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10-12 15:20:11作者:蕊衣

精品小说《报告摄政王你家皇妃有点皮》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推荐主角叶安良韩靖轩报告摄政王你家皇妃有点皮的小说免费在线阅读作者蕊衣写的,精品小说《报告摄政王你家皇妃有点皮》全文免费阅读无广告。他,是朝廷内权势滔天的摄政王,亦是世人眼中冷酷无情的惊世鬼才。一朝穿越,原以为嫁给一个王爷能当一回米虫。不料米虫没

《报告摄政王你家皇妃有点皮》精品小说《报告摄政王你家皇妃有点皮》全文免费阅读 免费试读

报告摄政王你家皇妃有点皮免费在线阅读1-5章

《报告摄政王你家皇妃有点皮》第一章:竟然复活了?!

皇上竟然把自己的冷宫弃妃嫁给咱们摄政王,嫁过来还是个死透了的,简直欺人太甚!

其实咱们王爷权倾朝野,皇上反倒是个空架子,如果不是因为太上皇遗诏,现在登基的就是咱们王爷了!

小声点,敢议论朝政,你们脑袋嫌多不要紧别连累了咱们王府!

嘈杂的议论声在叶安良耳边聒噪着,吵得她心烦意乱。

叶安良想坐起身来,却发现头被什么东西给顶住了,她双臂撑开,只听哐当一声,一块黑色木板从她头顶坠地,发出一道闷响。

什么情况?

一阵阴风刮过,瞬间,诡异的死寂,在空气中流窜开来。

刚才几个引论的下人见状个个吓得脸色惨白。

诈诈诈诈

诈尸啊!良妃娘娘诈尸了!

另外俩惊呼,随后,逃命似的狂奔离开。

叶安良眨了眨眼,愣在那里。

她不是执行任务时被卧底害的死翘翘了么,怎么回事?

叶安良嘀咕着,很快意识到不对劲。

自己竟然身穿古代的大红袍坐在一具棺材里?!

她连忙从棺材里跳出来,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肉,鲜明的痛感提醒着她自己的确活着的事实。

眼前的场景让她头皮发麻,眼眸一凝。

这四周像是古代祠堂,室内红烛摇曳,红罗幔帐,墙壁上还贴着几个喜字。

而大厅中央,也就是自己刚才跳出来的地方,方方正正的摆着一具绑着红绫的棺材!

这什么情况?

叶安良大脑一阵刺痛,破碎的记忆纷至沓来。

这具身体跟她同名,也叫叶安良,是丞相府不受宠的庶女,后来入宫成了皇上不喜的冷宫弃妃,后来,皇上为了羞辱当今摄政王,一纸婚约,强行把她给塞到了摄政王府上。

而她也不甘受辱,在花轿上服毒自尽。

回过神来,叶安良悲催的意识到,自己竟然穿越了!

她堂堂一个21世纪的特种兵女王,竟然重生到了个冷宫弃妃上!

这狗血言情小说里的剧情竟然发生在了她自己身上!

良妃娘娘在哪?

就在里面!我们亲眼看到她诈尸了!

还请道士大人进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很快,外面传来步履匆匆的脚步声以及嘈杂的议论声。

来不及多想,叶安良咬牙,本能的逃出了这古怪的地方。

叶安良无头苍蝇一样在偌大的府邸内乱窜,廊腰缦回,檐牙高啄,这古建筑转的她头晕。

就当她慌不择路时,背后突然袭来一道凌冽的杀气,叶安良反应迅速的扭身避开,一枚暗器就这么险险的撑着她得脸颊过去。

好险!

