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0-12 17:14:02作者:乌龟鹿

(林嘉树靳司寒)(林嘉树靳司寒)全文在线阅读,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乌龟鹿免费在线阅读,这里小编带来作者乌龟鹿写的完本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小说完整版免费试读。靳司寒像是她十八岁那年刻在心头的朱砂痣,她原以为自己对他的感情大水淹不没,大火烧不毁,一纸离婚协议却轻易击碎她六年的等待与守候。他不遗余力的逼她离婚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林嘉树靳司寒)全文在线阅读-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小说完整版 免费试读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第6-7章免费在线阅读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第006章:送男人衬衫?

嘉树脸色惨白,目光纹丝不动的注视着那些掉落在脚边的香艳照片,死死咬住了唇瓣。

她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靳司寒在外的夜夜笙歌,可当这些照片摆在她面前时,她才知道,自己的心哪怕被伤的千疮百孔后,还是一样会痛。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林嘉允。

姐,今晚是我的生日宴,你回来吗?

嘉树收拾好心情,点点头,我会去的。

算算日子,她已经有段时间没回过林家了,虽然那个家也不算是她真正意义上的家,但好歹是林家当初把她抱养回来,否则,她还不知道饿死在哪个街头呢。

林海辉和赵珍夫妇决定抱养她,并不是因为大发善心亦或是看到襁褓中被人抛弃的她太过可怜,而是因为那时林海辉夫妇在生下大女儿林嘉好之后,一直想要个儿子,赵珍却迟迟怀不上男孩,期间甚至怀上过一个女孩被打掉,他们求儿心切,便找了算命先生,算命先生说在外抱养个女弃婴回来做女儿,就能破这道二胎总是女儿的魔咒,也不知是碰巧还是真灵验,林海辉夫妇在抱养她回去后,只隔了一个月时间,赵珍便怀上了嘉允。

也许就是这样的冥冥注定,所以嘉允从小跟她关系就很好,连与嘉允有着嫡亲血脉的姐姐林嘉好都比不过。

至于她和林嘉好,林嘉好向来看不惯她这只野凤凰,她也不是很喜欢林嘉好的性格和做事风格,尤其是在林嘉好明明知道靳司寒是她林嘉树的丈夫,反而还更加变本加厉,嘉树对这个姐姐,不仅是不喜欢,甚至有些厌恶。

而嘉树,到底不是林海辉和赵珍的亲生女儿,这些年来,嘉树吃的穿的用的,都是林嘉好不要的或是看不上的,赵珍才会施舍给她。

甚至连她的婚姻都是,如果靳司寒没有出车祸,没有躺在病床上当了两年植物人,这个男人可能会属于叶灵沁,也可能会是林嘉好的,但唯独不可能属于她

林家别墅,晚上八点,一派热闹。

林嘉允的每个生日宴会都会大操大办,倒不是林嘉允的意思,而是出于林海辉和赵珍对小儿子的无比溺爱,所以每个生日宴会都会办的像是整岁生日那么隆重。

林家大小算是北城有头有脸的家族,再加上两年前和靳氏联姻,所以宴会上也不乏北城的名门和上流人士。

嘉树穿着一身得体大方的小礼服刚进大厅,林嘉允一眼便瞧见,冲过人群跑了过去,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姐,你怎么才来?我的生日会都开始了。

嘉树笑了笑,将手里的纸袋递给他,喏,你的生日礼物,我最近手头紧,你看上的那件限量款衬衫我可没钱帮你买,少爷你就将就着收下这件经典款吧。

林嘉允瞧了一眼纸袋里的衬衫,抿着笑意皱眉道:我就是随便说说你还当真了,下次不要给我买礼物了,你又不工作,靳司寒又对你不好你哪来的钱?

提起这个,嘉树眼眸微微一暗,林嘉允也识相的闭了嘴,好了好了不说了,我们过去吧。

你忘啦?我可是有靳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姐有钱,别担心我。

靳司寒单手抄兜,靠在角落里隔着人群冷眼审度着林嘉树。

这女人,用靳家的钱补贴她这个小白脸弟弟,倒是让他开了眼界。

送男人衬衫?

身为她的合法丈夫都没享受过这个礼遇,众目睽睽之下,她和林嘉允亲亲我我,不嫌害臊?

无端的,靳司寒心底被挑起一团怒火来。

靳少,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

林嘉好端着香槟,双眼顺着靳司寒的目光望去,轻笑一声,我没骗你吧,林嘉树跟我这个好弟弟,关系可不一般呐。

见靳司寒面色冰冷,林嘉好踩着高跟鞋踮脚,艳艳红唇凑到他耳边去,不如你休了林嘉树,娶我,靳少,怎么样?

