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南宫爵安小暖小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布丁奶茶完本

时间:2020-01-11 16:53:33爱而不知爵少强势霸妻作者:布丁奶茶

南宫爵安小暖小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布丁奶茶完本,这里推荐爱而不知爵少强势霸妻南宫爵安小暖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是布丁奶茶最新完结的豪门虐情小说,南宫爵安小暖小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布丁奶茶完本无弹窗最新目录。一句话简介就是一个不懂爱的男人在失去后狂追娇妻的故事。南宫爵对安小暖说过,我会娶你,会保护你,会在你

《爱而不知爵少强势霸妻》南宫爵安小暖免费试读

《爱而不知爵少强势霸妻》006我叫秦暖之,你们认错人了

不会,只有她的死,让能让一切归于平静。

陆北辰看着这座城市的霓虹灯光从车窗上闪过,眼底,意外的有一丝波动。

----------------------------

三年。

安小暖死了三年了。

南宫爵在这三年里,站在了无人能及的位置上,以前,见到南宫爵的人,是客气的称呼一声爵少。

现在,这些人看到南宫爵,都要尊称一声爵爷。

一切终于有了一个新的开始。

这天一早,天空便下起大雨,南宫爵却全身湿透的出现在陆北辰面前,抓着他的肩膀说,北辰,我看到安小暖了,她活着,她还活着!

这一刻。

那表情似乎是他从来没有放下过,陆北辰一直以为,这三年安小暖终究已经成为了过去,却不想,原来安晓暖一直是现在进行时!

南宫,她已经死了三年了!陆北辰望着南宫爵,一字一句,咬的特别的重。

她没死,我刚才看到她了,在我们公司楼下的咖啡厅前面!南宫爵摇头,他认真的看着陆北辰,语气从来没有想这一刻一样,带着期望。

你最近工作太累了,我送你回去!陆北辰道。

这是南宫爵和安小暖之前住的别墅。

别墅里,一切的布置和摆设,都还是以前的模样,甚至于安小暖喜欢的小雏菊,客厅摆放的都是新鲜的。

一切,就好像安小暖还活着一样。

看到这一切,北辰是震惊的,只怕是连南宫爵都低估了自己对安小暖的那份爱。

秋天傍晚的晚霞,特别的好看,今天是南宫倾的生日,陆北辰和南宫爵说好了一起去医院,帮南宫倾过生日。

他们在南宫爵公司楼下的咖啡厅买了咖啡和蛋糕,离开的时候,正巧碰到了推门而入女人。

她长发轻扬,一袭浅灰色的格子风衣,衬托的人白净又柔美。

这个人,不是安小暖又能是谁?!

南宫爵上前一步,抓着她的手,声音有着微微的颤抖,安小暖,你终于肯出现了吗?

眼底,闪过一抹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喜悦。

陆北辰也震住了,不可置信的瞅着面前的女人,安小暖,你竟还活着!

我叫秦暖之,你们认错人了。

秦暖之皱着眉头,手腕被抓的有些痛,她想甩开南宫爵的手,可是,他很用力,她根本甩不开,紧抿着双唇,眉头蹙的更深了。

秦暖之?呵!南宫爵低笑了一声,三年不见,手段越发高明了!

南宫爵不会被这个女人骗,他和安小暖纠缠了这么多年,他不会认错!

南宫,别这样,人家都说不是了!陆北辰强行扯开南宫爵的手,但是,视线却还是落在了秦暖之的身上。

手腕有些微红,秦暖之揉了揉手腕。

暖之,没事吧?推门而入的男子紧张的看着秦暖之的手腕。

秦暖之还没有来得及回答,男人手中的小孩就伸着双手,奶声奶气的道,妈咪,抱抱,抱抱。

禹阳,我没事。

秦暖之接过孩子,对着傅禹阳浅浅一笑。

你真的不是安小暖吗?陆北辰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两个人长的这么像。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手中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这个孩子,跟这个女人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陆北辰也会觉得她就是安小暖。

