,她早就不知道死在了哪儿,她还有脸在我们面前横,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闻言,谢陈氏眉心跳了跳,她斜睨了王金桂一眼,我看想吃那一口子荤腥的,是你吧?

娘,你怎么这样说啊,我那不也是为了一家人的牙祭着想吗?王金桂被戳穿,有片刻的心虚。

谢陈氏懒得与她计较这些,她素来知道王金桂好吃懒做,以往还有些精力管,随着年纪大了,也就由着她去了。

至于王金桂说得是不是事实,又或者是不是全部事实,谢陈氏一点都不关心,左右她不喜欢秦瑟不是一天两天,也不差这一星半点的事由。

谢陈氏哼了一声,道:那就让她吃,吃死她算了!你这几日别去管他们了。

桁哥儿手里还有多少钱,我清楚,等他熬不下去来求的时候,我就让她休了秦瑟。

娘,那难不成就看着秦瑟现在那么得意?王金桂不满地皱着眉。

谢陈氏道:得意?她能得意多久,王屠夫那个二愣子,向来脾性大,得罪了王屠夫,有她的好日子过,咱们且等着吧,不必自己动手。

王金桂瞧见谢陈氏言语间对秦瑟的不满和厌恶,心里便高兴起来。

是啊,谢陈氏说得对,有王屠夫在,秦瑟少不了麻烦。

她眼珠子转了转,笑眯眯地走了出去。

《福缘农妻相公命犯桃花》小说的主角是秦瑟谢桁已经完结,《福缘农妻相公命犯桃花》小说精彩章节已经揭秘,想要看完整版的小说请记得关注!

福缘农妻相公命犯桃花

福缘农妻相公命犯桃花

作者:巫山不是云状态:已完结

秦瑟谢桁小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巫山不是云完本,这里推荐福缘农妻相公命犯桃花秦瑟谢桁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是巫山不是云最新完结的经商种田小说,秦瑟谢桁小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巫山不是云完本无弹窗最新目录。一代玄门大师秦瑟穿越成了人人喊打的农家小媳妇。清高、自傲,十指不沾阳***,村里人都不喜欢她?没关系,风水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