嘉树走向这边时,目光一抬,这副暧昧的景象便落在她视线里,而她的视线,此刻正巧和靳司寒的黑眸对上

男人冷薄的睨了嘉树一眼后,薄唇一勾,大手揽着林嘉好的水蛇腰,旋身将她压到墙壁上,冷笑着讥讽,就算休了林嘉树,也轮不到你林嘉好坐上靳太太的位置,当初不是嫌弃我是植物人?怎么,现在开始上杆子倒贴了?

林嘉好画着精致妆容的脸色,花容失色,他皮笑肉不笑的深寒模样,阴森可怖。

这边,嘉树已经抄起一杯红酒,大步走了过去,将手里的红酒,毫不客气的淋在了林嘉好的头顶。

啊!谁啊!

红色液体,顺着林嘉好的头发,染的脸上,脖颈,礼服上到处都是,狼狈不堪。

嘉树将手里空掉的红酒杯一松,酒杯落地碎成片,她噙着温柔的笑意,极其认真的开口:姐姐,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想你跟我丈夫亲热也不是故意的吧?姐姐你条件这么好,应该还没有抢别人老公的癖好吧?

林嘉好抹了一把脸上红酒,在看清来人是林嘉树时,咬牙切齿的瞪着她,林嘉树!你不过是我爸妈捡来的一只野鸡!你竟然敢用红酒泼我!

怎么回事?!

赵珍听见这边的响动,踩着高跟鞋,迈着中年发福的粗腿,深皱着眉心走过来。

林嘉好立刻跑到赵珍身边,抓着母亲的手臂控诉:妈!林嘉树刚才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竟然拿红酒泼了我一身!

赵珍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狠狠扇在嘉树右脸上,林嘉树!我们林家供你吃供你喝,哪里亏待你了?你居然还这样对我家嘉好?!

嘉树深吸一口气,忍着右脸的麻木痛意,道:妈,今天是嘉允的生日,我不想闹大,你们如果不想见到我,那我先回去了。

你不道歉就想走?!

林嘉允穿过人群跑了过来,护住嘉树,妈,是林嘉好无理取闹,你打嘉树干什么!

一直站在一边看好戏的靳司寒,终于伸手,将林嘉允身后的嘉树,一把拽了过去,动作里丝毫谈不上什么温柔可言,低头对赵珍一众疏冷开口:没其他事情,我们先走了,没意见吧,妈?

这声妈,听的赵珍浑身打了个哆嗦,不敢怒也不敢言,只好干看着靳司寒将林嘉树带走。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第007章:不想离婚就给我老实点!

你不就是想看我笑话?现在看够了?

一路走出林家别墅,嘉树甩开被靳司寒桎梏着的手臂,嘲弄的盯着他反问。

靳司寒双手抄兜,低头有趣的打量着她,你还有点儿自知之明。

嘉树深吸口气,我知道你对林嘉好没兴趣,你不过是想用她来刺激我,羞辱我,现在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靳司寒,算我求你,别再折磨我了,放过我。

只要你同意离婚,我们彼此成全,就算是放过了。

她紧皱着眉心,忍着右脸火辣辣的痛意和鼻间的酸涩,低头盯着脚尖,久久说出一句:除了这件事,我做不到。

离婚,嘉树不舍得

面前这个冷漠的男人,是她爱了六年的男人,是她心头的那颗朱砂痣,是千山万水,全世界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能令她怦然心动,要她放手,她做不到。

而她对于靳司寒而言呢,或许就像是儿时黏在裤脚的一粟苍耳,麻烦黏人,甚至心生厌恶。

男人的身躯陡然逼近,危险气息喷薄在她耳边,用极其淡薄的语声开口:那我们就这样耗着,看谁先耗不住。

她以为死死守着这段婚姻,就能让他爱上她?呵,真是笑话!

既然她想玩这么无聊的游戏,他就陪她玩到底!

嘉树咽了口唾沫,被打的红肿的脸颊微微仰起,湿润水眸直视着他,刚才为什么帮我?

如果刚才不是他拉着她从宴会出来,她恐怕会真的被赵珍逼着道歉。

你难道想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你那个小白脸弟弟上演一场英雄救美的把戏?林嘉树,我警告你,不想离婚就给我老实点!拿靳家的钱给小野狗买衬衫这种事,别被我撞见第二次!

嘉允是我弟弟,我给他买件衬衫当生日礼物怎么了?靳司寒,你思想别那么龌龊!

怎么,你敢做的事情倒是不敢承认了!

男人似乎怒了,扣住她的手腕子将她重重抵在车门和胸膛之间,嘉树注视着他猩红愠怒的黑眸,故意激怒他:靳司寒,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吃醋?她以为她是谁?

我不过是怕你做出有辱门风的事情丢靳家的脸!

嘉树轻笑一声,如果我真的乱来,你不就有一个正当的理由跟我离婚了?