叶安良稳住双脚站好,便看见杀气来自谁人之手。

月光下,一身穿白衣的男子浑身湿透的站在她的正前方,五官像是精心雕刻出来一样的精致,更别致的是他的头发微微卷曲,额前的碎发弯弯的勾在脸侧,徒增了别样的风情。

好漂亮的一个男人!这是叶安良脑海中的第一个反应。

何人!男人微微侧耳,那双眼竟是无神无焦,原来是个瞎子。

路过之人,叶安良说罢,背后那些官兵已然追了上来,来不及多想,叶安良飞身像男人扑了过去。

那男人好似没有反应过来,被扑了个正着,他脸上顿时染上了愠怒,怒意刚想发作,就被叶安良捂了嘴,藏在了一棵树后。

叶安良觉得惊奇,从那暗器的手法来看,这个男人绝对会武,而且还不低,怎么这么容易就被人偷袭了呢。

被自己钳制的男人忽的发出一声难耐的闷哼,叶安良低头一看,只见男人脸上呈现出一种很不自然的红晕,贪图美色的叶安良瞬间不淡定了。

他这是中了那种不可言说的药了啊!

不过男人似乎在强撑着意识抗拒着她的靠近,叶安良哪里肯放过吃豆腐的好机会,上下其手紧紧抱住了男人火热的身体贴了上去。

顿时,场面就有些失控了。

你喊吧,喊来了人所有人都会看见你一个大男人整被我等小女子给欺负,叶安良狡黠的笑着,嚣张的在人怀里拱了拱。

韩靖轩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有被女人威胁的一天,他今日本来心情就不爽,又遭了人暗算,在冷水泡了好一会儿才把身体里的邪火压了下去,不想半路杀出个女人干如此大胆的顶撞他!

紧挨着的是女人柔软冰凉的身体,鼻息间尽是一股属于女人身上淡淡的异香,韩靖轩喉头一紧,压下去的药性又发作了!

该死!

你放肆!头顶上方传来男人压抑难耐的低吼声,奈何药性来得凶猛,双手竟然有些控制不住的搂上了叶安良纤细的腰肢。

外面的官兵就在此时搜寻了过来,叶安良明显感觉到男人的身体僵住了,只有难耐的喘息声在她耳边吹拂,吹得叶安良心猿意马,情不可耐。

等着外面的人搜寻无果走光之后,叶安良抬头在人嘴巴上啄了一口,果然美人的吻都是甜的!

被自己压在树上的男人厌恶的别开脸,凶巴巴道:快滚!

念在你救了我一命的份儿上,小女子也只好舍身救美男了,叶安良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人活一世,睡过这么好看的男人也不枉此生了。

语罢,叶安良坏笑着扒开了男人胸前的衣服,那模样像极了登徒浪子,就在她的手探向男人下面的时候,手突然被人抓住。

你找死!韩靖轩说话颇有气势,只不过力不足。

叶安良见他这么不知好歹,不满的轻哼一声,掰住人的下巴扭向自己,调笑道:既然如此,你就自己受着吧,咱们后会无期。

她正要起身离开,不想男人一把将她扯了回去,转眼之间自己成了被压在下面的那个。

男人的动作还算温柔,叶安良配合着他互相吃了对方一会儿豆腐,叶安良嘴角轻轻一勾,举起手刀毫不留情的劈在了男人后颈。

身上乱啃的人瞬间停下了动作,身子软软的倒在一旁。

《报告摄政王你家皇妃有点皮》第二章:你是摄政王?

而韩靖轩最后的意识,便是一定要杀掉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

殊不知自己惹上大麻烦的叶安良还毫不自知,坐起身,美美的整理了一下皱巴巴的衣服看着旁边的美男子,坏笑一声,又俯身下去扒开男人胸前的衣服,啃出一片的小草莓。

以至于次日,世贤摄政王被仆人在后花园找到时,衣衫不整,胸前还有一大片的暧昧痕迹,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

韩靖轩换好衣服走出来,阴沉着脸对手下的武将吩咐道:给我找,翻遍整个皇城也得把昨晚那贼人给我找到!

就在全城戒严搜捕昨晚夜闯摄政王府的贼人时,而罪魁祸首此时却藏在厨房里胡吃海喝。

谁知道偏偏就在这时,打点喜堂的仆人从门外走进来,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桌前鼓着腮帮子吃的狼吞虎咽的叶安良。

他瞠目结舌,脸色煞白,随后尖叫出声:爷!王妃就在里面!!

