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0-12 17:19:57作者:乌龟鹿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林嘉树靳司寒小说在线阅读,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全文免费阅读完本,免费在线阅读主角是林嘉树靳司寒的小说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作者乌龟鹿的目录,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全文阅读,大家一起来看看!靳司寒像是她十八岁那年刻在心头的朱砂痣,她原以为自己对他的感情大水淹不没,大火烧不毁,一纸离婚协议却轻易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林嘉树靳司寒)小说-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全文阅读 免费试读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第4-5章免费在线阅读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第004章:林嘉树养的小白脸

男人话音刚落,电话里便传来嘟嘟嘟的忙音。

靳司寒将电话挂断了。

她倒是宁愿自己现在是癌症晚期,总比现在这样死不掉又活不好的强。

也好,发高烧烧死,她好像还没听说过谁发高烧烧死的,没准她可以成为北城的大新闻。

不知烧了多久,嘉树仿佛快要沉入海底时,手机再度响起。

她模模糊糊的伸手抓到手机,接听

姐,明天我过生日,你陪我过吧,记得给我买生日礼物。

嘉树吃力的嗫嚅着干裂的嘴唇,嘉允

姐,你怎么了?你是不是生病了?你在家吗?我马上过去!

林嘉允赶到海滨别墅时,林嘉树已经烧晕过去。

姐!姐!醒醒!醒醒!

林嘉允伸手探上嘉树的额头,滚烫一片,他连忙将床上虚弱昏迷的女人抱起,大步走下楼,抱向院子里的汽车内。

41度!怎么才过来?再晚来一步小命都没了!

嘉树被送进了急诊,护士火急火燎的给她扎了针,吊了盐水,林嘉允被她吓得不轻,担心又恼火的质问:靳司寒呢?你都烧到41度了,怎么连他的人影也看不见!

嘉树蔫蔫的靠在病床上,蜷曲的长长睫毛无力的耷拢着,清丽脸蛋泛着病态的红晕与苍白,哑声回应道:你姐夫在公司加班,他没接到我的电话。

林嘉允皱眉,冷笑一声,他到底是在公司加班,还是在公司玩儿秘书?你别再骗我了,他肯定不管你的死活对不对?姐,六年了,你还执迷不悟吗?靳司寒他根本不爱你。

嘉树低着脸,微微勾了下唇角,自嘲的笑着,你就让我留点尊严不行吗?我都病成这样了,你拆穿我干什么?

林嘉允攥了攥拳头,我去找他算账!

回来!嘉树挣扎着坐起来,你现在去找靳司寒算账,谁照顾我?再说,你现在连靳司寒在哪里都不知道。

林嘉允咬了咬牙,硬着声音道:我去给你买点热粥!

嘉树靠在病床上,看着右手无名指上的婚戒,唇角苍白勾起,嘉允说的没错,靳司寒根本不爱她。

六年了。

她从未得到过他的心。

四年的单相思,两年的婚姻,就像是两个响亮的巴掌,狠狠甩在嘉树脸上。

林嘉允买了热粥回来,嘉树喝了两口,便没胃口再喝了。

姐,你打算什么时候跟他离婚?

离婚?

我没想过这个问题。

她的声音轻飘飘的,却异常坚定。

林嘉允胸腔里的一阵火蹭蹭的往上,林嘉树!你就算一直耗着他又怎么样?你难道跟他离了婚就不能活?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差点把脑子烧坏,你需要靳司寒的时候,他哪次在你身边过?

这样空壳一样的婚姻,究竟有什么意思?

嘉树捏了捏手心,抬起双眼冲他微微一笑,只要不离婚,能光明正大站在他身边的女人,就只能是我。

你真是鬼迷心窍!

是啊,真是,鬼迷心窍。

挂了一整夜水,林嘉允送她回海滨别墅时,已经是清晨五点。

林嘉树的状态依旧不是很好,林嘉允扶她躺到床上,帮她盖好被子,你先睡会儿吧,我在这儿守着你。

她点点头,实在又困又累,沾上枕头没多久便睡过去了。

嘉树这一睡,睡到早晨九点,还是被饿醒的。

林嘉允在厨房里做了点早餐给她吃过后,又摸了摸她的额头,总算是退烧了。

姐,你跟靳司寒离婚吧,以后我照顾你还不行吗?

你照顾我,爸妈同意吗?嘉允,我和靳司寒之间的事情,以后你不要管了,对了,听说家里在给你安排相亲,怎么样了?有喜欢的吗?

林嘉允抿唇道:相亲能遇到什么喜欢的,何况,我心里已经有人了。

谁?你大学同学吗?

他抬眸直直的盯着她的水眸久久,咽了口唾沫,终是将那句话隐忍下去,你自己的事情都管不好,还来管我的事情,你快休息吧你。

林嘉允刚扶着嘉树躺下,卧室门忽然被重重踹开。

嘉树转眸望去,只见靳司寒眼神肃杀的站在门口

婚还没离,这会儿就已经敢把小白脸领回家了?