靳司寒眼底怒火腾腾,捏着她的手腕子像是要捏碎一样,你跟谁乱来我不管,唯独不能跟这个林嘉允!否则我饶不了你!

靳司寒丢开她的手腕子,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发动汽车踩下油门,从嘉树身边飞驰而过,嘉树生生退了三四步之远才勉强站住脚跟,她站在原地,看着那消失在夜色中的黑色世爵,喃喃开口:我给你也买了礼物。

自从她知道靳司寒穿哪个牌子的衬衫后,有段日子经常不着家,去给孩子做家教,她知道他吃穿用度只用最好的,存下来的钱就是为了给靳司寒买那个牌子的限量款衬衫,原本是想给嘉允也买件限量款,可是给靳司寒买完那件限量款衬衫后,剩下来的钱也只够买件普通的经典款做嘉允的生日礼物。

只是,靳司寒极少回家,每次回家,他们都是针锋相对,她根本没有机会把那件衬衫送给他。

嘉树失笑,提起裙摆,踩着高跟鞋,孤单落寞的走在深冬的寒夜中。

自从那晚以后,靳司寒消失了整整小半月,只是,每天早晨都有快递准时送来的离婚协议,一打开电视,铺天盖地的,全是靳氏集团总裁的花边绯闻。

嘉树一点都不担心这些隔三差五的绯闻,靳司寒对这些女人不过是逢场作戏,他心里藏着的那个女人,对于他们的婚姻,才真正是颗不定时炸弹。

她看向一边堆积如小山的离婚协议,将它们全部丢进了垃圾桶,再不清理,又会有新的送来。

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赵珍的电话。

嘉树下意识的摸了摸被她打过的右脸,接起电话,还是恭敬的叫了句妈。

嘉树,你在哪里呢?上次的事情,后来嘉允都跟我说了,的确是我错怪你了,我也批评过嘉好了,那天打你是我不对,我们母女三人好久没聚聚了,你看今晚我们吃顿饭怎么样?

赵珍和善的语气一改先前,令嘉树极度不适应,妈,你、你怎么了?

你这孩子,我和你姐姐就是想见见你,和你吃顿饭,你不愿意?

嘉树对赵珍的抚养之恩到底是感谢的,好,那你待会把地址发给我吧。

好嘞,你路上注意安全啊,晚上七点,别迟到啊。

好。

嘉树一头雾水的挂掉电话,虽然弄不清赵珍和林嘉好鼓子里卖的什么药,但这场家宴仍旧避免不了。

晚上七点,嘉树准时到达洲际酒店的包间。

赵珍和林嘉好已经早早落座在等候,一见她进来,赵珍一反常态的特别热情,起身拉着她坐下,嘉树啊,我们母女三人今晚好好吃一顿和解饭,毕竟呢,我们是一家人。快,菜都刚上来,趁热吃吧。点的都是你爱吃的呢。

赵珍一个劲儿的给她夹菜,嘉树浑身都要起疙瘩了,妈,我自己来吧。

趁着嘉树低头吃菜的空档,赵珍给一边的林嘉好使了个眼色,林嘉好立刻堆起笑脸举起酒杯,嘉树,虽然我们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但我们好歹也是以姐妹相称,你也是林家的一份子,家人也没有隔夜仇,所以我这杯酒就当给你道歉,以后我们和平相处吧?

井水不犯河水,嘉树求之不得。

赵珍也举杯,来,我们母女三个一起碰杯!

等到晚宴结束,嘉树昏昏沉沉的想起身,赵珍和林嘉好扶着她好心的道:嘉树,你是不是喝醉了?我们扶你去套房休息下。

被扶到总统套房的嘉树,被赵珍和林嘉好丢在大床上。

赵珍嫌弃道:要不是洲际酒店的普通套房都被预定完了,我才不订这么贵的总统套房给她!一晚上五千块钱呢!嘉好,为了你,妈妈可是不惜一切代价啊,你以后嫁给靳司寒,可要好好孝敬我。

妈,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你快打个电话看看那个什么何总来了没有?

哦好好好。

林嘉好看了眼床上昏沉的女人,有些担心道:妈,要是靳司寒知道这件事,我们会不会遭殃?

嘁!靳司寒本来就想跟她离婚,到时候她真被何总那种油头肥脑的男人睡了,你觉得靳司寒还会再搭理她吗?何总快来了,我们先撤!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即可哦,想看更多章节关注V信公众号!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

作者:乌龟鹿状态:已完结

(林嘉树靳司寒)(林嘉树靳司寒)全文在线阅读,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乌龟鹿免费在线阅读,这里小编带来作者乌龟鹿写的完本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小说完整版免费试读。靳司寒像是她十八岁那年刻在心头的朱砂痣,她原以为自己对他的感情大水淹不没,大火烧不毁,一纸离婚协议却轻易击碎她六年的等待与守候。他不遗余力的逼她离婚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