叶安良心知再躲下去也不是个事,只好缩成一团,装作害怕的样子,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随后,韩靖轩在人的搀扶下走了进来,他已完全不见了昨日的狼狈,一身白衣衬托着他修长的身材,那双眼睛虽无身材,可那精致的五官也暗含犀利,让人也不敢轻易去直视他的眼睛。

跟随在韩靖轩身边的侍卫悄声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韩靖轩微微皱了眉,仔细的嗅了嗅空气中那股异香。

气氛安静的不像话,叶安良低着头,做出一副受惊的小白兔状,突然一只微凉的手钳住了自己的下巴,下一瞬间就对上了一张精致到无可挑剔的俊颜。

这是昨晚被自己调戏的那个男人!竟然是他!叶安良紧张的咽了口口水,对上男人无神的双眼,但叶安良总觉得那双眸子能看透一切似得,应该是自己的错觉吧,怎么可能能认出来自己呢?

这是什么地方叶安良委委屈屈的说着,声音听起来柔弱无比,惹人怜爱。

下一刻,韩靖轩便松开了手,站直了身体轻勾了一下唇角,摄政王府,我的王妃。

说罢,韩靖轩转身对邹七吩咐道:关于诈尸的传闻,本王不希望再听到这两个字眼,明白吗?

邹七颔首:属下明白,摄政王放心。

来人,韩靖轩道:带王妃下去洗漱,再请御医为王妃看看,一切好生照顾。

叶安良就这样被稀里糊涂的带了下去,刚才韩靖轩那高深莫测的笑是怎么回事,自己迎娶的王妃突然死而复生,难道他就一点也不惊讶?这得要多强的心理素质啊。

不过,让她不得不承认的是,做王妃的感觉简直太爽,做什么都不用自己动手,身边的丫鬟全方位服务,伺候的无比精心。

至于叶安良突然活过来的事情,韩靖轩有意无意的传进了某些人的耳中,果然不出他所料,不过两个时辰,他的小侄子,当今的小皇帝韩潇就借拜贺之名赶了过来。

韩潇带了一大堆的喜庆的上次,见到自己小叔的第一句话便是:皇叔大喜的日子,朕又命人准备了些微薄小礼。

韩靖轩站于堂前,不吭不卑道:陛下有心了,陛下此来突然,安良尚在洗漱,请陛下赎罪。

无妨,是朕唐突了。韩潇皮笑肉不笑的摆摆手,端起茶杯轻抿一口,又道:皇叔的洞房花烛过的可好?

陛下的赐婚,自然一切都是好的。韩靖轩囫囵的圆了过去,微微沉下双眸,昨夜自己被人暗算,看来也和他这位小侄子脱不了关系了。

王妃娘娘到。门外下人传话道。

当看到门外走进来的叶安良时,韩潇浑身一震,手中的杯子洒出些茶水烫到了手背,被烫到的韩潇忙把茶杯放下,看着叶安良的眼神中流露出震惊来。

倒是他旁边的老太监先按捺不住,看见叶安良就下的惊叫起来:活了良妃娘娘回光返照了!

闭嘴!韩潇低喝一声,不知不觉间手心布满了一层冷汗。

叶安良装出一副小兔子的模样,害怕的环顾了一下周围,目光落在坐在前方的九五之尊身上的时候,扑通一下跪倒在地,都这声音道:臣妾参见陛下。

韩潇还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就是那死去的叶安良,他向前探了探身体,问道:你是叶安良?骗我可是欺君之罪,要灭九族的。

叶安良很是弱小的抖了两下,臣妾不敢,臣妾臣妾叫叶安良,不敢欺君。

那韩潇还要问什么,韩靖轩适宜的打断了两人的对话,道:陛下,安良大病初愈,身子孱弱,若有他事,择日再问也不迟的。

韩潇脸色一沉,起身道:既然皇叔很满意,那小侄不便打扰,皇叔留步,侄儿告辞。

说罢,龙架一摆,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韩靖轩兀自坐下,手指轻轻的在桌面上敲着,看来韩潇知道叶安良死了是真,至于叶安良死而复活,看来也不在他的意料之内吧。