不是!秦暖之不悦的皱着眉头。

《爱而不知爵少强势霸妻》007因为这个城市,容不下安小暖

秦暖之侧身绕过他们,去买了两杯咖啡和一小块蛋糕,然后径直从南宫爵和陆北辰面前走过,连多余的眼神都没有。

倒是傅禹阳,经过南宫爵身旁的时候,褐色的眸子淡淡瞥了一眼。

南宫,我记得安小暖咖啡因过敏,所以,她重来不喝咖啡的是吧?陆北辰不确定的问道。

是!安小暖,从来不喝咖啡,她过敏的。

南宫爵的目光,紧随着那辆离开的那辆车子。

她说她叫秦暖之?

不,这个人就是安小暖,不会错!

查,我要这个秦暖之的所有资料!南宫爵眼眸中一片阴鸷,这一刻的他,让人十分的恐惧。

秦暖之疾步走回车里,整颗心在狂跳不止。

这座城市很大,大到,曾经的安小暖如果不去找南宫爵,他们大半年都不会遇见。

然而,这座城市又如此之小,小到,她不过才回来一个星期,就遇见了。

在最不想遇到的时候遇见,这本身就是错误的。

妈咪,吃吃。

孩子的声音,将秦暖之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亲了孩子一下,勾起唇角,将那一块小蛋糕拿给了孩子。

傅禹阳忧心的看着她喂着怀儿吃蛋糕,问道,暖之,你,还好吗?

秦暖之想说,我很好。

可,她终究是说不出来,最后,嘴角上过一抹苦涩的笑,禹阳,我不好,一点都不好!

嘴角带着一丝弧度,却比哭还难看。

傅禹阳看着秦暖之,问道,为什么不告诉他,你就是安小暖。

因为南宫爵从来不爱安小暖,而安小暖也早就死了!说着,秦暖之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窗外。

看着那些熟悉又陌生的景象从眼前滑过。

见到南宫爵的时候,秦暖之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原来三年了,她还是没有能够做到不爱南宫爵。

她的手,紧紧的揪着自己胸口的衣服。

她曾经是多么希望,能从南宫爵那里听到他温柔换她暖暖,期望着他们能如她名字一般,暖暖的走过他们以后的日子。

这,曾经,是自己的梦想。

但是,如今,这只不过是一场梦。

暖之,我看的出来,他爱你的,你难道不应该给他,给自己一次机会吗?傅禹阳侧目凝视着秦暖之,她从来就没有放下过这个男人,又为什么要对自己做的这么决绝呢?

秦暖之摇头,禹阳,你错了,他不会爱我,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我爱他,爱到只要他希望我死,我就会去死,我们之间,再无机会了。

因为爱他,所以,她不会再回到他身边。

安小暖死了,早在三年前就死了,死在了那场飞机失事中。

暖之,三年前你去瑞士,是因为你知道自己活不久了,可现在,你活下来了,你们没有结束,而且,暖之,你有想过吗,楠儿也是需要爸爸的。

傅禹阳见过她哭泣的样子,衣服单薄的她,坐在窗前,屈膝抱着双腿,没有哭声,只有眼泪。

甚至,他也见过她自杀,浴缸里的鲜血,红的那么刺眼,要不是后来她有了楠儿,有了那个孩子,傅禹阳不确定她还会活到现在。

三年前吗?

秦暖之低眉,勾唇一笑,那笑,满满的都是苦涩。

不管三年前,自己为什么去瑞士,安小暖都已经死了,现在的,只是秦暖之!

禹阳,楠儿有爸爸,是你,怀儿的妈妈是我,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秦暖之睨了一眼傅禹阳,又看了一眼安全座椅上的孩子,那眼神中的坚定,不容怀疑。

傅禹阳蹙着眉头,你,难道真的要用暖之的身份这么活下去吗?