林嘉允一听小白脸这词,立刻怒了,靳司寒,你说谁小白脸!昨晚我姐高烧41度差点没了小命,你人在哪里!

高烧41度

男人眼波微动,看来她昨晚不是为了骗他回家才撒谎称病?

不过,这也是她罪有应得。

还有,他们还没离婚,她就和一个毫无血缘关系名义上的弟弟共处一夜,像话吗?

当他是死的?

靳司寒眼神更冷了,就算昨晚她高烧到五十度,也轮不到你来彻夜照顾!

男人的长腿迈过去,大手一把将林嘉允推开。

靳司寒,你发什么疯!

嘉树实在气不过,昨晚他不顾她的死活也就算了,今早一回来,就污蔑她和嘉允的关系,她有那么不堪?

我还没动他,这就心疼了?

林嘉允攥住靳司寒的衬衫衣领,吼道:我警告你,嘴巴放干净点!我不准你这么侮辱我姐!

靳司寒冷哼一声,薄唇讥诮勾起,将林嘉允的手甩开,微低头瞧着面前的小白脸,声音冷冽透着盛怒,你姐没教过你怎么跟姐夫说话?

靳司寒一旦发火,嘉允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嘉允,你先回家吧,你再不回去,爸妈会着急的。

姐,你好好照顾自己,我走了。

林嘉允狠狠瞪了靳司寒两眼,才转身离开。

靳司寒修长手指松了松领带,薄唇带着冷笑,审视着她苍白病态的小脸,就这么怕我对他怎么样?看来坊间那些传言是真的了?

坊间那些传言?

你什么意思?

靳司寒只觉得可笑,还跟我装傻?我昏迷的这两年里,不,是你口口声声说爱我的这六年里,你跟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弟弟,私底下究竟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情?否则,他怎么会连他亲姐姐林嘉好的话都不听,却单单只听你一个养姐的话?

不管你信不信,我跟嘉允都只是亲人关系

靳司寒的忍耐限度似乎到底了,忽然倾身将她摁在床头上,黑眸笔直看进她眼底,冷峭开口:你以为我被下了药,就分不清你是不是第一次了!

靳司寒确定,她根本不是第一次。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第005章:林嘉树,这是你的报应!

嘉树眉心一颤,你、你是什么意思?

靳司寒在怀疑那晚她不是第一次?

还装?我昏迷的这两年,你没少带男人回来过夜吧?

嘉树被羞辱的小脸涨红,我没有!靳司寒,就算是你想跟我离婚,也没必要这么血口喷人!

还敢狡辩!被你下药的那晚做了五次难道我会不清楚你是不是处?!

嘉树浑身一僵

一层处女膜能代表什么?

不过我也无所谓,你在外面养了几个小白脸我不关心,但我好心提醒你,最好别被我抓到现行,否则即使你不想离婚也必须离!

他冷淡寡漠的清峻脸庞,像是隔岸观火的旁观者,他无关痛痒的态度,几乎刺痛了她。

嘉树的指尖,一寸寸嵌进掌心中,一字一句的郑重解释:靳司寒,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为什么就是不信?

靳司寒目光逼仄的审度着她,扣住她的手腕子用力甩在床头,别告诉我,你天生就没有那层膜。

小时候我和嘉好一起学骑马,处女膜不小心撕裂了,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林嘉好!

够了!这种谎话你也能编的出!你究竟撒了多少谎!我现在都开始怀疑,爷爷的死是不是跟你有关!

嘉树心尖狠颤他竟然怀疑爷爷的死和她有关?

嘉树垂头嗤笑一声,你污蔑我在外有其他男人,甚至怀疑我害死爷爷,不过就是想找理由跟我离婚,你要离婚,不就是为了那个叶灵沁?她都把你甩了,你就这么欠虐的还想着她?!

提起叶灵沁靳司寒的黑眸蓦然阴鸷,他的拳头捏的咯吱咯吱响!

林嘉树,我也想问问你,你就这么犯贱,守着一个心都不在你身上的丈夫,有意思吗?!

嘉树双眼通红,歇斯底里吼道:靳司寒,你在病床上躺了整整两年,照顾你的不是叶灵沁,是我!

男人眼波微微一顿,黑眸中闪过一道狠戾暗芒,讥诮勾唇,又是谁害我在病床上不死不活了两年?

林嘉树,这是你的报应!