那就很有趣了。

本以为韩靖轩会刁难她一番,没想到刁难倒是没有,还好吃好喝的供着她,舒服是舒服,就是特别的不自在,特别是去哪都跟着的两个丫鬟。

不用脑子想,也能猜得出来是韩靖轩派来的人看着她的。

叶安良把胆小懦弱演绎的淋漓尽致,走三步咳一声,走十丈歇一会儿,称之为弱风扶柳也不足为过。

演了一天的戏,叶安良差点累死,好不容易送走了两个贴身丫鬟,结果半夜就被饿醒了。

也不怪她饿的快,上辈子做特种兵经常黑白颠倒,白天睡觉,晚上才有那早中晚三餐,没想到重生后,这习惯竟然没变。

叶安良又熬了一会儿,等着外面夜深人静,只剩下蝉鸣风动的声音后,她开始行动了。

目标,厨房,目的,找吃的填饱肚子!

一道黑色的身影趁着夜色悄悄的翻出墙,直奔厨房而去,多亏了那晚在府中被逼的四处躲藏,叶安良就把地势给摸了个清楚。

《报告摄政王你家皇妃有点皮》第三章:扮猪吃老虎

她却没有注意到,在她身后远远的跟着一人,邹七。

邹七一直是韩靖轩的贴身近侍,他很少会被派出来替韩靖轩亲自跑腿,除非是很重要的事情。

邹七也没想到,这位刚过门又死而复生的王妃会这么快的叶安良露出马脚。

小心翼翼的摸进厨房,还好有些剩余的点心,足够填饱肚子。

忽的,叶安良动作一滞,她的双眸寒光又有一闪,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的讲手中吃了一半的糕点扔了出去。

那块糕点携着内力直冲邹七面门,邹七大惊之下,被迫从暗处现身,不敢多多停留,邹七转身跃出了叶安良的视线。

他的武功虽不及韩靖轩那般出神入化,但在高手排行榜主也属显有敌手,能这么快察觉到他的存在,邹七不敢想王妃一介弱女子武功到底有多高。

糟了!叶安良暗骂自己莽撞出手,对方极有可能是韩靖轩派人来试探她的!

奈何,等叶安良反应过来,那人已经消失在她的视线之中。

果然官家的人都装着百十个心眼儿,她以后还是小心为妙。

叶安良腹诽几句,装了些点心急忙的回去了。

安静的摄政王府内又回归于平静,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灯芯摇摇晃晃,映射在墙上的韩靖轩的身影也跟着晃动两下,韩靖轩盏茶的手顿了顿,微微侧耳,便开口道:如何?

邹七道:正如摄政王所言,良王妃的确不是一般的女子,且武功在我之上。

哦?屋内悄无声息的突然出现了另一道声音,那声音娇媚婉转,勾人心魄,我就说嘛,好好地一个大活人死而复生,叶安良怎会如同传言那般胆小懦弱。

对于屋内突然出现一人,邹七表现的淡然如初,只见那身穿火红衣裳的绝美女子斜倚在榻前,眸中波光潋滟,暗送秋波的望着桌前的男人,修长的手指正顺着桌沿一点一点靠近韩靖轩拿杯子的手。

要我说,她叶安良学的那邪医的医术,让自己死而复生也不是没有办法。妳泷又含笑开口。

我不信有什么死而复生。韩靖轩在妳泷的手碰到他之前,抬起了手,不动声色和女人拉开了距离,他轻抿一口茶水,又道:也许她从来就没死,甚至骗过了当今天子的眼。

妳泷不满韩靖轩对他的躲避,长袖一撩,起身踏出了书房,临走前留下一句话,看来你这摄政王以后有的忙了。

谁说不是呢?