因为这个城市,容不下安小暖。

秦暖之淡淡一笑,那漆黑的双眸,眼底染上的悲痛,让傅禹阳心一颤。

傅禹阳在安小暖的这句话之后,彻底沉默了,因为他找不到任何言语,只能认真开着车子缓缓的驶在车道上。

秦暖之和傅禹阳回到家,一个小女孩立刻冲了出来,抱着秦暖之,妈咪,坏坏。

奶声奶气的声音里,都是哭腔,还带着几分指责。

秦暖之蹲下,将孩子抱在手里,指腹温柔的拭去她脸上的泪水,我们家楠儿怎么哭了呀?

妈咪,坏,爹地也坏,呜呜呜

听着孩子的哭声,秦暖之看向了一旁的保姆,这是怎么了?

他们不过才出去了半个小时不到,怎么楠儿哭成这个样子了。

先生和夫人带着少爷一起出门后,小姐在家就不停的哭着找妈妈。

保姆也不知道怎么说。

总不能责怪主家,说你们都只带一个孩子出门,另一个孩子当然要在家哭啊!

楠儿是不是怪妈咪没有带你一起出门啊,楠儿,对不起,这里不行,等我们回瑞士了,妈咪就带着你和哥哥天天出去玩啊!秦暖之抱着孩子,带着浓烈的歉意,在孩子的额头印上了一吻。

秦暖之不是不想带楠儿出门。

而是害怕

楠儿长的和南宫爵十分相似。

三年前的那一夜,纵然不是自己想要的第一次,却给了她今生最大的惊喜。

她和南宫爵的孩子。

她做梦都没有想过,安小暖和南宫爵会有一个孩子。

是这个孩子,给了她活下去的勇气。

让她撑过了那断最痛苦的日子。

这个孩子,是她人生中,最棒的礼物,最深的安慰。

秦暖之在瑞士的三年,不是自己怕见南宫爵,是怕南宫爵知道楠儿的存在,现在的秦暖之,可以没有南宫爵,但是,不能失去楠儿。

所以,她害怕。

要不是安氏出了危机,秦暖之根本不会回来,永远不会回到这个城市。

你还要回瑞士?这次不是彻底回来了吗?傅禹阳听着秦暖之的话,有些不可置信,安氏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秦暖之竟然没有想过留下来亲自坐镇。

我只是回来解决问题的,瑞士,一定要回的。

秦暖之的语气里,清澈明亮的黑眸中透着坚定,似乎,没有人可以改变这个决定。

暖之,你为什么给孩子取名想楠?你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傅禹阳不知道她在逃避什么,但是,既然来了,他就不打算再让她继续逃避了!

《爱而不知爵少强势霸妻》008有一种病,叫做同病相怜

自欺欺人?

不,秦暖之只是清楚的知道,南宫爵希望她死。

禹阳,你错了,我是清楚明白自己在什么位置上。

秦暖之微微勾唇,只是,那唇角的笑意,却没有深达眼底。

客厅里回荡着孩子的欢笑声,看着他们玩闹的身影,秦暖之脸上有幸福的味道。

只是,眼底也有蕴藏着悲伤。

她看着自己的女儿,看着想楠,总是能从女儿的身上,看到那个人的影子,其实,自己早就知道,今生要忘记南宫爵,那是一种奢望。

所以,她想着,不如就留着成为念想吧!