嘉树眼泪簌簌落下,伸手抓住他骨节分明的大手,哽咽着解释,司寒,你听我说,两年前叶灵沁得知你出车祸昏迷不醒是她自己要走的

手机,陡然响起

是靳司寒的手机。

嘉树泪眼模糊的望过去,只见亮起的屏幕上,闪烁着一个熟悉的名字。

林嘉好。

靳司寒睨了她一眼,丝毫不打算避嫌,当着她的面大大方方的接起。

手机那头,传来林嘉好娇滴滴的声音:靳少,我这里有个大劲爆,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知道。

没兴趣。

别啊,难道你对当年林嘉树是怎么赶走你心上人的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

靳司寒的黑眸一沉。

林嘉好故作玄虚的道,你现在来魅色酒吧见我,我就把这个大劲爆透露给你,我可不是说说而已,我手里可是有证据的哦。

挂掉电话后,靳司寒冷眼斜睨了林嘉树一眼,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你还是祈祷你最好没对我撒过谎!

话落,靳司寒转身便要离开,嘉树还牢牢抓着他的大手,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是去见林嘉好?

靳司寒慢条斯理又决绝的将手从她小手里抽离,我去哪里没必要跟你汇报吧,靳太太?

那靳太太三个字眼,尤为刺耳。

眼见着他要走,嘉树跑下床,不要命的拦住了他的去路,我不准你去见林嘉好!我们还没离婚!

靳司寒冷笑一声,没准今晚之后很快就会离婚了。

他抬手推开她的肩膀,长腿阔步潇洒离开。

嘉树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单薄虚弱的身子靠着墙壁,渐渐滑落

深夜,魅色酒吧。

林嘉好点了一杯颜色绚丽的鸡尾酒随意喝着,见靳司寒进来,打了个响指,对调酒师道:来杯最烈的。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林嘉好将那杯调好的烈酒推到靳司寒面前,俯首凑近男人耳边,红唇轻启,用极其暧昧的声线道,别急啊靳少,苏格兰伏特加,你喝了这杯烈酒,我就告诉你。

靳司寒黑眸眨都没眨,修长大手端起那杯苏格兰伏特加,仰头一口闷掉。

林嘉好欣赏着美男喝酒,纤细手指滑向他滚动的性感喉结,却被靳司寒一把扣住手腕子,你最好说实话!

林嘉好勾唇妩媚一笑,抽出手腕子,从随身包包里掏出一只录音笔。

这里面有你想知道的,你出车祸时,我去医院看你,没想到正巧碰上林嘉树和叶灵沁,所以我就录了下来。

靳司寒从她手里夺过录音笔,起身想走,林嘉好一把抱住他,娇美的身躯在他胸膛撩拨的蹭着,喝了最烈的酒,难道就不想来场鱼水之欢?

靳司寒冷嗤一声,拨开她的手,捏着那只录音笔,眉眼冷淡,禁欲至极。

走了两步,男人的长腿停下。

林嘉好抱着双臂,瞧着他的背影,靳少又想留下来了?

林嘉树小时候和你一起学骑马受过伤?

林嘉好耸耸肩,她怎么连这种无聊的事情都要骗你?我可没跟她一起学过骑马。

呵,果然,又是谎话。

靳司寒捏紧手心里的录音笔,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了酒吧。

黑色限量版世爵跑车内。

靳司寒打开那只录音笔,只听见录音笔里传来对话。

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以后司寒我来照顾,我会比你更爱他,你走吧!

林嘉树,你如愿了,司寒现在是你的了。

林、嘉、树!她居然还敢口口声声说不是她逼走灵沁!

靳司寒握着方向盘的手指指节青白,脸色森寒冰凝。

将油门踩到底,黑色世爵如猎豹般消失在黑夜中。

嘉树不知是怎么度过这一夜的,拖着还虚弱着的身体,坐在客厅里,守到早晨八点。

院子里除了靳司寒养的那条牧羊犬偶尔的叫声,再也没有其他动静,更没有汽车引擎的声音。

他还是没回来。

这一整夜,他和林嘉好待在一起,到底在做什么?

她连想想,都觉得快要发疯。

有时候嘉树也觉得自己欠虐,为什么非他不可,为什么就这么不舍得离婚?

院子里,忽然传来门铃声音,嘉树一个激灵,踩着拖鞋便跑了出去。

门口,站在一个快递大哥,林嘉树小姐是吧,你的快递,签收一下。

嘉树拆开一看,离婚协议

他现在就这么不想见到她?连离婚协议都不愿意亲自递给她?还需要快递传送?

除了离婚协议,快递袋里滑出一堆照片掉落在她脚边,嘉树低头一看,照片上全是靳司寒和林嘉好欢僾的画面。

所以,昨晚他们真的在一起,并且缠绵了一整夜?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即可哦,想看更多章节关注V信公众号!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

作者:乌龟鹿状态:已完结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林嘉树靳司寒小说在线阅读,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全文免费阅读完本,免费在线阅读主角是林嘉树靳司寒的小说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作者乌龟鹿的目录,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全文阅读,大家一起来看看!靳司寒像是她十八岁那年刻在心头的朱砂痣,她原以为自己对他的感情大水淹不没,大火烧不毁,一纸离婚协议却轻易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