韩靖轩无奈的摇摇头,但唇角却勾着意思若有若无的笑意。

当真是有趣极了。

北越国的传统规矩,新娘子过门三天后,要随夫君回门省亲,叶安良一大早被丫鬟叫起来,起床洗漱换衣服。

王妃,摄政王今日要事在身,不能陪您回去。新来的丫鬟叫宁香,走路带风,一看就是练家子。

如果回门省亲这天夫君没有陪同,那么就说明自己在夫君地位只低不高,不受宠的表现。

韩靖轩不陪她回门,在叶安良的意料之中,毕竟没有他们之间存在了一层矛盾,皇帝和摄政王之间的矛盾。

不过王妃回门的阵仗倒是没亏待了,回门的贺礼都是经过韩靖轩同意的,不说价值连城,但是也绝对对得起摄政王这三个字的。

这就让叶安良很不解了,此时她也猜不透这个摄政王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了。

就在叶安良快要睡着的时候,轿子终于停下了,宁香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王妃,丞相府到了。

叶安良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整理了一下衣衫,装出一副柔弱的样子下了车轿。

门口齐刷刷的叩拜着两排人,叶安良一眼望过去,脑子里就自动浮现出了这些人的身份和一些记忆。

眼下,这些对她俯首叩拜的人中没有几个人是好的。

她迟迟没有说话,就意味着丞相府的一干人等要一直跪着,终于有人按耐不住了。

叶芳灵抬起头,对傻站在那里的叶安良低声骂道:傻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让我们起来!真拿自己当王妃了?

叶安良故作害怕的小退一步,我,我该怎么做

废话!当然是叶芳灵话没说完。

宁香姐姐,以下犯上,我该怎么做她这话一出口,不光是宁香小小的吃了一惊,就连周遭听到的人都倒抽一口冷气。

叶芳灵脸上一闪而过的慌张,铁青着脸道:你说什么!妖女!

话音一落,一记响亮的巴掌就落在了她的侧脸,宁香收回手,道:回王妃,以下犯上者,掌嘴,直到主子满意为止。

她说着,第二巴掌便又抬起,叶芳灵捂着脸惊惧的瞪大了眼睛来不及反应,人就又被一巴掌抽翻过去。

跪在一旁的丞相叶庭忙出声道:王妃息怒!念在她是你妹妹的份儿上饶了她吧!

叶安良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一样,拦下宁香的手道:宁香姐姐,我不懂规矩,下次要是打人,提前知会我一声。

一句话把所有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叶安良还一副无辜的样子,体贴的扶起了叶庭,爹,女儿不懂规矩,大家都快起来吧。

叶庭擦了擦头上的汗,提醒道:王妃说免礼就可。

叶安良这才道:免礼,都快起来吧。

众人奈何于叶安良的身份,都是敢怒不敢言,且不说摄政王有没有跟着过来,叶安良在王府又受宠与否,就说带来的这礼物,大大小小哪一个不是价值连城。

让那些有心想要给叶安良难看的人,也不得不犹豫几分。

进了丞相府内,叶安良不用回头都能感觉到身后几双不忿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徘徊。

大堂内,丞相府的人来来去去了好几拨人,都是来给叶安良请安的,叶安良也没摆什么架子,到最后堂上就只剩下她的生父和继母柳氏,以及几位哥哥姐姐。

叶安良一眼扫过去,属于他们的记忆一点点零星得在脑海中闪过。

总而言之,在座的各位没一个好的。

《报告摄政王你家皇妃有点皮》第四章:母亲还活着?

安良妹妹,你这金贵的身子做娘娘做久了,一下子成了摄政王的王妃,不知可还习惯得了?她的长姐,也是嫡出的大小姐叶昕然,说话的语气亲和的很,可明眼人都能听得出来这话里的嘲讽。

叶安良不是以前那个懦弱的四小姐了,她现在可是精明的很,自然也听得出来。

自然是住在家里习惯些,叶安良声音小小弱弱的,听起来就没什么底气,她怯怯环顾了一圈屋内的人,装作毫无心机的样子说道:只是爹爹的丞相府住的人多了,难免有些拥挤,皇宫也好,王府也罢,猛地回家看看还有些不习惯呢。

言下之意就是,你们丞相府家太小了,容不下我这尊大佛,老娘做过娘娘,还当了王府王妃,劝你们注意下自己的身份。

叶昕然脸色一僵,勉强扯了扯嘴角,便不再多言。

叶安良这次回来,看着还是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可说的话就像完全变了个人似得,叶昕然暗暗咬牙,这个叶安良还真敢仗着自己的身份吹嘘,还真拿自己当回事儿了?!