那你这次准备在这里呆多久?傅禹阳皱着眉头,看着她。

夕阳的余晖透过窗纱照射进来,正好打在秦暖之的身上,她站在那里,明明人就在眼前,可是,傅禹阳却觉得她那么遥远,那么的飘渺。

不超过一个月,我估算过了,安氏的事情,一个月就能基本解决,剩下的,我可以远程处理,或者交给下面处理。

秦暖之在来之前,已经做好了所有的计算,这座城市,承载着自己所有的伤痛。

她真的没有勇气,留下来。

那一个月之后,你回瑞士,我带着念怀,四处走走。

傅禹阳也侧目,看向了那边在玩闹的孩子。

他们都是有故事的人,只是,暖之,不,安小暖要比自己痛的太多太多。

微微一怔,秦暖之看着傅禹阳,那一双眸子,太过于深邃,让她看不透。

禹阳,这三年,够了,辛苦你了。

秦暖之淡淡的开口,禹阳照顾了自己三年,从她怀孕到孩子出生,再到手术。

他帮了自己太多太多。

而她,已经不能在要求他更多了,因为她知道,禹阳面对自己,就像她面对南宫爵。

那种痛,是连呼吸都十分困难的。

我去煮饭,孩子们该饿了。

不等傅禹阳的回答,秦暖之就转身往厨房走去了。

他们之间,不需要太多的话,就能互相理解对方。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病,叫做同病相怜,虽然,他们之间,有些差别,但是,结果是一样的。

医院。

南宫爵和陆北辰在帮南宫倾过生日,这是他们约好的,就算中间出现了秦暖之这个意外,他们还是如约来了。

只是,今天的南宫爵,很明显,有心事,他眉头的褶皱很深。

哥,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南宫倾注视了南宫爵很久,她跟他说话,他也只是简单的嗯一声,有时候甚至干脆不出声。

这是这三年,从来没有过的情况。

公司还有点事情,我先回去了,让北辰陪你。

南宫爵起身,抬手,轻轻的揉了揉南宫倾的发顶,眼底,带着宠溺。

随后,转身就走了。

走的那么果断,他都还没有给自己唱生日歌,都还没有和自己一起切蛋糕,却走了!

北辰哥哥?南宫倾转眸,睨着陆北辰,他一直跟在哥身边,肯定知道。

陆北辰低眉,微眯了一下,眸子紧紧的盯着南宫倾看了一秒,随之,转眸,看着外面的夜色,缓缓而道,我们遇见了一个人,和安小暖长的一模一样!

安小暖,这三个字南宫倾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再听到了。

却在她生日的这一天,给了她如此意外的一个惊喜,不,是惊,没有喜。

那她,到底是不是安小暖?沉默许久,南宫倾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她竟然不知道,此刻提及自己女人,她竟然是害怕的。

然而,如果你问她,害怕什么,南宫倾却回答都不上来。

应该,不是!陆北辰的回答,有些犹豫,因为,他始终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两个陌生人,长的一模一样。

是的,不是相似,是一模一样。

什么叫应该?南宫倾的脸色,慢慢的变得有些沉重,甚至明显的不悦。

陆北辰转眸,瞅着南宫倾,她有老公,还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儿子,她叫秦暖之。

所以,他说,应该不是。

四目相对,南宫倾想从陆北辰眼中看出点什么,或者,证明点什么,但是,没有,什么都没有,他也是满目的茫然和不解。

能找到她吗,我想见见她。

是不是安小暖,南宫倾想,知道他们见面了,她就在知道了,哪些话能伤到安小暖,南宫倾在了解不过。

不要节外生枝了,不管她是不是,我都不希望,这个人出现南宫的生命里。

这就是陆北辰的态度。

原本该过去的事情。

最终却还是翻越了过来,是上天的愚弄,还是命运的轮回?

陆北辰不知道,他只知道,这是何其的残忍。

这一个夜晚,似乎对每个人来说,都特别的沉重,因为一场本不该遇见的遇见。

夜,很深,很凉。

秦暖之将孩子哄着睡着了之后,一个人屈膝,抱腿坐在阳台上,她似乎感觉不到冷,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白色连衣裙。

南宫爵,我以为我回来的这一个月,我们不会遇见,我们从来没有这么有缘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一次遇见了?

秦暖之没有焦距的眼眸,渐渐的湿润。

这三年,她已经不怎么哭了,至少,有了楠儿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流过泪。

即便这些日日夜夜以来,她还是会痛,却再也不哭了。

然而,此刻,她去落泪了。

秦暖之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那湿润冰凉的感觉,她有多久没有感受到了?