她心中暗自盘算,韩靖轩没有一起回门,光是一些上得了台面的礼物也代表不了什么,就说明叶安良在王府也不见得那么好过,就说明她还有机会。

想至此,叶昕然眼底闪过零星的阴霾,她喜欢的人怎么能被一个臭丫头抢走呢!!!

大堂内的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凝固,柳氏轻笑两声,打破了尴尬的氛围,道:小四这丫头,嘴巴伶俐了不少,就是说话的时候还唯唯诺诺的,你这个毛病可得改一改。

叶安良乖巧的点头:是,母亲。

这时,门外跑进来一风尘仆仆的男人,看见叶安良时,脸上的笑意就能浓了。

安良妹妹,他转身又对堂前的二老道:父亲,母亲,我听闻妹妹回来,这才迫不及待的回来的,想让安良妹妹看看我前些日子从楼兰弄来的那些花花草草。

这是她的二哥叶云峰,记忆中,是丞相府中唯一对她好的人。

叶安良对叶云峰的好感度倍增。

叶庭脸色稍微缓和一点,他都不敢想象这屋子人再坐下去会是什么情景,当即摆手道:去吧。

安良妹妹,我带你去看看!叶云峰笑起来很阳光,叶安良在好感度的加持下当然没有拒绝。

别看叶云峰外表看起来是个大大咧咧的,可叶安良见了这满院子盛开的鲜花后,对叶云峰的看法又增加了一条,还是温柔细心的人呢。

毕竟培育这么多的鲜花要的不仅仅是耐心。

好看吗???叶云峰跟在叶安良身后问道。

好看,叶安良毫不吝啬的夸道:二哥,你真厉害。

好看的话,喜欢哪个走时就带走,叶云峰望着叶安良的背影,双眸中流露着迷恋,浅含着浓浓的爱意,他紧跟上几步,双手慢慢伸向叶安良,安良妹妹

这声唤低沉沙哑,听着不对劲儿的叶安良还来不及回头,突然一双手就从后面圈住了自己的腰身,叶安良立刻就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内心涌上来压不住厌恶和恶心!

她有些明白过来为何整个丞相府只有叶云峰愿意对她好,叶安良忍着将人杀掉的冲动,双手用了点儿内力猛地将人推开,后退几步嫌恶的看着叶云峰,我们是兄妹。

我知道,叶云峰不在意的揉了揉被撞疼的腹部,我等了好久了,安良妹妹,如果我没有猜错,你这身子还是清白的吧。

一听这话,叶安良直觉的更加恶心,转身要离开。

叶云峰上前一步挡住了她的去路,伸手想要去触碰叶安良的侧脸,下一刻就被人狠狠的打开。

变了不少嘛,装的?叶云峰不再动手动脚,沉下来的眼睛带着凌厉,压着声音对叶安良道:可你终究是丞相府的子女,看清自己所站的位置,搞垮摄政王对你我都有好处,我可祝你坐上皇后之位,我还可告诉你,你亲生母亲在哪里。

什么亲生母亲?!

叶安良的记忆中,只有那冰冷的灵堂,而她的生母躺在棺材里,怎么可能母亲还活着?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叶安良沉着脸回道,太乱了,叶安良需要好好的捋一捋事情的原原委委,她绕开叶云峰匆匆离开了丞相府。

候在花园门口的宁香见人出来,刚要说话,就被叶安良打断:回摄政王府。

宁香没有多问,低头道:是。

在丞相府对面的一座就楼内,邹七单膝跪在韩靖轩面前。

爷,和您所想一样,要做些什么吗?邹七道。

不用,韩靖轩面上波澜不惊,葱白的手指在桌上有规律的敲着,又道:她呢???