她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哭了。

原来,不过是没有见到他而已。

见到了之后,她还是三年前那个懦弱的安小暖,一点改变都没有,只会在深夜为了南宫爵一个人哭泣。

暖之,不要受凉了,你知道自己身体的。

傅禹阳站自己房间的阳台上,静静的看着那个瘦弱的小女人,哭到肩膀颤抖,却依旧没有声音。

这样子的她,总会让傅禹阳想到刚刚到瑞士的那个时候的她,也是这样。

总会让他想到,那个躺在血水里的她!

我知道,我不会轻贱自己这条命的,因为不是我一个人的,再说,我还有楠儿呢!秦暖之嘴角微微勾起,抬起头,双手轻轻的拭去脸上的泪水,黑夜中,看不到她的脸色,也看不到她的神情。

却能借着月光,看到那一双蒙着雾气的双眸,在清冷的月光之下,隐隐透着永远无法抚平的痛。

《爱而不知爵少强势霸妻》009他南宫爵陪她玩到底

南宫集团的顶层办公室,南宫爵静静的坐在办公椅上,脑海里,全是那个女人的身影。

她死了三年。

但是,南宫爵从来没有认为这个女人死了,因为,他相信,祸害遗千年。

安小暖这个女人,对他们来说,就是祸害。

如此,让南宫爵怎么相信,她会轻易的死去。

所以,今天见到那个女人的时候,他非常笃定,那个咖啡店里的女人,就是安小暖。

可是,可是,那个女人说什么?

她叫秦暖之?!

好,想玩嘛,他南宫爵陪她玩到底。

陆北辰从医院回到公司的时候,看到顶层的灯还亮着,就知道南宫还没走,就直接上来了。

你在想那个叫秦暖之的女人?陆北辰斜斜的靠在南宫爵的办公室门口,看着那个静坐在办公椅上的男子。

嘴角微勾,带着一丝丝的笑意,也不知道陆北辰到底在想什么。

你真的觉得她不是安小暖?南宫爵嗤笑了一声,眼底那一抹不屑,仿佛是从灵魂深处燃起来的。

可是,他自己好似没有发觉,眼底那一抹不屑之中,还夹带着隐隐的喜悦。

陆北辰眉头一皱。

她喝咖啡,她有一个看上去四五岁的儿子,南宫,面对现实,让安小暖成为过去吧!陆北辰劝说着。

他从来不知道,南宫爵是如此的在意安小暖。

至少在过去的三年他是这样认为的。

北辰,你可知道,这个世界上,我谁都会认错,但是,不会认错安小暖。

邪佞的笑容,染上眼角眉梢,嗜血的目光看着前方,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恨,让周围的气息都瞬间冷了好几分。

可是她不是!南宫,你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放过你自己?陆北辰这句话是用吼的。

他们从小长到大的情谊了,他从来没有吼过南宫。

今天,他却是忍不住了。

啪’的一声,一份文家带丢在南宫爵面前的桌子上,这是我刚收到的关于那个叫秦暖之的资料,你自己看。

这个世界上,还真有两个那般相像的人,要不是看到资料,陆北辰自己都不会相信。

秦暖之,瑞士长大的,跟安小暖没有任何关系,她的同学,父母,工作,包括老公,都是瑞士的,南宫,安小暖,死了,已经死了,早就死了!三个死了,陆北辰说的一声比一声响,这是为了警醒南宫爵,让他不要再这样,抓着自己不放了。

南宫爵没有出声。

骨节分明的手指缓缓的翻阅着资料,那纸张发出微弱的摩擦声,在这寂静的空间,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折磨人的感觉。

我知道了。

南宫爵看完,合上资料,起身,看着窗外的霓虹灯光,淡淡的吐出这四个字,随后,转身走了。

没有踌躇,没有疑问,只有我知道了这四个简单的字,简单到,让陆北辰都有些怀疑人生。

只是,南宫爵越是这样,陆北辰就越是担心,等他反应过来在追出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南宫爵的身影。

静静的看着面前的街道,南宫,你从未相信是吧!

南宫爵回到别墅,那漆黑一片的房子,让他的心,又冷上了几分,不知道是不是今天撞见了秦暖之的原因,他似乎看到了以前,每次他回来的时候,家里都亮着灯,而安小暖,不是坐在沙发生,就是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等着他回来。

推开大门,打开客厅的灯,昏黄的灯光之下,客厅的沙发,更加显得寂寥,南宫爵站在沙发前,伸手,轻轻的触摸着沙发,嘴里轻轻呢喃着,安小暖

那低沉的音调,听不出任何感情。

时间仿佛永远不知道人的痛一样,该走过的,还是一样的走过。

当天空开始泛白,晨曦的光芒透过窗纱照耀进来的时候。

秦暖之已经将傅想楠都收拾好了,孩子醒的早,还要喝奶,这些,从秦暖之身体好转之后,都是亲力亲为的。

所以,孩子还是跟自己很亲的。

楠儿,妈咪今天要出去工作,楠儿和爹地还有哥哥在家,妈咪中午回来,给你带好吃,好不好?秦暖之抱着孩子,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笑眯眯的问道。

那周身,散发着母性的光芒和温柔。

跟以前,她的锋芒,是成反比的。

安氏这次,很明显,是有人设计的,你有办法找出背后设计的人吗?傅禹阳是有些担心的,毕竟,这三年,她基本已经不理会这边的事物了。

秦暖之没有接话,她依旧温柔的看着楠儿,等着她的回答。

楠儿眨巴了两下眼睛,转头看看傅禹阳和在地上玩耍的哥哥,咧嘴一笑,奶声奶气的道,好!

秦暖之笑着抱起了楠儿,将她放在了傅禹阳的怀中,禹阳,等下辛苦你了,安氏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会妥善处理的,你不要忘记了,曾经,也是我一个人抗起的安氏。

站起的那一瞬,头有些晕,秦暖之晃了一下,傅禹阳伸手扶住了她,看着她苍白的脸色,伸手探了一下她的额头,有些发热,今天必须去吗?

必须去,我没事,放心!秦暖之微微勾唇,那清浅的笑容,仿若昙花,一现就消失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景,傅禹阳的心情,有些许的复杂。

是啊,他怎么忘记了。

她是安小暖,那个在十八岁双亲离世,一个人独自撑起安氏集团的安小暖,那个在商场,让很多男人都闻风丧胆的安小暖。

那些阴谋,那些手段,又怎么会蒙的住她的眼睛。

她的锋芒,要不是在遇见那个叫南宫爵的男人之后,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收敛。

你是安小暖,终究不是暖之,我看的这么清楚,却总是会关心你。

傅禹阳眼底,隐隐闪过一抹伤痛之感。

秦暖之站在安氏公司门口,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这里,曾经是她叱咤风云的地方,是自己的骄傲,是她的梦想。

可是,是从什么时候,她开始惧怕这里的?

那所谓的梦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抛弃的?

她的人生中,似乎只有一个南宫爵的?

那些记忆,如潮水一般袭来,压着她,几乎喘不过气来,手,缓缓抬起,紧紧的揪着胸口的衣服,脸色,有些泛白。

突然,一道熟悉的嗓音从她身后响起,秦暖之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爱而不知爵少强势霸妻》小说的主角是南宫爵安小暖已经完结,《爱而不知爵少强势霸妻》小说精彩章节已经揭秘,想要看完整版的小说请记得关注!

爱而不知爵少强势霸妻

爱而不知爵少强势霸妻

作者:布丁奶茶状态:已完结

南宫爵安小暖小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布丁奶茶完本,这里推荐爱而不知爵少强势霸妻南宫爵安小暖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是布丁奶茶最新完结的豪门虐情小说,南宫爵安小暖小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布丁奶茶完本无弹窗最新目录。一句话简介就是一个不懂爱的男人在失去后狂追娇妻的故事。南宫爵对安小暖说过,我会娶你,会保护你,会在你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