邹七知道韩靖轩说的谁,回答:王妃不准备留下用午膳,要回府了。

韩靖轩的这才微微皱了皱眉,而后又轻笑一声,我们也回去。

他发现事情越来越有趣了,他很有兴趣看看这个表里不一的女人会怎么做。

叶安良回了王府后,心情状态一直不佳,满脑子想的都是在叶云峰对她说的那些话。

她的亲生母亲还活着???

叶安良承认,重生后的她对这份感情很陌生,甚至只靠着原主的一些记忆才能想到一些零星的回忆,可当听到母亲还活着的时候,一股不属于她的酸楚涌了上来。

叶云峰的话说的清楚,根本就没有给她选择的权利。

现在的形势,也明明白白,叶家是站在新皇身后的,即便是他们占尽了优势,对韩靖轩却仍然心怀戒备,他们真正畏惧的是韩靖轩背后的势力。

只是,叶安良对韩靖轩一无所知,此时,她心中乱作一团,到底该站在谁的立场,再三考虑下,叶安良决定先接触一下对她不怎么上心的夫君。

况且,她身在摄政王府,从韩靖轩调查起来也更加方便。

《报告摄政王你家皇妃有点皮》第五章:我能救你!

就这么定下之后,叶安良主动去厨房熬了些粥,说是要去给韩靖轩送去。

宁香听后脸上的表情变了变,却也没说什么。

叶安良把她脸上的细微表情看得清楚,但是决定下来的事情,她不可能临阵退缩。

她看得出来宁香是韩靖轩派来监视自己的人,叶安良也没有可以避着,正大光明的做事也抓不着自己什么把柄,偷偷摸摸反而觉得很累。

叶安良亲自端着粥,脑子里把讨好的话默念了好几遍,走到书房门口时,叶安良还是有些小小的紧张。

摄政王,她轻唤了一声,却并无人回应,叶安良只好深呼一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

书房的门咯吱吱的推开,入眼的是摆满了书的柜子,叶安良正纳闷一个瞎子要这么多书干嘛,视线内韩靖轩的身影突然闯入。

韩靖轩上半身匍匐在软榻上,面色苍白,布满了痛苦之意,似乎是听见了门口的声音,侧头转向了门口的方向,只见他双眼流出鲜血,瞳孔也泛着白,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异常恐怖,根本不像一个人。

啊,你叶安良看见他可怖的模样,一句话没说出,就被一只手扼住喉咙举起,手中的碗也随之摔落在地,叶安良的呼吸顿时困难起来,放放开!

谁准你进来了!韩靖轩紧闭着双眼,即便看不见,但他依旧清楚的知道进来的人是谁。

咳放开啊救命,叶安良从未像现在这样感到恐惧席卷全身,她能感觉得到来自韩靖轩身上浓烈的杀意。

你都看见了?说着,韩靖轩手上力道又增几分,眉宇间的阴霾也愈来愈浓。

叶安良的脸色因为缺氧而变得涨红,守在门外的人却没一个敢进来阻止,一时间空气如同凝固了一样。

叶安良强撑着最后一点力气艰难道:我,我可以治好你的眼睛。

你说什么?杀意一下子锐减不少,韩靖轩手上的力道也跟着松开几分。

叶安良贪婪的呼吸着似乎很久违的空气,看着韩靖轩那双泛黄的眼仁,又道:你中的毒,叫目中无仁我可以解

还好原主不算废物到家,曾拜邪医欧阳卜为师,后欧阳卜被仇家杀死,自己也隐藏了身份,待在丞相府直到加入皇宫,开始了曲折的一生。

索性那些学来的东西都还记得,叶安良也因此保下一条小命。

韩靖轩闻言,彻底松开勒手,忽的痛吟一声捂住了还在流血的双眼踉跄后退一步,韩靖轩沉声道:你为什么要相信你?

咳咳就凭我站在这里,敢说出这句话,叶安良扶着桌子喘息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盯着韩靖轩说:你若是有办法,也不会任此毒折磨你这么长时间,你该不会忘了,我是欧阳卜的徒弟吧。

光凭着一眼就认出他所中的毒,韩靖轩就不得不相信叶安良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你韩靖轩刚说一个字,就被双眼的剧痛给打断,韩靖轩脸色又白了几分,硬是咬着牙没痛哼出声,流年不利,右脚不小心绊到了凳子,眼看着他人就要栽下去。

摄政王!邹七急忙上前,不想有一人动作比他更快。

是叶安良。

她冲过去几乎是下意识的一种反应,等回过神,她已经扶着韩靖轩坐下,自己想想,可能是因为男色当前,英雄救美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可能错过。

拉起韩靖轩的左手,将袖子捋了上去,排除了关于男色当前的一切杂念,叶安良快速的在他几个穴位点了一下。

韩靖轩脸上的痛楚减轻不少,气色也稍稍转好,坐在榻上微微喘息。

叶安良去拿了布巾沾湿,轻轻的擦掉韩靖轩脸上的血迹,韩靖轩出奇般的乖巧,任由自己动作,低眉顺眼的样子让叶安良心动不止,连刚才被掐着脖子的仇都忘得一干二净。

她的手擦过他的眉眼,划过那高挺的鼻梁,然后是微微开合的唇角,叶安良再一次感叹,真是个好看的男人。

要不要趁着他这么乖亲一口呢

这个想法刚冒出个头,手腕就被韩靖轩突然抓住,韩靖轩道:我信你,但如果你失败了,我就挖了你的双眼!

叶安良啧了一声,这个男人不仅好看,还是个带刺儿的。

那如果我医好了呢?叶安良轻笑。

说出你的条件。韩靖轩嘴角轻轻上扬,几乎是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笑。

叶安良眼睛咕噜噜一转,脸上的笑容开始戏谑,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冷气的动作,她自己仍毫不自知,轻浮的勾着韩靖轩的下巴,调笑道:摄政王以身相许怎么样?

韩靖轩无神的眸子眨了一下,面上染上一层愠怒,连带着耳根子都是红透了。

不许放肆。韩靖轩的语气中带有怒气。

叶安良笑了笑,原来这男人这么不禁逗。

既然摄政王不愿意以身相许,那就给我大量的金银财宝吧。叶安良说道。

原来我的王妃还是个财迷啊。韩靖轩讽刺道。

那又怎样。叶安良满不在乎的说道,既没有权力,也没有金钱,那我如何生存下去?

叶安良突然靠近韩靖轩,仔细看了看他的眼。看这情况,中毒的时间有点长啊。

韩靖轩感觉到了叶安良突然靠近,有些生气,你靠这么近干什么。

叶安良不屑的撇了撇嘴,这男人怎么这么爱生气,算了,自己大人不计小人过,不和他计较了。

叶安良写了一副药方,交到了韩靖轩手里,说:这服药能暂时帮你缓解疼痛,至于以后要怎么治,我还要在考虑一下。

韩靖轩拿着叶安良写的药方,有些犹豫,自己该不该相信这个女人。

怎么,怕我下毒?叶安良看到韩靖轩一副犹豫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如果你觉得我会下毒的话,你大可以把药方交给别的大夫来看,好确定我有没有下毒。

《报告摄政王你家皇妃有点皮》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报告摄政王你家皇妃有点皮》即可哦,想看更多章节关注V信公众号!

报告摄政王你家皇妃有点皮

报告摄政王你家皇妃有点皮

作者:蕊衣状态:已完结

精品小说《报告摄政王你家皇妃有点皮》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推荐主角叶安良韩靖轩报告摄政王你家皇妃有点皮的小说免费在线阅读作者蕊衣写的,精品小说《报告摄政王你家皇妃有点皮》全文免费阅读无广告。他,是朝廷内权势滔天的摄政王,亦是世人眼中冷酷无情的惊世鬼才。一朝穿越,原以为嫁给一个王爷能当一回米虫。不料米虫没

在线阅读